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一、返乡

  在省城闯荡了四十多年的富商牛卫东,受白河屯村干部王文成的邀请,春节刚过就衣锦还乡。当牛卫东的越野车沿着坑坑洼洼的乡村公路疾驰而来的时候,白河屯的老老少少都轰动了。调皮的孩子围着牛卫东的车追逐打闹,年轻人看着牛卫东的皮衣露出神往的目光,而上了年纪的人则上上下下打量着牛卫东的一举一动,有的想上前说句话,却又局促地笼着手不敢开口。

  王文成的家是一溜五间挑梁大瓦房,高大的门洞,气派的对开红门,那档次在白河屯数一数二。牛卫东的越野车很容易就开进院子,停在开阔的庭院里。屋里的土暖气烧得滚烫滚烫,王文成让老婆拿出一年里没几次亮过相的好茶叶,自己则掏出手机挨个给村干部打电话,让他们马上过来。厨房里,鸡鸭鱼肉一应俱全,村里红白事都离不开的厨子刘老肉,开始大显身手。

  村干部陆陆续续来了。寒暄过后,一边喝茶,一边唠叨陈年旧事。王文成是跟牛卫东打小光屁股长大的,两家是紧挨的左右邻居,素来走动紧密。后来,牛卫东的哥哥牛建国结婚,房子住不下了,牛卫东就住到了村边的破庙,有时冻得太厉害了,也跟王文成一个炕上睡觉。那年冬季的一天,牛卫东忽然离家出走,事先连王文成也没告诉,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第二年牛卫东写来一封信报平安,白河屯人才知道他已经跑到了省城。此后,牛卫东三年五年不来一封信,每次写信地址都有变化,信里也没有稀奇的内容,无非是告诉王文成,自己成家了,有孩子了,做生意了,但奇怪的是,信里对哥哥一家人一句话也不过问。去年,王文成陪老叔去省城做手术,钱花光了,回来筹钱来不及,医院又不肯宽限,一时急得上蹿下跳。王文成忽然想起牛卫东,便抱着碰运气的想法,按照他以前提供的地址找了过去。还好,牛卫东虽然已经将房子卖了,但买主却是他一个朋友的亲戚,就这样联系到了牛卫东本人。牛卫东马上带着现金过来,解了王文成的燃眉之急。事后王文成才知道,牛卫东如今已经在省城经营着餐饮、旅馆、广告等好几种产业,不要说几万元,就是一下子掏出几十万,也不用眨一下眼睛的。

  我当时就对他说,你小子真不厚道,自己发了财,不拉帮乡亲也就罢了,连回家看看都做不到,是不是打算好了,将来死翘翘了,都不准备埋在白河屯了呢?王文成的话引起一阵哄堂大笑。

  是啊,文成说得对,富了不能忘乡亲。所以,我这次回来,不仅仅是看望老哥们,而且,我还带回来一个投资项目,希望能帮助大家发家致富。这次回来,我才发现,不要说跟经济发达地区比,就是跟周边乡村比,白河屯也是远远落后了……说到这里,牛卫东声音低沉起来。

  王文成开始介绍牛卫东的投资打算。牛卫东准备在白河屯搞一个绿色食品基地,不但种植蔬菜、粮食,还有野菜加工。卫东说,这次他回家,有一个让他惊喜的发现,就是咱这里由于工业落后,反而生态环境保护得最好。他说,前些年白河屯吃了不发达的亏,但今后要沾没污染的光!这就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一席话说得在座的村民群情激昂。这时,刘老肉已将热腾腾的菜肴出锅,摆了满满一大桌。王文成吆喝一声开席!嘣地就将酒瓶盖子撬开了。

  牛卫东在省城做生意,尤其是经营着规模不小的饭店,几乎每天都跟各色人等推杯换盏,是酒精考验的战士,酒量自然也不是一般的大,一圈白酒敬下来,面不改色,气不长出,在座的纷纷回敬,一瓶白酒就下了肚。王文成大叫:好酒量!接着,酒桌上就开始了你来我往的混战。喝到最后,牛卫东去外面解手都已踉踉跄跄,走不成一条直线。王文成便提议:咱们来日方长,今天的酒就喝到这里,为了白河屯老百姓的明天,一起干了这杯!

  饭后,村干部三三两两都离开了,王文成扶牛卫东去里屋休息,忽然想起了什么,问:东哥啊,你不去你哥家看看吗?他现在过得不是太好,腿脚不利落这么多年了……却见牛卫东本来喜气洋洋的脸上蓦地一沉,便知趣地打住了。

  二、隔阂

  牛卫东办事果然井井有条,虽然是过年期间,但除了第一天放开了喝酒,剩下的几天却安排得十分紧凑,他在王文成的陪同下拜访了乡干部,对白河屯的土质和地貌进行了认真分析和考察,最后还谈到了合作方式的问题。王文成本以为,牛卫东会以独资的方式成立公司,他和其他村干部,以及白河屯的村民,充其量是给牛卫东打工,但牛卫东却提出,让白河屯作为一个整体,以土地使用权入股,采取六四比例确定股份,届时,双方再确定对公司各项管理权的分配。这等于给了王文成等人很大的自主权。王文成有些难为情:卫东,还是你一个人说了算吧,我们没那个水平啊。牛卫东说:我在省城,不可能经常回来,只能管大事,比如资金、销路。具体的生产等问题,还得依靠你们。白河屯人有了股份,有了名分,也就有了压力和动力,不是单纯给我打工,而是为自己的事业流汗啊。www.5aigushi.com

  牛卫东留下十万元作为初期的启动资金。他走后,王文成紧锣密鼓地安排了几个精明强干的人,准备作为公司未来的管理人员。这天,王文成正在家给这几个人布置工作,院子里的狗叫起来了。王文成出门一看,一瘸一拐来的正是牛卫东的哥哥牛建国。

  王文成,我问你,白河屯建‘基地’,立班子,为什么没我的份儿?我是不是牛卫东的亲哥?牛建国用拐杖指点着王文成的胸口,单刀直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