不打不相爱

  不打不相爱

  林峰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开车和做人一样吊儿啷当,但他骨子里却侠肝义胆,朋友倒是很多。这天,林峰像往常一样开车上路了。走到朋友小李值勤的十字路口时,没看见小李,却看到了一个女交警。

   那个女交警的身材真是棒极了,既玲珑有致,又英姿飒爽。林峰不由地放慢了车速。没想到正当他看得出神时,那个女交警竟然径直向他走来,林峰连忙停了车。女交警冷冰冰向他行了个礼说:对不起,请出示您的驾照。林峰愣了一下,扭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光顾看美女,无意中竟闯了红灯。立即嘻皮笑脸地对女交警说;唉,美女,算了吧,今天就别罚了,谁让你长得这么靓,分散司机注意力呢?

   谁知女交警根本就不领情,林峰只得掏出了二百元钱,可嘴上还在和女交警打着哈哈,迟迟不肯交罚款。这时路口车越来越多,眼看就要造成交通堵塞了。女交警急了,她伸手夺过林峰手里的钱,一不小心手正好碰到了林峰的脸上。林峰立马火了,大叫起来:快看哪,交警打人啦。

   他这一嗓子,立刻招来好多围观者。林峰看人越围越多,就故意大声说:我说你一个姑娘家,怎么随随便便地摸男人的脸啊,你要真想摸,我身上可摸的地方多着呢,摸脸有什么意思啊。

   人群中立刻暴发出一阵哄堂大笑,女交警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眼睛里满是委屈的泪水。林峰总算报了一箭之仇,他吹着口哨得意地开车走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林峰刚送走一位乘客,天上就下起了暴雨。他赶忙抄近路往家赶。在经过一个胡同时,他忽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呼救声,就着车灯一看。只见有三个男青年正在按着一个女孩企图强暴。林峰急了,他操起车上的一根撬棍,跳下车,照着那三个男青年一顿猛挥。那三个家伙一下就被身高马大的林峰给镇住了,吓得掉头就跑。林峰也没有去追,他走到女孩面前想要扶起她来。没想到惊吓过度的女孩把他当成了歹徒,冲着他又是叫又是抓,当下就把林峰的脖子上抓出了几个血印子。

   林峰抓住女孩的肩膀大喊到:你冷静点,我又不是坏人,我是来救你的。 姑娘终于平静了下来,她抬起头看着林峰。林峰一下子愣住了。眼前的姑娘正是那天罚他款的女交警。这个冷傲的女孩,此刻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满身泥水,衣不蔽体,眼里充满了惊恐与无助。 走吧,我送你回家。 林峰说着,叹了口气,将姑娘扶上了车。姑娘含着泪感激地看了林峰一眼。等车在姑娘家门口停下来后,林峰不由地大吃一惊。

   他原本以为这个骄傲的姑娘是哪家深宅大院的千金呢,没想到她住的竟然是一间又小又矮的土房子。林峰随口问了一句: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姑娘小声说:我叫张天天。林峰二话没说,开车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摸着被抓得生疼的脖子,林峰不由地对这个叫张天天的姑娘产生了强烈的好奇。他打电话向小李询问张天天的情况。小李告诉他,张天天原本是一个弃婴,是好心的拾荒人张大叔将她捡了回来,养大她。张大叔对天天十分疼爱,可没想到在天天十六岁那年,张大叔在捡垃圾时被一个酒后驾车的司机撞死了,从此天天又无依无靠。就是因为这件事,天天才当上女交警的。小李最后警告林峰,千万不要让张天天撞上你违章,否则定罚不饶。林峰苦笑了一下说:你提醒得太晚了,我早就撞在她的枪口上了。

   话虽这这么说,但林峰心里却是酸酸的。他没想到那个平日里冷傲的姑娘竟有着这样不幸的遭遇。这时,林峰忽然想起自己那天当众羞辱这个可怜姑娘的情景,不由地狠狠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第二天清晨,暴雨过后,晴空万里。林峰开着车经过张天天值勤的路口时,探出头微笑着向天天打招呼。天天看着林峰的车,张大了嘴巴半天都合不上,只见车头上挂着一条鲜艳的横幅,上面写着天啊,暴风雨过去了,彩虹出来了。 当车开出老远之后,天天才明白过味来。那一整天,天天的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后来人们就会常常看到林峰的车前不停变换着横幅,天天要有好心情、天天快乐、天天笑一笑……天天知道,这些都是林峰带给她的独特问候。

   一天,天天下班时发现林峰站在家门口等她。林峰挠着头不好意思地说,他是来向天天请教交通规则的。天天笑了笑,将林峰让到屋里,可那天林峰什么正经问题都没有问,净是胡拉乱扯一气。临走时倒是爬上房,把天天漏雨的屋顶给修好了。渐渐地,林峰成了天天家的常客,不是帮天天买米买面,就是换煤气。因为林峰家住在城北,他怕天天有急事他赶不来,就委托住在天天家附近的朋友罗大维,有空的时候来看看天天。天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了,林峰却越来越苦恼了。他早已深深地爱上了天天,但一想到自己是个没多大作为的小混混,就觉得自己实在配不上天天,真是爱在心中口难开。

   这天中午,林峰忽然接到天天的短信,上面写着:今天是我订婚的日子,你不想来为我祝福吗?林峰的头嗡地一声,顿时长大了十倍。他一踩油门发疯似的就往天天家跑,认识天天以来,他第一次没把交通规则放在眼里。等到了天天家拉开门一看,天天正幸福地偎在罗大维怀里。林峰的火一下子就冒上来了,他冲上去就给了罗大维一拳,嘴里骂道:好你个罗大维,我把天天交给你照顾,你他妈就是这样照顾她的吗?

   谁知天天竟一把推开林峰说:我的事你凭什么管,罗大维爱我,我就是要嫁给他。说完天天拎起包含着眼泪上班去了。林峰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他感到自己的心被掏空了。

   这时罗大维摸着发烫的腮帮子对林峰说:林哥,你误会天天了,她真正爱的人是你,就是因为你迟迟不肯向她表白,这才故意让我跟她演这场戏的。 林峰听完,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边往外跑边喊:大维,改天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林峰开着车赶到天天值勤的岗台时,天天一看到林峰就把脸转了过去,任凭林峰怎么解释,就是不搭理他。林峰急了,上去就拉天天的手,两个人拉拉扯扯中,天天的手无意中碰到了林峰的脸。林峰大叫起来:快看哪,女交警又打人啦。 马路上的行人立刻聚拢过来。林峰看到人越来越多了,突然向围观的人喊:看什么看啊,没见过老婆打老公啊,告诉你们,女交警打群众那是暴力执法,打老公就纯属严加管教,天经地义!

   围观的人还以为是女交警在与自己老公怄气呢。立刻哄笑起来,有人还起哄说;再来一下,再来一下。 天天又羞又气,跺着脚说:这是工作的地方,你到底到要干什么?林峰凑到天天耳边嘻笑着说:你要是不答应嫁给我,我今天就一直闹下去。说着就又要张口喊了。天天赶忙捂住他的嘴说;好了,我全都答应你还不行。 真的!林峰高兴地一下跳了起来,然后一溜烟跑了。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天天就来到岗台上班,一抬头就看到了林峰的车停在不远处。车头上挂了一个华丽的横幅,上面写着五个大字天天我爱你。在朝霞的映照下,天天的笑像娇艳的玫瑰般绽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