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铃铛的成绩单

  草铃铛的成绩单

  闪着幽光的铜质工作牌,被分发到熏衣小匠们的手里。小匠们互相招呼着,询问着,嬉笑着,在月光下四散而去。空气中响着他们低微的声音,仿佛一阵风吹过夜色中的森林。

  熏衣工坊的大院子里,瞬间变得空空荡荡。

  只有熏衣小匠草铃铛,这会儿还站在一株丁香花的叶子上直发愣。他没有听到熏衣大匠喊自己的名字,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七彩雕花令柱旁,当值的熏衣大匠甩袖转身,已经准备离开了。

  草铃铛慌忙振翅飞到熏衣大匠的边上,问:"尊敬的当值大匠,我呢,为什么没有喊到我的名字?"

  大匠回过头,瞇着眼看了看,才慢慢说话:"是草铃铛啊,你这次没有工作啦。"

  草铃铛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不可能,自己可是熏衣小匠中最会调香的高手。"您确定没有弄错吗?"他问。

  大匠摇摇头,说:"没错。"

  "那,"草铃铛就想不明白了,"那为什么我没有工作?"

  大匠沉吟了一会儿,说:"草铃铛,负责检验成果的小匠,在你的成绩单上画了好多不及格的红灯笼。原因是——哎,草铃铛,我问你,你调香是为谁熏衣的,知道吗?"

  草铃铛叫起来:"当然知道了。最近几位是:一位好心的女士,她自愿照顾一位邻居老人直到他离世;一位年轻的男子,他在一天晚上奋不顾身地救了一个孩子;一位善良的老爷爷,他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为一个流浪小女孩买了——"

  但是大匠已经扬手示意他停下来,"是啊,你说得没错。可是,草铃铛啊,也许你没有用心去感受他们的喜好。你用百合香给好心的女士熏衣,害得她打了一个月的喷嚏;你用薰衣草给年轻男子熏衣,害得他以为自己生病了;你为老爷爷熏衣用的是玫瑰香,害得他心神不宁……"

  草铃铛委屈地低下头:"可是,玫瑰最香,薰衣草最清凉,百合最甜蜜啊,而且比例我也根据他们的身体状况调到了最佳。"

  "草铃铛,"大匠走近了些,大手抚了抚他的脑袋,"在熏衣工坊的熏衣香里,从来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的,要适合身体状况,还要适合喜好状况。我们给人熏衣,是要报答人们的善心,是代表世界给他们回馈。人们穿上熏过的衣服,闻着自己喜欢的香气,心情轻松和善,生活快乐幸福,我们的工作才有意义。"

  确实,在熏衣工坊的工作中,通常熏衣小匠们需要先试探衣服主人的喜好。他们躲在一边用草管吹出各种香气,看衣服主人喜欢哪一种。再试探浓淡,看衣服主人喜欢哪种程度。草铃铛正是省略了这一步骤,工作才完成得飞快。

  唉,真是的,如果试来试去,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工作啊。

  "可是,"草铃铛还要辩解,看到大匠瞪了他一眼,就慌忙住了口,但是又叫,"好吧,大匠,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份工作,我保证认真做!"

  大匠没说话,转身离去,有什么东西从他衣袖中滑落。草铃铛赶紧飞过去捡起一看:一个狭长的闪着铜光的工作牌!在雕花的卷首下刻着:

  "谢谢,这次我的成绩单一定是优秀!"草铃铛开心地冲着大匠的背影喊。

  秋夜凉了,枫叶街上早已没有人行走。小巧美的家就在枫叶街的边上,房子有些旧了,上面爬满青藤,几乎要把窗户遮住。

  草铃铛从窗缝往里张望了一会儿,就悄悄飞进去,轻轻落在窗台上。

  房子里很干净。一个穿围裙的年轻女人在擦桌子。从里屋传来低低的咳嗽声。

  草铃铛小心翼翼地跟着声音飞过去,看到一个在床上坐着的小姑娘。她身上披件绿色的厚毛衣,正认真地看一本图画书。她一定是看到了有趣的地方,想笑,却咳了起来。

  衣橱呢?噢,在床的右边角落,两开门,上面雕着木格,彩绘着一些戏曲人物和花朵。这就是草铃铛要工作的地方。

  但是,"唉……"草铃铛叹口气,为了成绩单,还是先按照工作流程试香吧。

  仔细观察过环境后,草铃铛飞到巧美床头的木板上,放下工具箱,打开,挑了一根绿色的草管,蘸了玫瑰香,轻轻吹过去。巧美没有反应。他又换了百合香,巧美也没有反应。那薰衣草香呢,也没有反应。

  没办法,草铃铛只好继续试探,水仙花香、芍药花香、大丽花香、郁金香、豌豆花香、勿忘我花香……他一连吹了近七十种花香,巧美还是没有反应。草铃铛嘟着嘴唇坐在木板上,不知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试探上百种、上千种,像传说中的那样?听说熏衣工坊里曾经有一名熏衣小匠,有一次真的试到九百九十九种花香。

  "多喝水啊,巧美——"门被推开了,穿围裙的女人端了杯子进来。

  "嗯。"巧美回答,声音瓮声瓮气的。

  "这两片药也吃掉,感冒才会好。"

  草铃铛差点跳起来——感冒?怪不得巧美对花香没有任何反应,原来因为感冒鼻塞,她根本就闻不到。

  "姑姑,我怕苦。"巧美皱起眉头。但是,在姑姑的相劝下,她还是皱着眉把药喝了下去。姑姑给她掖了掖被子,关上房门走出去了。

  草铃铛拖着工具箱,躲在相框后面,抱怨着自己的坏运气。这下,今晚是不可能完成任务了。巧美的感冒如果不能在三天内痊愈,在工作时限内他都无法完成任务了。

  没办法,等吧。草铃铛缩在相框的阴影里,渐渐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草铃铛被低低的呻吟声惊醒。他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看来是巧美因为病痛而睡得不太好。这样的话,她的感冒怎么能好呢?

  正想着,姑姑推门进来了,开灯,扶巧美起来喝些水,帮她盖好被子,亲了她一下。"好好睡,宝贝。"她说,然后离开了。

  房间里重新回到漆黑一片。

  草铃铛坐起来打开工具箱,拿出椭圆形的双耳熏香炉,稳稳地摆在木架子上,在里面添加了薰衣草香。尽管她鼻子闻不到,但是身体的皮肤也会有感觉的。薰衣草安神静心,希望巧美能睡个好觉吧,这样感冒会快点好。

  于是,接下来的夜晚,直到第一缕晨光照耀进房间,草铃铛一直守着香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