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小人

  踩小人

  何静刚从一家电子厂离职出来,很快又找了一份同类工作。这套活对何静来说轻车熟路,她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工友们也很庆幸:"和老手搭伙干活就是舒服。"这天临近下班了,拉长黄小娟捧着一个纸箱走过来,严肃地看着何静说道:"何静,你这批活是怎么干的?出了好几个差品,必须返工!"拉长黄小娟正是管理何静所在生产线的负责人,因此黄小娟的批评何静不能不听,但她还是忍不住委屈地辩解道:"车床出了一点小故障,我准备下班后报修,这些活可能略微有点瑕疵,但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又不影响使用,黄姐你就放我一马吧。"黄小娟毫不留情面地说道:"你是为了不影响计件才没及时报修的吧?你想没想过,现在报修,检修师傅也要加班?你现在就用我的车床返工,陪着检修师傅!"何静心里气得要死,忍气吞声地干了两个多小时才搞定。从此之后,何静感到黄小娟对自己越来越苛刻,比如说自己和同事们犯了相同的错误,黄小娟批评自己肯定比别人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静尽量小心翼翼不被抓到差错,心里却恨得要命。这天休息,何静去夜市闲逛,看到路边有卖袜子的,想起自己的袜子旧了,就随手翻了翻,想挑两双。忽然,几双红色的袜子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些袜子下面都印着一个人偶,上面写着三个字:踩小人!何静顿时想起了黄小娟,立马掏钱买了几双:哼,放到脚下踩踩你,看你再和我过不去!回到宿舍,同屋的一个女孩儿好奇地问道:"哟,怎么买红色的袜子?多土呀……嗯?踩小人?"何静掩饰道:"这是我们家乡的风俗,过生日的时候穿红袜子,能免生是非,就是图个吉利。"那女孩也没往心里去,大大咧咧地说道:"我们那都是过年穿,据说把身边小人的名字和生日写在纸上,放到鞋垫下,小人会立刻倒霉呢!"何静听完心里一动,没有说话。之后的日子,黄小娟更加变本加厉了,她把何静从熟悉的岗位调下来,去干之前没做过的工种。何静不服,和她据理力争。黄小娟振振有词:"多掌握一门技术是为你好,你要是觉得干不了,可以向人事部反映!"何静气得都要爆炸了。自己来的时候签了一年合同,如果提前辞职,很多说好的福利都无法兑现,黄小娟这是吃定自己了!"忍"字心头一把刀,何静忿忿不平地去了新岗位,憋着一肚子气,很快适应了新的工作。看到黄小娟悻悻的表情,她心里非常痛快:哼,我到哪儿都是一把好手!这天下班后,何静刚走出厂区,一个人很热情地招呼道:"小何,刚下班呀?"何静抬头一看,原来是人事部董经理,赶紧问了好。两人聊着天一起往外走。董经理很热情,询问何静工作得是否开心。何静原本想趁机告黄小娟一状,但硬生生忍住了,万一走漏了消息,对自己更加不利。于是,她婉转地说道:"还好,虽然黄姐有时候很严厉,但也是为我好。"董经理点点头说道:"你在之前的单位也做过拉长,到这来,可能黄小娟有别的想法……"何静心里恍然大悟:难怪黄小娟处处针对自己呢,一山不容二虎,原来是担心自己抢她的饭碗呀!何静跟董经理分开后,转身回到厂区,来到模范员工宣传栏前,很快找到了黄小娟的照片,看着底下的简介,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何静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出一张纸,写上了黄小娟的名字和生日,然后把纸条塞到鞋垫底下,狠狠地说道:"这是你逼我的!"第二天一上班,董经理就找到了何静,忧心忡忡地对她说道:"昨晚黄小娟忽然住院了,你先臨时负责起拉长的工作,打起精神,千万别出差错!"姐妹们七嘴八舌地围着董经理询问黄小娟的病情,何静却在一边傻了:"这也太灵验了吧?"何静也真有本事,整个车间让她指挥得井井有条,一天下来没出任何差错。下班后,姐妹们商量着去医院看望黄小娟,何静是真心不想去,又不好做得太明显,假笑着答应了。一群女孩子买了鲜花水果,拥进了病房里。黄小娟脸色煞白,躺在病床上。看到姐妹们来了,挣扎着坐起来,显得很高兴。姐妹们纷纷询问黄小娟的病情。她苦涩地说道:"三个月前我就检查出了这个毛病,医生说最快也要住院治疗半年。但是咱们车间缺少全面管理人才,我才一直挺着,想等到有合适的人接替之后再离职。昨天我忽然晕倒,医生说再不能拖下去了,必须马上住院。"她把目光转向何静,充满歉意地微笑着说:"你来之后,我就有让你接替我工作的想法,今天正式向董经理推荐了你。这段时间我太着急培养你了,对你要求有些严厉,你别生我的气哦。"何静如同被雷击了一般,自己之前就是因为和同事闹别扭,才辞的职,总觉得身边全是小人。她的眼泪忍不住地顺着脸颊流下来,哽咽着说道:"黄姐,对不起,我之前误会你了。"黄小娟艰难地一笑:"你一直叫我姐,其实咱俩同岁,我生日是农历五月二十的,你呢?""那年有闰五月,我可能比你小一个月,是第二个五月二十的生日,就是今天!"说着,何静抹了一把眼泪,想到了什么:"小娟,你等着我,今天咱俩一起过生日!"她转身冲出病房,跑出医院,拦了一辆出租车,焦急地说道:"师傅,去蛋糕店!"司机刚想开车,何静忽然"哎呀"一声,让他稍等。她脱掉鞋扯下红袜子,迅速跑到垃圾箱边,把袜子狠狠地扔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