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皮街的良心

  剥皮街的良心

  来了一个老乞丐在一座大城市里有一条狭长的小街道,它的名字很难听:剥皮街。据说,以前这条街道上有好几家手工屠宰牛羊的作坊,屠夫们常把血淋淋的牛羊挂到街边剥皮,人们就把街道取名"剥皮街". 这年冬天,剥皮街来了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乞丐,一连十几天,他白天在市区到处转悠,晚上就到剥皮街一个废弃的破棚子下过夜。他走路的时候,一只手拄着一根竹拐杖,另一只胳膊下夹着一个破旧的麻袋,麻袋里装着一条薄薄的旧毛毯。 一个寒风凛冽的夜晚,老乞丐的身影又出现在剥皮街狭长的街道上。走着走着,他在一家牛肉面馆门前停下脚步,面馆那热气腾腾的灶台上正炖着一锅香喷喷的牛肉。 一个店员走出面馆,呵斥老乞丐:"快走,别影响我们做生意!" 老乞丐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肉锅,身子一动不动。店员动了恻隐之心,返回店里捡了一大块牛骨头,伸手递给老乞丐,说:"快走吧,天太冷了,你会冻死的!" 老乞丐接过牛骨头,朝店员连连鞠躬,一边啃着骨头,一边拄着拐杖离去。 那个搭在墙角的破棚子很狭窄,老乞丐蜷缩着身子才能勉强躺下,奇怪的是,老乞丐躺下时,总是脸朝着大街。街对面是一家烟酒店,每到下午早早就关了店门,老乞丐常常盯着烟酒店那黑漆漆的大门一动不动。 敲开一扇黑店门 这天老乞丐刚刚躺下,一个中年妇女的身影出现在街上,她推着一辆自行车,焦急的目光从一家家店门上掠过,终于在那家烟酒店的门前停下。妇女犹豫了一下,停好自行车,走向紧闭的店门,抬手在店门上狠狠敲打起来:"开门、快开门—" 门开了,出来一个理着光头、叼着香烟的年轻人,冲妇女瞪了一眼:"干什么?" 妇女大声说:"有人说你们这里有一家‘黑网吧,我儿子常来这里上网,我要进去找儿子!"说着妇女冲进店内,却发现店内面积很小,里面也根本不是网吧。光头年轻人伸手把她推出店外,狠狠地骂道:"我们这里是烟酒店,哪里是网吧,快滚!"说着,关上了店门。 妇女在寒风中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捂住脸哭出声来。几个行人好奇地停下脚步,妇女边哭边向行人诉说自己的愤懑:她有一个十三岁的儿子,迷上了打电子游戏,经常逃课,在网吧一呆就是一天一夜。今天下午,儿子从柜子里拿走了家中仅剩的三百块钱又去上网玩游戏,她出来寻找,已经找了好几个地方却都没找到。 行人听了,同情地摇头叹息几声,逐渐散去,店门前又只剩下那妇女孤零零的身影。就在这时,老乞丐一瘸一拐地走到妇女跟前,他把妇女拉到僻静处,小声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又蜷缩进了那个破棚子。 妇女再一次走向那扇紧闭的店门,把店门敲得更响,光头年轻人不得不再次打开门,还没等他开口说话,妇女便发疯般冲进店内,目光很快落在角落里一处高大的货柜上,她猛地拉开柜门,一下子惊呆了:天啊,柜门里竟然是一处密道,从密道进去,后面是一个乌烟瘴气的大屋子,一台台电脑前,一个个满脸稚气的少男少女正在如痴如醉地打着游戏! 光头年轻人拦阻不及,妇女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儿子,拖着儿子就往外走,大屋里一下子乱了套,妇女边走边说:"哼,连这街上的老乞丐都知道你们这里的把戏,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妇女带着儿子走后,那扇黑门又重重地关上了,街道上恢复了平静。到了半夜,街上已经少有行人,那扇门又悄悄开启,里面走出两条手执短棍的黑影,蹑手蹑脚扑向蜷缩在破棚子里的老乞丐。不一会儿,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两条黑影飞快地消失了踪影。 惨叫声引起了附近牛肉面馆那位店员的警觉。他急忙过去看个究竟,见老乞丐卧在血泊中,赶忙拨通报警电话。片刻后,一辆警车和一辆急救车呼啸着赶到,人们把昏迷的老乞丐抬上了急救车。 急救室里,医护人员从老人身上找到一张皱巴巴的老式身份证,上面的地址是一百公里外的乡村。警察接通了当地村干部的电话,村干部说村里是有这么一个人,他老伴已经去世,有一个儿子就在警察所在的城市工作。一个月前,老人离开村子,说是想念城里的儿子、孙子,要去看他们,这一走就再没有回村。 警察赶忙按照村干部提供的线索寻找老人的儿子,他们惊奇地发现,老人的儿子就住在离剥皮街不远处。警察还了解到,老人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就留在这座大城市工作,娶了一个本地的妻子,如今夫妻俩的儿子已经上了初中。 警察很快跟老人的儿子通了电话,通知他赶快带上钱去医院为父亲缴纳医药费,并说警方会立案调查打人凶手的下落。做完这一切,警察回到医院,想把情况告诉老人。 老人还未从昏迷中苏醒,只听他嘴里喃喃地说:"孙子、孙子,我的孙子……"警察轻轻地对昏迷中的老人说:"你放心,我们已经找到你的亲属,他们很快就会来看望你。" 一晃三天过去了,医院方面忽然给警察打来电话,说今天早上老人刚刚清醒过来,却突然从医院失踪了。老人的伤还没有痊愈,如果停止治疗,会有生命危险。 警察赶忙来到老人的儿子家调查,刚询问了老人的儿子两句,里屋就跳出一个女人,指着男人的鼻子吼道:"你爸在乡下有地种、有饭吃,他干吗非要来咱们家?如果你敢把他接回咱家住,我跟你离婚!" 老人的儿子闻言,脑袋一耷拉,一句话也不敢说,后来他悄悄告诉警察,其实自己已经偷偷去医院看过父亲,还给父亲留了两百块钱,父亲可能已经回乡下老家了。警察点点头,说:"你父亲还没痊愈,你要尽快联系上他,回医院治疗。" 建起一尊纪念像 几天后,一场鹅毛大雪覆盖了整座城市。警察突然接到电话,说在剥皮街一处破棚子内发现了一具老乞丐的尸体。 警察迅速赶到现场,死去的老人正是那位受伤的老乞丐。牛肉面馆的那个店员告诉警察,老乞丐是几天前回到破棚子的,蜷缩进去后再没有出来,他的眼睛一直死盯着对面烟酒店那扇门。警察十分敏感,联系到最近接到的一些相关举报,当即对那家烟酒店展开搜查,"黑网吧"被捣毁,店里的两个年轻人供认了报复伤害老人的罪行。 警察把老人儿子一家三口叫到现场认领尸体。老人的儿子抱住父亲冰冷的尸体,痛不欲生:"爹,你真傻呀,你为什么不回老家?你为什么要住在这冰冷的棚子里呀!" 这时,老人的孙子突然扑到尸体跟前,抹着眼泪大喊:"爷爷,你都是为了我才冻死在这里的呀,你醒来吧,我再也不来网吧上网了……" 警察闻言,赶紧询问老人的孙子怎么回事,这才明白,原来老人来到城里看望儿子,儿媳却不愿让公爹长住在自己家。老人见儿孙平安,本打算返回乡下,无意中听儿子说起孙子有逃课玩游戏的毛病,放心不下,于是,他悄悄留在了城里盯着孙子。 对孙子盯梢了一段时间,老人终于发现了孙子常去上网的那家"黑网吧"的秘密,这时老人身上的钱也花完了,他索性在破棚子里住下,孙子一出现他就上前阻止,还对孙子说:"如果你再去上网,我就告诉你同学,说你有一个当乞丐的爷爷,看你还有脸见人!" 孙子的自尊心很强,果然不再去那家"黑网吧"了,老人仍不放心,担心孙子的身影再度出现,每到晚上就一直盯着那家店门。 谜底揭开了,剥皮街的居民们震惊了,纷纷谴责老人的儿子儿媳,大家都说:"剥皮街可以一无所有,就是不能没有良心!"经过讨论,居民们自发集资,请一位有名的雕塑家为死去的老乞丐雕了一尊石像。 不久,居民们向有关部门申请,拆掉了那处废弃的破棚子,把石像安放在老人死去的地方,石像下方刻有一行金色大字:剥皮街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