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的记号

  沉重的记号

  有道是血浓于水,再怎么艰难也割舍不断…… 狠心弃子 永平镇有个叫大川的男人,独自带着一对儿女过日子。儿子阿宝是傻的,发起病来,连老爸都不认得,不发病时,倒也勉强上了几年学,只是除了会画个小蝌蚪、小乌龟,大字不识一个。女儿是大川早几年捡的,指望老了好歹有个依靠。 一眨眼女儿就上学了,老师说是个大学生的苗子,于是大川铁了心要让女儿有出息。可他瞅着瞅着阿宝,不禁犯起了愁:有这个累赘在,自己哪能一心一意送女儿上大学呀?左思右想,大川一狠心,脑袋里蹦出个念头:把儿子带到一个远远的地方去,让他自生自灭吧! 过了几天,大川就收拾好衣物行李,带着阿宝出门了。他对阿宝说,要带他去很远很远的大城市玩。阿宝十分兴奋,接着又傻乎乎地问他,认得回家的路吗? 大川点点头,心想:你去了就不要回来了,是死是活,看你自己的造化吧。走到村口上大路时,阿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木炭,在一棵树上"刷刷刷"划了几下。大川瞅了一眼,没吭声。儿子这是在给自己回家的路留记号呢,这办法还是他教给儿子的。 来到火车站,大川买了两张到省城的火车票。他觉得省城是个大城市,阿宝在那儿说不定能碰到好心人收留他。再说,省城离这儿有六百多里,够远了,肯定不会有谁认识他们父子俩。 阿宝当然不知道,他走的是一条有去无回的路,他兴奋地拿着木炭,这儿划一下,那儿划一下,连火车上的厕所都不放过。大川也没管他,由着他划。 到省城下了火车,大川带着阿宝径直出了车站,尽拣偏僻的地方走。他在火车上计划好了,先带着阿宝把头转晕了,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脱身,阿宝就是脑袋不傻,也不可能追得上他。 走了两条街,大川一看阿宝仍然拿着木炭,一路上不停地留下记号。大川眉头一皱,还真不能让他再留记号了,万一这傻瓜真的能跟着这些记号跑回火车站,而自己又还没有上火车,那这一趟就白跑了。 这么一想,大川把手一伸说:"阿宝,把木炭拿来,这里不准乱划的,被人瞧见要罚款。" 阿宝不想交出木炭,把双手藏在背后。大川把他揪过来,硬把木炭从他手上抢过来,啪地扔进了一个垃圾箱。 又走了一会儿,大川带着阿宝拐进了一片胡同里,在里面胡乱转了半天,连自己都觉得晕了。一看前面有个米粉店,就进去要了两碗米粉。 等阿宝吃饱喝足,大川带着他来到一条十分僻静的小巷。大川一看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心想:好了,咱们就在这分手吧。于是就让阿宝在这儿等着别动,自己到前面去买点东西。 走出小巷,大川忍不住回头看了儿子最后一眼,只见阿宝惊恐不安地蹲在墙角,正朝他张望着。大川心一狠,扭过了头。 这时,刚好看见一辆载客三轮车开过,大川忙喊停,跳上去说:"快,到火车站。" 后悔不迭 到了车站,大川捂着胸口在台阶上坐了下来。他明白,从现在起,这辈子永远也见不到儿子了。他在地上呆呆地坐了好久,这才慢慢站起身,走去售票厅买票。 要掏钱的时候,大川猛地一惊,掏尽了全身里里外外的口袋,只找到十几块钱,远远不够一张火车票钱。他这才想起来,钱都留在阿宝带着的袋子里了。出发时,他在那个袋子里塞了几百块钱,打算到时候拿出一百回家就行了,其余的都留给阿宝,可刚才脱身时太紧张了,居然忘了拿钱。 大川傻了半晌,额头不由得冒着大汗。没有钱,岂不是连自己都回不了家了?他跑出去四处找,却怎么也找不见刚才那辆三轮车了,而且,那个司机是什么模样,他一点儿也没留意,要不然,还能让他把自己送回刚才的地方去。 没办法,大川只好凭着一点点记忆,顺着来时的大街找回去。 这一找,彻底让大川迷了路,他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在街上乱走乱撞,不一会儿,天就黑了。大川没有钱住店,随便找了个地方躺下,可他哪能睡得着?睁着两只眼睛,脑子里想着儿子,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上次阿宝失踪几天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睡不着觉,可这回,是他自己把儿子丢掉的啊! 想着想着,大川啪啪啪就给了自己几巴掌,泪流满面,喃喃自语:"老天爷,保佑我找到阿宝,我再也不做傻事了!以后的日子再苦,两个孩子我都要!" 第二天,大川又足足在街上走了一整天,却还是没能转回到那个地方。 触目惊心 到了第三天,大川仅有的那点钱已经花光了,饿着肚子从早上走到中午,突然看见一个电话亭上阿宝留下的记号:一个小圆再加一条歪歪扭扭的线。 这是只有大川才看得懂的记号,顿时他惊喜交集,知道自己终于撞对了地方,跟着记号往前走,很快就走到了扔掉木炭的地方。他在垃圾箱里翻了翻,竟然找到了扔掉的木炭,就装进了口袋。 再往前,就走进了那片胡同。大川在里面转了几圈,忽然看见了那个米粉店。这下他的心乱跳个不停,加快脚步找过去,很快走到了丢掉阿宝的那条小巷子,可瞪大眼一看,阿宝却不在这儿了。 阿宝一定是等不到他回来,就自己走了,这样的一个傻子,一走就再也不可能找到这里了。倘若阿宝手里还有一块木炭,一路上留着记号,那倒还有几分希望,可木炭早被大川扔掉了啊。 大川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间一阵天旋地转,一屁股跌在地上。过了好久,他一骨碌爬起来就走,心里只怀着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阿宝! 大川走到小巷口,就在他脱身时回头最后一眼看阿宝的地方,他下意识地往墙角望了一眼,猛地眼睛一跳,死死地盯着那儿看,渐渐地眼睛瞪得滚圆。 墙角有个不起眼的小红色印痕,不仔细看发现不了。圆圆的一点,是用手指头点的,下面拉着一条线,扭了两扭,像个小蝌蚪。大川又惊又喜,这不是阿宝画的吗?阿宝上学只学会了画画,却什么也画不像,就会画个简单的小蝌蚪找妈妈,家里的门和桌子,甚至被子衣服,都被他密密麻麻地画满了小蝌蚪和青蛙。当然,那小蝌蚪的妈妈画得也不像,只是一个大圆圈,旁边四个小圆圈。 大川伸出手指摸了摸,凑近闻了闻,心里又喜又悲。这竟然是用血画的,而且还很新。他一路留意着继续往前走,果然又在一个拐弯的地方发现了同样的记号。大川相信了,这就是阿宝留的记号,他知道可以在这个地方见到爸爸,还想着要走回来。 大川望着那只用血画成的小蝌蚪,心里直打哆嗦,他拿出木炭,颤抖着在旁边重重地画了一个记号。他跟着记号往前找啊找,期盼着前面突然出现阿宝的身影,可找了好久,前面仍然是一个个的记号。每多看见一个记号,大川的心就像被针刺一样痛,这可是阿宝用血画上去的啊! 找着找着,仿佛又绕回了老地方。大川正疑惑地张望着,突然听见阿宝在后面喊:"爸爸!爸爸!" 大川猛地回头,只见阿宝哭哭啼啼地向他扑过来,搂着他直喊爸爸。大川泪如雨下,抓起阿宝的手一看,有一只手指已经是血肉模糊了。接着他一惊,阿宝两只手空空的,袋子呢? 阿宝含糊不清地说:"袋子丢了……没了,不见了。"大川怔了怔,这下怎么回去? 阿宝两只手死死地搂住大川,任他怎么哄也不肯松手,嘴里只是说道:"爸爸别丢下阿宝,回家!爸爸别丢下阿宝,回家!" 大川仰天大哭一声:"回家!爸爸就是背,也要把阿宝背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