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来了个儿媳妇

  城里来了个儿媳妇

  这天清早,陈大娘突然接到儿子大春的电话,下午,他要把女朋友映雪带回家。陈大娘乐坏了,赶紧通知了老伴。原来,映雪是个城里女孩。两人情投意合,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这一次,大春是带她回乡见未来的公婆呢。

  儿媳第一次回来,老两口不敢怠慢,又是杀鸡又是宰鹅的。听说大春带回一个城里女孩,乡亲们纷纷跑过来看。傍晚,大春终于带着女朋友回来了。众人一看,这映雪果然人如其名,白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肩上还背着一个牛皮的红色小包。映雪挺大方的,跟着大春挨个叫叔叔婶婶,大爷大娘的。乡亲们暗暗点头,觉得这女孩挺不错。那头,老两口一边发喜糖,一边偷瞧儿媳妇,也笑得合不拢嘴了。

  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炕上,欢天喜地吃起了团圆饭。饭桌上,老两口越看越喜欢,不停地给映雪夹菜。吃过晚饭,陈大娘说话了:大春,今晚你和爹睡东厢房,我要和映雪唠唠嗑!大春嘿嘿一笑:明白!按照这里的习俗,没过门的儿媳只能跟婆婆一起睡。不然,传出去会坏了名声。之后,映雪就跟着婆婆一起睡在了西厢房。

  半夜的时候,陈大爷出来起夜。谁知,刚走到门口,迎面就撞上了老伴。陈大爷吓了一跳:老婆子,你晚上不睡觉,堵在门口干啥呀?陈大娘双手叉腰,气呼呼地说:刚才,我又梦见你和东村的马寡妇幽会了。说,你俩究竟有没有那事?陈大爷又气又笑:都十几年前的事了,还没事翻出来闹腾?不是跟你解释过了么。那天,我只是顺便帮她挑了两桶水,根本没啥事!不料,陈大娘较了真:走,咱俩上那边说去。今晚,你非说实话不可!说罢,急急地将老伴拉到了葡萄藤下。陈大爷跺了跺脚:你还让不让人消停了,简直无理取闹!陈大娘嚷道:什么叫无理取闹?你俩绝对有事,不然,我干啥老梦见呢?陈大爷赶紧阻止,压低了声音说:嘘,你忘了映雪在呢,被她听见了多丢人呀?陈大娘回头望了望,这才恍然大悟:哎呀,我还真忘了这个茬!行,下回再问你。说罢,蹑手蹑脚地回屋了。

  第二天清早,老两口就带着大春和映雪四处走亲戚。在陈家岭,新媳妇上门后,一定要拎着礼品拜见自己的长辈,一个也不能漏。礼品老两口早准备好了,大春和映雪一路跟着就行。

  连着三天,大春和映雪跟着拜访了七大姑八大姨的,四处应酬,累得筋疲力尽。这天下午,四个人从六舅舅家出来,又赶往三舅舅家接着吃晚饭。走到一片油菜地的时候,映雪突然红着脸悄悄说:娘,我实在熬不住了,想……想去方便一下……大春耳尖,抢着说:娘,我陪她去吧!陈大娘瞪了他一眼:你俩还没成亲呢!陈大娘朝四周望了望,刚巧田里没人,说:要不要我陪你去?映雪摇了摇头:没事,我一个大人,怎么也丢不了的!陈大娘点了点头:好,那你自己去吧,记得走远一点!

  很快,映雪急急地朝油菜地里跑去,眨眼就不见了踪迹。谁知,三个人等了半天,也不见映雪回来。大春忍不住要喊:映……陈大娘飞快地捂住了他的嘴巴,说:小心被乡亲们听见!大春吐了一下舌头,不吱声了。陈大娘焦急地朝那头望了望,犹豫地说:别不是这几天油水太多,吃坏肚子了吧?不成,我还是去看看吧。话音未落,就听身后老伴大喊一声:哎呦,我胸口好疼!陈大爷说罢,就要摔倒在地。大春见状,赶紧上前扶住了他,问道:爹,你怎么样?陈大爷颤抖地说:好难受,快……快背我去村卫生所!大春赶紧背起了爹,说:娘,你在后面扶一下,爹太沉了!陈大娘急得满头大汗:那映雪怎么办?大春说:没事,待会再说!

  谁知,大春刚跑了几步,映雪在油菜地里大喊起来:着……着火了!三人回头一看,可不,那边的油菜秆全烧着了,刹那间,滚滚的浓烟升得老高。这时,映雪已经狼狈不堪地跑了回来。远处的村民闻讯,纷纷跑过来救火。所幸,只是一堆已经打完的油菜秆烧着了。村民们救火及时,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救完火,有人就问:真奇怪,怎么突然起火了呢?另一个人说:你没见最近天干物燥的么?这叫自燃起火,对不,大春?大春指了指如火的太阳,笑着说:对,人家森林里还着火呢,更何况是油菜秆!

  村民们一笑而过,纷纷散开了。这时,大春才想起爹的胸口疼,问:爹,现在咋样?陈大爷擦了擦额头的汗,说:奇怪,被这火一吓,又突然不疼了!大家这才放了心,又继续朝前走。

  当晚,四人从三舅舅家回来,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刚进门,映雪突然大叫起来:哎呀,我的皮包不见了!大春赶紧问:你今天出门带了么?映雪点了点头:带了,我记得还拎着它去了油菜地。说罢,映雪恍然大悟:我知道了,一定是下午救火的时候,我丢在油菜地里了!大春责怪地说:你也真是的,里面都啥东西呀?映雪结结巴巴地说:有身份证,有手机,还有……陈大娘闻言,笑眯眯地说:没事,大家都知道这包是你的。咱们陈家岭民风淳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赶明儿再找也不迟!说罢,拉着映雪去睡觉了。

  躺在炕上,映雪怎么也睡不着。这时,旁边的陈大娘突然悄悄起身了。映雪还以为她上茅房了,谁知,等了好久也没见她回来。顿时,映雪恍然大悟:糟了……说罢,赶紧穿鞋追了出去。

  当晚,月明星稀。映雪跑了一会,突然听见前面有人在说话。原来,正是老两口。只听陈大爷问道:老婆子,你深更半夜地跑出来干嘛?陈大娘反问道:那你跑出来干嘛?是不是又想去会马寡妇呀?两人说罢,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再也不说话,继续低头在地上寻找着什么。映雪躲在树后,望着老两口躬着腰吃力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过了好一会儿,映雪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哽咽地说:爹,娘,你们别找了,都是我的错……

  原来,映雪有个嗜好,那就是抽烟。之前,大春就反复告诫她,乡下人不像城里人那么开明,回去后千万别抽烟,不然会看轻她。谁知,映雪还是熬不住,偷偷在皮包里藏了一包香烟,想着没人的时候抽一口。方才,她发现皮包丢了,这才心急如焚。倘若被哪个村民拣了去,发现她抽烟,那会怎样看待她呀?老陈家的面子也丢不起呀……

  谁知,陈大娘笑了:傻孩子,其实娘早就知道了!映雪呆住了:什么?陈大娘说:你来的第一晚,半夜突然溜出去了。我以为你去上茅房了,可是,好久也不回来。跑出去一看,原来,你正在院子里偷偷抽烟。当时,已经是11点了。我知道,你公公那时会准点起夜。我怕他看见,赶紧堵在门口将他支开了。后来,见你溜回了西厢房,我才转身走了。映雪红着脸问:那后来呢?陈大娘接着说:今天下午,你想去油菜地方便,我就知道,你烟瘾又犯了。后来,你怎么也不回来。我真怕你出啥意外,就想去找你,谁知,这老头子突然胸口疼……

  陈大爷哈哈大笑:我是在装病呢!你来的第二天早上,我扫地时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烟蒂。这种烟蒂我认识,长长细细的那种,是女士香烟。咱家大春又不抽烟,所以,我知道是你的。我这才明白,你婆婆将我堵门口的真正目的。今天下午,你婆婆想去油菜地找你,我生怕她撞破你抽烟的秘密,所以才装病将她支开的……

  终于,映雪不好意思地说:真对不起!那晚,你们在院子里吵架后,我就再也没敢抽烟。这几天,实在憋坏了。所以,下午我在油菜地里抽完一根不过瘾,就忍不住又抽了一根。谁知,之前那个烟蒂点着了油菜秆,那东西一点就着,等发现时已经控制不住了,这才大声喊了起来。没想到,你们为了顾及我的面子,大半夜跑出来找皮包,我真的无地自容了……陈大娘拉着她的手,疼爱地说:其实呀,咱们乡下人也不是什么老古董。映雪,你是个好姑娘,谁没有一点嗜好呢?娘知道,你在城里工作压力大,听电视上说,抽烟可以缓解压力。这不,你在乡下每天还要对着电脑工作,还要时不时地接听公司的电话。这几天,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手脚勤快,又知书达理,对乡下人的陋习也十分包容。由此及彼,我们为什么就不能包容你这个嗜好呢?

  映雪感激地说:娘,谢谢您理解我!陈大娘想了想说:不过,娘还是有个请求?映雪问:啥请求?陈大娘笑眯眯地说:等结了婚,你能不能暂时把烟戒了,不然,对生宝宝不好!再说,对你的身体也不好。映雪羞涩地点了点头:放心吧,娘,我什么都听你的!

  这时,大春匆匆跑了过来,喊道:映雪,我找到包了!原来,下午油菜地无端起火,大春就猜多半是映雪抽烟引起的。方才,映雪丢了皮包急得团团转。大春立刻明白,包里一定藏着香烟。于是,他半夜偷偷起床去寻找。大春没想到,他前脚刚走,爹后脚就跟了上来,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出……

  如今,皮包找到了,映雪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突然,陈大爷说话了:映雪,我……我也有个请求。都说女士香烟好抽,你能不能也让我尝尝?大春呆住了:爹,你……你说啥呢?什么女士香烟?映雪笑着说:行了,爹娘都知道了!说罢,麻利地给公公点了根香烟,笑眯眯地说:爹,您要是爱抽,下回我多带几条回来,让您抽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