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来的报道

  迟来的报道

  说起来,我是记者,也算见多识广了。这天,老总交给我一项采访任务,说是桥东小区被评为文明小区,可是在评小区文明大使的时候,六十多岁的李大妈成了有争议的人物,毁誉参半。里面一定有新闻,好好去挖一下。老总兴奋地说。

  找新闻是记者的职业病,可是这事让我纳闷了。现在流行评各种大使、代言人,但那都是帅哥靓女,哪有找个老太太当大使的?莫非老太太有什么背景?或者是什么人想到用老太太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再一打听,更是傻了眼,老太太只是一个天天早晨在小区门口卖粑粑的小贩!

  尽管我当了十年的记者,这会儿也觉得脑筋不好使了。我找到居委会主任刘大姐,她不以为然地说,咳,一个卖粑粑的老太太有什么好报道的?这里从来就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我提醒刘大姐,雷锋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呢,可是刘大姐有她的想法,小区有个姑娘叫小芳,在市里歌唱比赛中得过奖,应该由她当这个代表小区的大使啊!刘大姐斩钉截铁地说,我是力推小芳!可是很多居民支持李大妈,你说这不是瞎胡闹吗?再说,李大妈身体不好,有心脏病呢。这事让人心里不痛快!

  刘大姐倒是个爽快人,可是我不能听她的一面之词。我对李大妈进行采访,谁料想她一口回绝道,我一个老太婆没有文化,哪能当什么大使?都是别人闹着玩的,你别当真。

  我一查小区会议记录,李大妈得票率是80%。凭记者的敏感,我知道这里面有名堂,可不能轻易打道回府。我打算先看看李大妈卖粑粑的生活,可能会有什么发现。

  这天早晨,我在小区门口看见了李大妈。李大妈穿着干净利落,正忙个不停。两口平底锅里烤着焦黄香脆的面粉粑粑,旁边的桌子上盛着几盆萝卜丝、肉糜、咸菜丝,还有些鸡蛋,按顾客不同的口味配料。特别的是,每口平底锅里都放着四五把小锅铲,顾客可以自己动手,吃自己烤的粑粑格外香。

  我仔细看了一会儿,发现一口锅里放了很多油,大姑娘小伙子们嘻嘻哈哈地拎着油壶往里倒。另一口锅里很少,有人想往锅里加点油,李大妈忙制止道,小伙子别倒油,不是我舍不得,实在是现在好多人不能吃许多油,要防止高血脂高血压。那个小伙子笑道,大妈,我服你了,这个仗让你越打越精了啊!

  我连着观察几天,注意到李大妈的摊子这边总是一片快乐的笑声。可是李大妈收钱的铁盒子就那么放在桌上,顾客买一个粑粑,只要往里扔一块钱就行了,如果要找零,可以自己动手找。李大妈就不怕有人揩油?我还真就看见了,有个五六岁脏兮兮的小男孩每天早上来买粑粑,当地扔进一枚硬币,随便拿起一个粑粑就走。他扔的是一角钱的硬币!奇怪的是,没有人拆穿他,李大妈还总是笑着大声说,别跑,当心摔着!

  这天上午,李大妈收摊时,一个农民工模样的汉子走过来递给李大妈一迭钱,不好意思地说,我那个淘气儿子天天在你这儿吃粑粑,真是难为你了,这是粑粑钱。

  李大妈笑着说,他给过钱了。

  那汉子说,晓得晓得,他还欠你许多呢!

  李大妈哦了一声,不欠不欠,我对他讲过的,你在奶奶这里吃粑粑只要一角钱。

  那汉子忙推起李大妈的板车,那,大妈,我帮你收摊子。

  李大妈正要说什么,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那汉子急忙扶住她,她摇摇头,说,没什么,老毛病了。

  李大妈没什么事,她在灿烂的阳光下走的很稳,满头的白发很亮很亮。

  接下来我找到李大妈的儿子李好,想再了解一些情况。李好在小区附近开了家书店,规模不小,还请了四名员工。我一进店,几个女营业员都笑者点头,我正准备还以微笑,却发现她们的目光投向我的身后,李好站起身说,吴伯,您来啦?

  哦,原来他们是招呼我身后的吴伯。吴伯和大家打过招呼,便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品茶看书,脸上是满足的笑容。有个年轻的女营业员说,小区那个会唱歌的小芳就是吴伯的孙女,正在跟李大妈竞争文明大使呢,吴伯骂过她,但不管用,因为小芳在家汽配公司上班,一个月也不回来一趟,平时看不见人影。

  大家怎么对吴伯这么客气?我问了李好才明白,这事又跟李大妈有关系。

  吴伯原来是个古怪的老头。书店开张后,他经常来看书,但他不是自己取书,而是要营业员站在凳子上从书架高处取书。他一看就是几个小时,然后又要营业员把书放回原处。时间长了,营业员们都厌烦他了,那几个小姑娘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不理睬他。吴伯发现别人冷落自己,再也不要营业员拿书了,只是每天还来,静静地坐在一边,看别人忙碌不停,营业员们也权当没有这个人。

  这事让李大妈知道了。李大妈叫儿子把全体店员召来,讲起了吴伯。吴伯原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去年,儿子儿媳在一场车祸中死去,不久,老伴悲伤过度也去世了。唯有一个孙女却不在身边,www.5aigushi.com他一个孤老头子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心里的凄苦就不用提了。后来,他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去,于是选择了人气很旺的书店,找营业员拿书给他看,这样才会有人和他说话,有人对他微笑。

  李大妈从未有过地发了脾气,厉声说,"你们就不能对吴伯笑一笑吗?"

  正在这时,吴伯来了。李好搬了把椅子放在朝阳的地方。一个女营业员红着眼圈倒了杯水,轻轻地放在他的手中。

  吴伯惊讶地看着大家,不知说什么好,接过茶杯的手颤抖着。李大妈走过来笑着说,"吴伯,我刚才还在对娃子们讲,你比我强,能看书。我看书看不懂,只好去看毕福剑了。"

  大家快活地笑起来。从那以后,吴伯在书店里成了最受欢迎的人。

  世事难料,正当"文明大使"的评选要拍板时,李大妈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了。这时,李大妈有个笔记本流传开来,很有点像网上的博客。她写道:"别人讲我总是笑,爱帮助人,他们不知道我心里比黄连苦。一个四十岁守寡的女人能不苦吗?别人想不到的啊!可是,人不能当祥林嫂。我对别人笑,别人也对我笑了,我帮助别人,别人也支持了我,我为什么不笑?一样过日子,有不同的活法啊!"有人说,她的做人标准太低,离"文明大使"差得太远了,再说,她已经去世了嘛!一石激起千层浪,李大妈的事在小区引发了一场文明标准的大讨论。

  在李大妈的追悼会上,那个农民工趴在地上哭晕了过去。那位吴伯指着一位漂亮姑娘骂道,"小芳,你有什么能耐当文明大使?你除了唱歌,关心过别人吗?"小芳满脸泪水地说,"我知道李大妈好,可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去了呀!"

  最后,你也猜到了,我写了当记者以来第一次迟来的报道:<<邻家大妈李桂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