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骨头抚摸你现代故事13

  穿过骨头抚摸你

  棋子

   A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紧急会议。

   照片的主人公是一名自杀的女学生,死因是割腕失血过多。令人惊奇的是,她身上丢失了一根肋骨,伤口被人用羊肠线缝合。女孩的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似乎并不惧怕死亡的可怖,笑意满盈的眼似乎已经看见了天堂的景色。另一张照片中,是一封女生对一名校园摇滚乐队主唱的真情告白,经过鉴定是死者本人的笔迹。可奇怪的是,这封信完全不像遗书。

   最近两个月,同样的女歌迷自杀事件已经是第四次发生了。死亡现场都是一样的,一样内容的信。一样诡异的笑,一样被取走一根肋骨。

   (1)

   烈日炎炎的东方广场上,女生们在卖力地尖叫,和台上的乐手们一起挥汗如雨。

   今天,是声音工厂乐队成立两周年的不插电演唱会,只此一天机会难得。声音工厂乐队,是全国最红的一支大学生摇滚乐队,主唱森杰年纪最小,一身款式别致的黑色牛仔装让他苍白的脸颊更加醒目,一头短发也显得动感十足。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医学院的天才学生,才大二就已经把大三甚至部分大四学分修完。但森杰并不是书虫,他的吉他弹得非常好,声音也有种特别的质感,俊朗的外貌和略微颓废的气质,使他成为风靡整个大学城的偶像人物。

   广场外,凌云站在一棵大树下面,焦急地等待着哥哥凌志。凌志和声音工厂的鼓手方雨是高中同学,凌云请哥哥帮忙带她去见森杰。和许多女生一样,她也是森杰的铁杆粉丝。

   终于,凌志高高的个子出现在凌云的视线中,为了调查森杰粉丝的自杀案件凌志来迟了。

   此刻,演唱会已经在雷鸣般的掌声和数百人的欢呼声中结束了。

   走,带你去见你的偶像,我昨天就和方雨联系好了。凌志拉着妹妹快步走向后台。

   后台有辆用来做更衣室和化妆间用的面包车,司机正捂着肚子从厕所方向过来,一脸的抱歉。车厢里面一片狼藉,看样子有疯狂的粉丝进来过,偷拿走了乐手们的私人物品。

   你来得正好,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失窃呢?鼓手方雨哭笑不得地看着凌志,我看看都丢了些什么东西。说完,他开始清点起东西来。

   哇塞!森杰你刚换下来的背心又不见了吗?贝司手维达看着森杰挠着头站在那里的样子忍不住问。

   是啊,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我就扔在桌子上的,怎么她们连这个都要呢?森杰的表情很无奈。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了,每次演出都会少东西,森杰的粉丝最狂热。方雨冲着凌志说。咦——这个是什么?化妆箱上摆着一个信封,黑色而厚实的质地让人感觉说不出的诡异。方雨把信封拿了出来,所有的人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个信上。

   慢着,有可能是证物,让我来拆。凌志从口袋里掏出一卷透明胶,把每个手指都粘上,确保不会留下指纹,然后才动手拆信。 亲爱的森杰:

   我是你最忠实的歌迷,不会有人比我更在乎你,更喜欢你的歌声。

   因为,比我更喜欢你的人都已经死了。呵呵,你不会介意我这样爱你吧?你是那么特别,我也只能用这样特别的方式来爱你。

   你的背心我带走了,上面还有你的汗水,真好,今天我会抱着这件衣服入梦。梦里,我会听到你唱那首《穿过骨头抚摸你》。

   世界上最爱你的幽灵粉丝

   大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是一个怎样变态的歌迷啊,说不定,这阵子轰动一时的歌迷连锁自杀案就和这个人有关。凌云忍不住说话了。森杰注意到了她,这个站在凌志身后的小女生。个子不高,人很清秀。

   不过,信是用杂志和报纸上面剪下来的宇粘出来的,根本没有笔迹。凌志小心地把这封信收了起来,准备带回局里研究。

   请问,这样的事情是第一次发生吗?凌志问道。

   嗯,疯狂的粉丝一直都有,不过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低音贝司手赵伦说。

   你们以后都要注意安全,变态的人下一步会做出什么举动是难以预计的。凌志用严肃的口气告诫大家,最好这段时间停止演出,不要再刺激这个狂热分子的热情。

   凌云和哥哥离开的时候已经得到了森杰的亲笔签名和照片,还有森杰的电话号码。她忘不了森杰看她的眼神。虽然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有触电般的感觉。森杰还说,有空可以来看我们排练,打我电话就行。

   回去的路上,凌志一直在沉思,凌云脸红心跳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凌志对妹妹说:如果有时间,你多跟方雨和森杰他们接触下,我总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

   凌云没说话,还在低头回忆着森杰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的语气,冷不防撞在正好回头的哥哥身上,不得不收回了正在神游的精神,点头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