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当村官

  财迷当村官

  野猪毛沟是个远近闻名的穷山沟。别看村子穷,却出了个财迷叫张洪伟,他睁开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想发财。这人栽过葡萄,种过药材,做过豆腐酿过酒……凡是他知道的副业差不多尝试了个遍,自己没赚着大钱不说,还连累得许多粉丝也因为仿效他的路子奔富而劳民伤财。

  乡亲们背地里嘲笑张洪伟是个财迷心窍不切实际的假农民,这个张洪伟却痴心不改,又去市里拉回一台玉米粉碎机,说要张罗办养猪场。邻居们听了都纷纷摇头,说这小子不是精神受刺激,就是脑袋进了水,这几年粮价压不下去,肉价涨不起来,加上猪仔的成本居高不下,原来的专业户都想转产,再加上野猪毛沟当地没兽医,若是遇上个病害什么的,那可就想哭也找不到坟头了。乡下人毕竟厚道的多,就去劝说:洪伟呀,你实在想搞养殖业,附近几个村都有养鸡、养非洲雁的,你也试试呗,跟人家学习起来经验还方便。

  张洪伟摇摇头:我一闻到鸡鸭粪便就过敏,那钱再多,不是我能挣的。乡亲们就是比我高明,细算,可不是这个账嘛。好吧,猪我是不养了。

  养不成猪,张洪伟拉回的粉碎机不能扔掉,他就给大家粉碎玉米回收点成本。山里人这些年改吃细粮,玉米全当牲口饲料,人偶尔只用它来调剂一下口味了。一看这机器嗡嗡转那么一小会儿,就抵在石磨上转悠半天,大家很快认同了张洪伟的加工。见小张忙忙活活,又是搬运又是装袋子,弄得满头满脸玉米面面,大家心里说,赚这点钱也不易呀。

  张洪伟干活收费有区分,他说自己买机器的本钱是借的,还是希望拿到现钱早日还债。这样吧,粉碎一袋玉米,如果赊账,加工费一元;如给现金,则九毛。大伙一算,粉10袋就等于白赚一袋呢,想方设法也把现金凑齐了给他。这样,张洪伟辛辛苦苦几年做下来,一份满额的工钱也没赚着,全是九折。

  方便加便宜,张洪伟的生意渐渐扩展到了外村。他印了名片,印上家里的电话,印上24小时服务,随叫随到,去一家发一张。

  有的人看了发笑:这粉碎的活儿又不是长病、生孩子,还用得着半夜三更找你吗?

  张洪伟严肃地说:怎么没有?我做过好几家呢,夜里发现早晨没的用了,打电话我立即赶到。不信你也可以试试。

  张洪伟的活儿多得做不过来,有时老婆也要帮他一起做。家中的地没时间管理,见同村有外出打工的,把土地转包给别人,收点现代地租,他也仿效,夫妻俩就守着那台粉碎机,风里来,雨里去。一晃五年过去,小张成了大张,他家的土坯屋也摇身一变,变成了全村最新潮最宽阔的砖瓦房。乡亲们吃惊地议论:这个张洪伟真不得了,全世界的钱都让他一人赚了!

  大张一撇嘴:你们这幽默可以玩到春晚上了。我赚这几个小钱,人城里人都瞧不上眼。只是咱们山沟太偏僻,还以为我致富了。这粉碎的活太脏太辛苦,我不想做了,哪个想接我的活,我六折转让出去。

  有人就拿话顶他:大张啊,你脑袋瓜是精明了些,可毕竟也漏洞百出呢。当初办养猪场,要不叫大伙提醒你及早叫停,你现在不破产才怪。眼下粉碎这活儿,明明是独一份的技术,你打折干什么?粉碎九折,卖机器六折,你没算算,这个机器虽然旧些,可是用惯了的,大家都知道好使。再说,去外地购买,人吃马喂的,要多搭好些差旅费呢。

  大张哈哈大笑:根本不是。实话说了吧,打消办猪场的念头我谁也不感谢,那是我故意玩了个把戏遮人耳目呢,目的就是给买粉碎机打掩护。

  买就买呗,你何苦打什么掩护呢。

  张洪伟这才道出了事情的原委:我一开始做的那些事业,虽然不见得件件正确,可也未必全不靠谱。咱老百姓有个毛病,就是爱扎堆起哄,我起个念头,准拥上来一帮跟风,结果弄了个饱和,黑锅还让我一人背着。想好了要干粉碎,可我担心大家看见我买,一哄而上买回个十台八台,结果哪个也干不成事,白浪费了一堆机器闲着。假如容我一人吃独食,那效益就比较可观了,就这。

  大伙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你打折呢,这是良心发现,想回报乡亲们。

  还是错。张洪伟说,打折也是我的‘障眼法’。我做一回收一回钱,大家不觉得伤筋动骨,按劳付酬本是个情理中的事;可我攒到一年去收,那就有几十几百,零散养殖户甚至有几千块的,大家会感到不平衡;再其次,主要是担心有人算过账来,干脆自己买一台,那我会断掉许多条赚钱路子……

  原来是这样!乡亲们感觉心理特别不平衡,大家聚一起议论,不能那么便宜了他。以往选村主任,投票时都相互串联一番,选各自家族或亲戚的人,巧了,村委会马上要换届,大家决定换个思路,就选张洪伟当村主任,省得他躲在一边图清静,大把大把地往自己口袋里捞钱。

  就这样,张洪伟这个外来户出人意料地当选了新一任村官。

  当上村官事情多了,张洪伟主任就把粉碎这活儿交给老婆打理,名片上的广告词改了:需要野猪毛沟村官亲自为您服务时,请预先约定,仍然24小时服务,加工费用不再打折。

  这回呀,许多养殖户渐渐形成规模,他们自己也买了粉碎机器。张主任那套机器老化落后,不淘汰也不中了,张洪伟只好一心扑在了集体上。

  又是几年过去。张洪伟担任着支部书记兼村主任,他一眨眼一个新点子,带领村民们往前奔,专往钱上盯,野猪毛沟村成了全县的小康村。老百姓得到实惠,都说那回思路换对了,一个带头人,关他家族、亲戚什么事!

  张洪伟听了这话,一脸坏笑:当年我凭什么亮底牌?还不是煽动得大伙忌妒我,选我当村官。灵验了吧?我也曾打算公平竞争,当众发表竞选演说,可那样做,哪有人会信我的,岂不自取其辱。想想看啊,凭我堂堂‘财迷’,这么一肚子歪点子,仅仅发挥在一个家上,资源全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