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认“爹”的儿子

  不认“爹”的儿子

  这天早晨,木器厂门卫黄大平正在值班室吃饭,见总经理秦彬慌慌张张从外面进来,紧张兮兮地说:等会儿有个身穿黑棉袄的庄稼老头来找我,你就说我不在,然后想法把他打发走。说罢,急匆匆向办公室走去。

   黄大平非常纳闷,秦总办事历来天不怕地不怕,今天这是怎么啦,对一个乡巴老竟吓成这样。他正百思不解,只见有个身穿黑棉袄的老汉手提大皮包来到门前,四处打量一番,迈步就要进厂,急忙站起身来,清了清嗓子喊道:干什么的?

   老汉陪上一张笑脸道:我找你们秦总。

   黄大平冷冰冰地说:他不在。

   没关系,我在这儿等。老汉一屁股坐在门卫室前的台阶上。黄大平一他要拉长期战线,可心急了,忙说:秦总出差了,要半月才能回来。老汉撇了撇嘴,说道:你少骗人,俺刚才还在大街上看见他了呢,只可惜腿脚不利索,没撵上。

   黄大平见假话被揭穿,脸腾的一下红了,支支吾吾地说:兴许你看花眼了,秦总真不在。

  你这小伙子,看上去挺老实,没想到一肚子花花肠子。老汉气哼哼站起身,不由分说,咣咣两声把厂门口两扇大铁门关在一起,然后掏出一把大铁锁,咯嘣将两扇门锁上了,口里还嘟嘟囔囔地念念有词:想不见俺,哼,我倒要看看他到底出来不出来!

   黄大平想不到老汉会来这一手,眼看上班时间就到了,厂子大门紧锁,影响到工人正式工作,自己如何担待的起啊。想到这儿,他抄起一把铁锤,打算去把大铁锁砸开,却见老汉瞪起双眼,指着黄大平的鼻子说道:你敢过来,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黄大平见状,担心会出人命,再不敢上前。

   工人们陆续赶来了,见厂子大门紧锁,不知发生了什么,纷纷吵闹着要进厂。老汉伸开双手站在众人前面,大声说道:大家静一静,我今天来是找你们总经理的,他却躲着不肯见我,逼不得已才把大门锁了。工人们一听可不干了,你爱找谁是你的自由,可不能影响大家上班挣工资啊,否则的话,我们的一家老小谁来养活啊。于是,众人拥上前,将老汉围在正当中,七嘴八舌地要求他尽快打开大门,放众人进去。

   不料老汉却象吃了秤砣一样铁了心,坚决不肯开门,有些脾气暴的工人开始动手对老汉推搡起来,场上局面越来越乱,正在这时,随着呼啸的警笛声响,一辆警车停在厂门口,原来,黄大平见不好收场,只好拨打110,向警方报了案。

   两名民警下车,径直来到老汉跟前说:请你配合一下,把工厂大门打开。

   不料,老汉却很认真地说:这个厂的总经理是我儿子,他不见我,我就不开门!黄大平一听这话可急了。因为秦彬的老爸两个月前刚刚去世,怎么会平白无故又冒出个秦总的爸爸呢?于是大声喊道:民警同志,这人八成有精神病。

   老汉愤怒地扭过头,冲着黄大平嚷道:你才精神病呢。两个民警交换了一下眼色,对老汉说:一切都会搞清楚的,请你先跟我们到所里去一趟。二人正欲将老汉带上警车,忽听身后有人高喊:民警同志,请留步。众人回头看去,见秦彬脸色通红地走了出来。

   老汉一见秦彬,顿时眼前一亮,兴奋向前猛跑几步,打开大门上的铁锁,冲到秦彬面前,老泪纵横地说:儿啊,我总算找到你了。

   秦彬涨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您、您老先消消气,有话咱到屋里慢慢说。

   俩民警见矛盾化解,云开雾散,不便插手别人的家务事,驱车去处理别的案子了。现如今,最犯迷糊的就数黄大平了,心里暗自嘀咕:秦总究竟怎么了,人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充他老子,他竟还象没事人一样?他并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段小插曲呢。

   那是三天前的一个下午,秦彬去省城和一家大商场签定完供货协议,打算赶回厂里,快到火车站时,忽见前面围了一圈儿人,人群中有个身穿黑棉袄的老汉正低着头跪在一只半蹲的小黄狗面前,旁边站着个长了一脸横肉的汉子,在冲着他指手画脚地大骂。秦彬在也看不下去了,冲那汉子吼道:你怎么可以让人给狗下跪?

   汉子狠狠瞪了秦彬一眼道:他砸伤了我的狗,又没钱赔,现在已经够便宜他的了。这时,老汉抬起头,满含屈辱地眼泪争辩道:它不扑上来咬人,我怎会用砖头砸它?

   少废话,赔不出钱就在这儿乖乖跪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汉子气势汹汹地说道。

   秦彬听到这里,不由得火撞顶梁,拳头攥得咯咯响,恨不得狠狠地抽那汉子两记耳光,又一转念,出门在外的,还是尽量少招惹是非。于是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摔到那汉子手里,转身扶起跪在地上的老汉。

   两人向前走了一段路,秦彬说:老人家,你吃饭了吗?老汉摇摇头:我这是头一次来省城,刚下火车------秦彬把他带进一家小饭店,要了碗水饺,又安慰了几句,正打算离去,不料老汉却突然拉住秦彬胳膊说:好人啊,你真是好人啊,我无儿无女,老伴又死得早,一辈子孤苦无依,不如你就做我儿子吧。

   听他这么说,秦彬心里可别扭了,别的都好说,这爹那能随便乱认呢。于是随便搪塞了几句,借口去买东西,出了小饭店,飞步跑到火车站,当天赶回厂里。他本以为事情到此已经结束了,岂料,老汉竟又追到了这里,而且还没忘要当爹的那个茬。

   秦彬很纳闷地说:我真想不明白,咱只见过一面,你怎么会这么容易又找了这里?老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天你不辞而别,本以为在与你无缘见面,后来却无意中在报亭里的一张报纸上看到了你的照片和介绍你向贫困山区捐款事迹的文章,所以我就按照那上面提到的地址找来了。

   望着眼前这个固执的老汉,秦彬真是哭笑不得,他起身倒了一杯热茶递到对方手里,十分为难地说:老人家,如果你生活无着,我可以出钱帮助并悉心照顾你的后半生,不过,你的那个条件实在让人无法接受啊。

   老汉沉默了良久,神色黯然地说:既然你执意不答应,我也不好强人所难。其实,我手里并不缺钱花啊。说话间他打开手里的大皮包,里面竟露出满满一包排得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看着秦彬一脸惊愕的神情,老汉哈哈一笑道:请你放心,我这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全是正道上来的。原来,前些天老汉一时心血来潮,买了一注彩票,没成想竟中了三百万元的大奖,他在万分激动之余,不免也感到一丝焦虑,自己都是土埋半截的人了,又没子孙后代,突然得了这么多的钱,该怎么用啊。

   那天,老汉进省城去取奖金,被恶汉刁难,幸亏秦彬挺身相救,才使他免受其辱,他非常佩服秦彬豪爽仗义的人品,在无比感激之余,突然产生了一个念头,要认对方做儿子,好名正言顺让他来支配自己这三百万元财产。

   秦彬明白老汉的来意,又沉思了半晌,才抬起头来,十分郑重地说:老人家,看来,能有这次不平常的相遇,也是你我的缘分,不过,想认我做儿子可以,你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莫说一个条件,就是一百个条件我也答应。老汉兴奋地说,什么条件,你只管说。

   秦彬说:咱们国家不是有个资助贫困地区失学女童上学的‘春蕾计划’吗,我建议你把这300万都捐献到那里,至于你老的生活问题,就由我这个儿子全包了。

   老汉听到这儿,瞪大一双惊愕的眼睛,愣了半天神,终于明白过来了,眉开眼笑地说:我明白了,看起来,人间的真情是用金钱所买不到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