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大王马佑贵现代故事7

  吹牛大王马佑贵

  马佑贵来自湖北石首。石首是个小地方,不过绝对是个好地方。石首有桃花山,桃花山风景很美,一到春天,桃花红的白的开得漫山遍野。石首有笔架鱼,笔架鱼的鱼肚又肥又嫩,那味道,啧啧,要多鲜美就有多鲜美。说起石首,马佑贵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不仅眉飞色舞,神采飞扬,这个普通话一向不大标准的家伙,他嘴里蹦出来的普通话,还一下子变得特别标准。

  不得不承认,马佑贵这番话很有感染力。我本来对石首一无所知,甚至之前压根不知道有石首这个地方,给马佑贵这么一渲染,我的眼前立时浮出来上上下下开着桃花的山,山旁边有稻田有池塘,池塘里有鱼游动只是,浮想归浮想,对马佑贵的话,我从来抱可信可不信的态度。叫我怎么相信他呢?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马佑贵有个外号,这个外号就是吹牛大王。

  第一次见马佑贵,在南头检查站附近的劳务市场。劳务市场人山人海,我好不容易在前台要到求职表,挤在人群里弯腰填表。一只手突然从天而降,抢走了我手中的圆珠笔。抬起头,是个身材精瘦面孔黝黑的男人。男人看都不看我,一边使着我的笔在纸上龙飞凤舞,一边嘴里机关枪般跟我打招呼:对不起,救个急,写好了马上还你。我狠狠瞪他一眼,他救急,难道我不救急?只可惜,他对我的瞪眼理也不理,三下两下,一张求职表便给他填完,表上的字不知有多潦草,跟鸡爪抓出来的没有两样。将笔递到我手上,他总算瞟我一眼,谢谢你啊,有机会以后请你吃饭。饭字没说完,他已经冲进人群,朝某家正在现场招聘的企业挤去。

  没想到,一个星期不到,我们又见面了。一家公司的招聘栏里贴着招工启事,我跑过去看,正好见到他跟值班的保安争吵。他要进去应聘仓管,因为拿不出大专文凭,保安不让。他嗓门很大,理直气壮质问保安,应聘仓管跟大专文凭有什么联系。争到最后,保安依然不让他进去,他一脸愤愤然:不进去就不进去,你们这样乱七八糟的公司,我还不想进去呢。保安不理他,他大义凛然转过头,视线恰恰与我相撞。他眼睛一亮,像见到老朋友那样拍着我的肩膀:小子,还没找到工作吧,走,老哥带你去找份好工作。

  就这样,我和马佑贵肩并肩走在大街上。马佑贵的话很多,一路说个不停。从他的家乡石首,说到他高中毕业来深圳闯荡。从他亲手策划的某次罢工,说到他最近当场炒了老板鱿鱼。马佑贵的话多,鬼主意也多。他袋里不知装着多少纸片,每张纸片上面,抄着一两则招聘信息,他冲我眨眨眼睛,这是在报摊边翻报纸时抄来的,多翻几家报摊,他能省下买报的钱。深圳的太阳向来就大,走得渴了,他拉着我面不改色去最近的银行,银行里开着空调,还有冰凉的纯净水任意饮用。按照地点的先后顺序,他将纸片上的招聘信息排好,然后一个地方一个地方和我进去应聘,每走进一个应聘的地方,他会告诫我,不管对方面试时问什么,我都得装出一副内行的样子点头。我问他,要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办?他说:那就胡乱吹牛,反正你什么也不懂,这份工作不胡乱吹牛也得不到。

  一个月后,我还没找到工作,正暗自为手中的钱越来越少着急,马佑贵给我打来了电话。电话里他的声音照样神采飞扬:小子,找到工作没?没找到工作,过来跟老哥一起混。老哥要是吃香的,绝对也让你喝辣的。我问他在哪里高就,他压低声音,不知有多神秘地告诉我,他在一家本地人开的公司当经理。我根本不相信,他去应聘仓管保安都不让,怎么可能一下子让他当上经理?他很不高兴地教训我:你小子就是死脑筋,我早提醒过你,要学会吹牛,这个经理就是我吹牛吹来的!

  放下电话,我将信将疑,最后还是去了他电话里提到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现实完全没有他描述的那么美好。说是公司,站在我面前的,其实是个非常简陋的塑胶厂。只有一幢三层的楼房,一楼兼做办公室和厂房,二楼全是厂房,三楼用来做宿舍。不过,在这个塑胶厂,马佑贵确实是经理。带着我,他二话不说走进经理室。经理室很小,小得放下一张办公桌加几把椅子刚刚好。办公桌上面干干净净,什么设备也没有。马佑贵将腿放在办公桌上,一脸得意地问我: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我哭笑不得。

   马佑贵为我安排的工作,是经理助理。所谓经理助理,说白了就是闲职。不是坐在办公桌旁看报纸,就是坐不住去车间乱逛。闲了半个多月,我实在闲得没意思,要求马佑贵给我找点事。马佑贵问我:你要不要去车间开啤机?我从来没开过啤机。那你帮着技术员调机?调机我更加不会。正好塑胶厂缺个清洁工,不如你去做清洁吧?我瞪大眼睛,看着马佑贵。我的反应正好在马佑贵算计中,接过我的话,他开始教训我:你这也不会,那又不干,你让我给你找点什么事?我告诉他,我文字功夫不错,跟文字有关的工作我能胜任。他教训我的声音更大了:这里是塑胶厂,要你的文字功夫做什么?你文字功夫不错,就不会自个上外面找工作?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突然明白他的意思,我这个闲职,明显是他利用职务之便,好心拿来让我过渡的。

  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在外面找工作。马佑贵呢,马佑贵整天忙得鸡飞狗跳。不是在车间忙,就是在办公室忙。不是在老板身边忙,就是在客户身边忙。用他自己的话说,这叫该吹牛时就吹牛,该务实时就务实。

  找了好久,我终于找了份文案策划的工作。谁知道,我的文案工作刚刚顺手,马佑贵却给我打来电话,说有两个消息告诉我。第一个消息,因为一张预算表少算三万块钱,他被老板炒了鱿鱼。第二个消息,因为被老板炒了鱿鱼,他暂时变成了自己的奴隶。他的声音欢快,听不出一丝沮丧。我试图安慰他,他反而大声抗议:你小子少跟我来这套,老哥好歹也当过经理,还怕找不到好工作?

   马佑贵说得不错。接下来的日子,他频频给我电话。这个电话里,他找了份经理工作,刚从车间跟工人赶完货出来。那个电话里,他又做起地产推销,正在跟身家百万的富豪推销豪宅。再打来电话,他竟然跑到电视台,签了很大很大一笔广告。他的处境似乎永远在跳来跳去,以至于每次接到他的电话,我都会毫无恶意问他:老哥,最近又吹到了一份什么工作?

  当然,我和马佑贵的交往不仅仅限于电话,因为他帮我安置闲职的好心,隔三岔五,我总忘不了去看看他。每次过去,他租住的地方都不是上次住的地方。每次过去,我都会发现,他在电话里跟我讲的,净是些掺了水分的牛皮话。他说他找了份经理工作,经理确实是经理,不过让他做经理的厂,比那个塑胶厂还要简陋和寒酸。他说他在推销地产,让他推销的,却是家不大正规的地产公司,还不到三个月,地产公司就被相关的政府部门封了。他说他到电视台跑广告,其实是个很小的影视制作公司让他拉业务,他拉的那笔很大很大的业务,提成还不到一千块钱。

  去年三月,我在外面,马佑贵的电话洋洋得意打过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在富源大厦附近开了家公司,什么时候有时间,你过来看看。我的第一反应,是马佑贵又在吹牛。谁都知道,富源大厦附近是黄金地段,不说开公司,就是租个铺面做生意,一个月租金也要好几千块。

  在马佑贵一再叮嘱下,当天晚上,我往他的公司赶去。结果自然在我的预料中。他说的富源大厦附近,实际离富源大厦远去三站路,害我在富源大厦下车,步行了二十分钟。他说的公司,说得更准确点,是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大厅里乱七八糟堆着我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房间里新添了电脑和刻字机。看得我莫名其妙,不知马佑贵又要搞什么新鲜名堂。

  马佑贵一脸激动。不等我问他,他主动告诉我,跑了一段时间业务,钱没赚着,倒认识了几个老板。这几个老板从事的都是广告招牌行业,有许多丝印和蚀刻业务,需要给更小的招牌店做。刚南下深圳那阵,他在招牌店做过学徒,知道开个招牌店成本不大,需要的人手不多,他一个人勤快点都能搞定,而且利润很高。于是他动了心思,想把这几个老板的丝印和蚀刻业务,全部争取过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前不久,他终于一个一个说服这些老板,还当场拿到几个不小的单。一边介绍情况,马佑贵一边在两室一厅转圈,转得我眼花缭乱。眼花缭乱中,我听见马佑贵不知对我,还是对两室一厅,说了句特别牛皮的话:你等着,第二个来自亚洲的李嘉诚,马上就会在这里诞生。

  前段时间,我去看马佑贵。谢天谢地,马佑贵没有搬家,还住在那套两室一厅。他忙得焦天烂额,屋子里散发着刺鼻的油墨味道,地上到处躺着各种内容的丝印牌。在我前面去看他的,还有他一个石首老乡。我刚过去,水都没喝一口,他毫不客气递给我一支毛笔,让我学着他老乡帮他的忙,将油墨涂在丝印牌上。

  涂了三四十分钟,马佑贵接到某老板电话,让他赶紧过去一趟,有笔数量不小的丝印牌给他做,马佑贵答应得不知有多响亮。出门之前,马佑贵回过头,让我和他老乡在家等着,我们给他帮忙,晚上他一定请我们上馆子吃饭。

  马佑贵走后,他老乡告诉我,别看马佑贵整天嘻嘻哈哈,其实他打小就生活得特别艰难。马佑贵是老大,底下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家里条件又不好,小学没有毕业,马佑贵就辍了学,跟父母一起下地干活。十四岁不到,马佑贵出来打工,不知在外面吃了多少苦,换了多少工作。打工所得的钱,马佑贵一分也不肯花,全寄回去供弟妹读书。直到去年,一个妹妹参加工作,两个弟弟考上大学,他的负担才减轻许多,开始自个给自个存钱,然后有了这个所谓的公司。我一愣,马佑贵明明说过他高中毕业,而且高中生活被他形容得惟妙惟肖的。他老乡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要掺点水吹一吹,我们都不管他叫马佑贵,管他叫吹牛大王。

  马佑贵说的馆子,其实就是饭店。这次马佑贵没有吹牛,傍晚回来,他一定要请我们吃饭。只不过,在那家干净漂亮的饭店坐下,马佑贵很快开始后悔了。拿着菜单,他一会儿嫌这个菜便宜,一会儿嫌那个菜太清淡。嫌来嫌去,他点了三个菜,一个青菜,一个豆腐,一个咸鱼茄子煲。等服务员走开,马佑贵才不好意思将口袋连底掏出来。他那个毛茸茸的口袋里,形孤影单地躺着一张五十块纸钞。马佑贵叹口气说:没办法呀,最近生意越做越大,手上的钱自然越来越少。等我赚了大钱,我一定请你们上香格里拉酒店吃饭。叹气归叹气,马佑贵的话里,却有着掩饰不住的骄傲和自得。

  我和他老乡交换一个眼神,不约而同笑起来。望着对面的马佑贵,我不由想起周星驰电影里那些滑稽可爱的主人公。仔细想想,马佑贵这个吹牛大王,和周星驰的主人公其实很像。他们的牛皮背后,常常躲着不易被人察觉的乐观。他们的辛酸背后,往往撑着野草一样顽固的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