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刀

  吃一刀

  故事发生在江南某市。这一天早上,东风化工厂厂长老朱刚上班,就听到办公室的电话铃响得一阵紧似一阵,他急忙奔进办公室,抓起话筒一听,电话是市第二医院打来的,问他们厂是不是有一位名叫金德宝的工人。

  老朱说有,对方立即说:那请你厂马上来一位负责同志,有要事相告。

  说完便挂了。

  老朱提着话筒,一对眉毛弯成了两个问号:金德宝是厂里的司炉工,他会出什么事呢?听医院的口气,好像问题挺严重呢!老朱来不及多想,急忙扔下话筒,飞也似的直奔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老朱径直找到院长,院长请他坐下,递给他一叠化验单。

  他接过来一看,上书:姓名,金德宝;单位,东风化工厂;诊断结论,胃癌!

  老朱像似当头挨了一棒,呆住了。金德宝三十来岁,个子不高不矮,虽说长得面黄肌瘦,身体不很健壮,可他从来不脱班,还争着加班加点哩!

  现在,得的竟是癌症,等于判处死刑!老朱捧着化验单,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院长告诉他,两天前,金德宝来医院看病。医生检查后发现他病情异常,就给他作了透视和化验,现在已经确诊是胃癌;好在还是早期,可以手术切除。医院找厂领导来,是要他们配合做好病人的思想工作,尽早来医院动手术,切勿拖延,越快越好。

  老朱告辞了院长,立即回到厂里。找到厂医一问,果然那天金德宝是捂着肚子来过厂卫生室,说肚子痛,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原以为是胃病发作,想不到竟是癌症。可金德宝自己还蒙在鼓里,今天还在烧锅炉呢!

  老朱深感内疚,连忙跑到锅炉车间。金德宝正满脸通红,浑身大汗,手提铁铲,在往烈火熊熊的炉膛里嚓、嚓地加煤。

  老朱看得鼻子发酸,连忙上去说:德宝,你……你歇一会儿吧,歇一会儿吧。

  金德宝咧嘴一笑,连连摇头:不用,不用。

  老朱说:你歇一会儿吧。我……我平时没有关心你……我明天就给你换工种。

  金德宝又是连连摇头:朱厂长,别换,千万别换,我喜欢这工种,人虽辛苦点,可奖金高,又有补贴费……

  老朱说:要换的,要换的……说着嗓音变了,眼圈红了,差点流下泪来。

  金德宝莫名其妙,忙问:朱厂长,你怎么啦?

  老朱再也不忍心看他,连说:没事,没事。转身快步跑开了。

  金德宝一阵好笑:奇了,朱厂长今天像得了神经病啦!

  当天下午,老朱就背着金德宝,找到他在旅社当服务员的妻子陆丽丽。

  陆丽丽听老朱把情况一说,又看了化验单,差点昏倒。难怪呀,她与金德宝结婚才五年,生了个女儿才三岁,小夫妻恩恩爱爱,小日子过得火热,如今祸从天降,她眼睛一红就呜呜地哭了。老朱左劝右劝,要她配合做做工作,让金德宝尽早去动手术。

  谁知陆丽丽一听,竟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连声说:不行,不行。德宝知道去开刀,他、他会跳大江的!

  老朱吓了一跳,忙问是怎么回事。

  陆丽丽流着眼泪告诉他,就在前不久,金德宝和人打赌时说,要是他患了癌,就一不吃药,二不开刀,能吃的时侯吃,能玩的时候玩;病情恶化,就去跳大江,谁也不连累。有人说他嘴硬,他胸脯一拍,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老朱说:这恐怕只是开开玩笑的吧。

  陆丽丽说:他的脾气倔,去年也为打赌,已经用菜刀砍去了一个手指头,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啊!

  老朱想想也是,怪人做怪事,谁也料不到,他抓抓头皮,地说:那怎么办呢?

  陆丽丽想了一会儿,说:事到如今,我想,能不能想个办法,把他骗到医院去,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动好手术。

  老朱觉得也别无他路了,就说:那我先到医院去商量商量。说完就走了。

  老朱一走,陆丽丽眼里噙着泪,捧过他们的结婚照,想起这几年金德宝对她的好,越想越伤心,最后把结婚照抱在怀里,俯在桌上呜呜地哭了。

  凑巧这时金德宝下班回家,见状吃了一惊,忙上前扶起陆丽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陆丽丽立即擦擦眼泪说:没事,没事。就连忙跑开了。

  金德宝是个勤快人,以往每天下班回家,就把家务包了。可今天,他去烧火,丽丽不让他烧;他要洗菜,丽丽把菜篮拿走了。不但啥事也不让他干,还端过一张藤椅,硬是要他坐下来。接着端过一盆热水,要他洗洗脸;捧过一杯糖茶,要他慢慢喝;还打开收录机,让他听我们的生活比蜜甜。

  金德宝看着大献殷勤的妻子,她眼睛红红的,忙上忙下,一言不发,断定其中必有奥妙,就起身抓住丽丽的手问:丽丽,你……你今天怎么啦?

  丽丽别转脸,轻轻地摇摇头说:没什么,没什么。可这一摇,眼泪又掉了下来。

  金德宝捧过她的脸说:看你这模样,好像我就要去死了似的,一定是有事瞒着我……

  丽丽一听金德宝死字出口,再也忍不住,哇地哭出声来,她把头紧顶着金德宝的胸脯,喊:你嚼舌头!你嚼舌头!

  金德宝这下糊涂了,他想:我今天真是碰着鬼了,在厂里,老朱也是这副模样,难道他们都犯神经病了?

  第二天一早,金德宝刚要去上班,一辆厂车开到了他家门前。车上跳下了朱厂长,他先对丽丽递了个眼色,接着说:德宝,你今天别去上班了。

  干什么?

  厂里统一安排去医院打防疫针,每个工人都要去,今天你们车间先去。看,车子都开来了。

  丽丽也帮腔说:快去吧,这是厂里对工人的关心哪。我今天不上班,去医院有点事,同你一起去吧。她话一落音,金德宝就被拉上了车,直往医院驶去。

  一到医院,医生就忙着给金德宝测体温、量血压,一切就绪,就给他打了麻醉针。金德宝打针后,不出几分钟,就神志模糊,浑身发软,很快就瘫在椅子上了。医生连忙吩咐护士说:快,送手术室!

  医生打开金德宝的腹腔一看,傻眼了。他那胃里不但没癌,连炎症也没有一丝半毫。这是怎么回事呢?医生立刻把情况向医院领导汇报。院领导立即召来几位医生到现场复查。结果确诊无癌,便把腹腔重新缝合了。

  诊断出来的癌症不翼而飞,好生生的健康人被错开了一刀,自然是起严重的医疗事故。老朱和陆丽丽闻此消息,先是面面相觑,继而又气又恼,便一齐赶到院长室,一定要追查责任,院长连连点头,说:我们马上进行全面调查。

  金德宝这时也苏醒过来了,他睁眼一看,四周一片白色,好像是医院的病房嘛!他想爬起来,猛觉得腹部一阵发痛。伸手一摸,绑着纱布。这是怎么回事?正在这时,老朱和丽丽从院长室回来了,他忙问:丽丽,这是怎么回事?

  丽丽说:还好,还好。

  金德宝奇了:什么还好?

  丽丽说:这下可以放心了,你没有癌症。

  金德宝一听,差点跳起来了:如今检查有没有癌,还要把肚皮剖开来看呀?!老朱和丽丽连声劝他先不要激动,接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

  金德宝听了这个由来,一下子浑身冒火,打雷似的喊道:天哪,原来是平白无故地挨了一刀呀!这鬼医院,我……我……要去告他们!他挣扎着想爬起来,老朱和丽丽连忙把他按住。

  这时候,院长和医生已经查看了化验、透视等材料,觉得事出有因,需要去病房找当事人了解一下情况,不料他们走出办公室,到办公楼的转弯处,冷不防砰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院长定睛一看,不觉一怔:只见此人身穿劳动布工作服,上衣口袋上印着东风化工厂字样,不高不矮,面黄肌瘦。这不是金德宝吗?可他刚刚动过手术呀!

  院长正惊讶时,那人却开口了:我叫金德宝,是东风化工厂的工人,来找你们……

  哎呀,果真是金德宝,院长便上前把他扶住,关心地问:手术后你腹部感觉怎样?

  谁知那人却说:我根本没有动过手术。说着呼一下把衣服捋得老高。

  院长仔细看看他那肚子,毫无开刀的痕迹,就问:你是金德宝吗?

  是的,我是金德宝。接着他说三天前曾来这里看病,医生让他过几天来拿化验单,他今天就是为这事来的。

  这一下,院长和医生都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心想:莫非东风化工厂有两个金德宝?于是就问:你们厂有几个金德宝?

  就我一个。

  院长觉得事有蹊跷,便领着这个金德宝到另一个金德宝的病房里去。

  他想:厂长老朱正在那里,让他辨一辨真假,说不定这件事就水落石出了。

  谁知,两个金德宝一照面,都啊地喊了起来。躺着的金德宝说:表哥,你……你怎么来了?

  进来的金德宝说:我是来医院拿化验单的。表弟,你……

  躺着的金德宝就气呼呼地把来由说了一遍。哪知道,进来的金德宝听着听着,顿时脸孔发白,最后啊的一声,拳头一捏,昏倒在地上了。

  原来,那个自称金德宝的人,是金德宝乡下的表兄,他既不姓金,也不叫德宝,但模样长得倒同金德宝有些像。三天前,他来找金德宝借钱上医院看病。金德宝灵机一动,就叫表哥等一下,然后捂着肚子跑到厂卫生室,佯说肚子发痛,要去医院看病。厂医填好一张特约医疗记账单,交给了他。

  他把这张记账单给了他表哥,还脱下工作服,让表哥穿上,接着说:去吧,上市第二医院,看病不用钱,报我金德宝的名字好了。谁知他表兄到医院一诊断,需要化验,化验单要过几天才能取,凑巧那天他们大队有便船回村,他就乘船回去了。后来化验的结果竟是胃癌。医院就按照惯例,找医疗记账单上盖着大印的东风化工厂联系了。

  真相大白后,丽丽气得指着丈夫说:原来作孽的是你自己啊,你这一刀该挨,活该!

  金德宝早已面红耳赤,老朱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他觉得金德宝的做法固然需要批评,但厂里某些制度上的漏洞也急需堵塞。倒是那些医务人员,早已把那个假金德宝抬去抢救了。

  这件事很快在东风化工厂传开了,后来还成了全市的一大新闻,多少人听后感叹不已,说道:治癌没有癌,癌从何处来?苦酒原自酿,祸从贪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