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人意料的约会方式

  出人意料的约会方式

  奇怪的兴趣 阿缅是个漂亮姑娘,她的爸爸是远近闻名的有钱人,因此很多人追求她,但是这些追求者统统都失败了,原因是他们达不到阿缅的要求,阿缅的要求很特别,就是每次约会的时候,她都要有一个出乎意料的见面方式。 那天,阿缅前往公园,去见她的男朋友,这个男朋友为了博得阿缅的欢心,真是在如何见面上下够了功夫,但是渐渐的,他的那些见面方式越来越没有创意,平庸,无聊,这不,他竟然又约阿缅到公园来见面,要晓得,他这是第三回约阿缅在公园里见面了:头一回,他装扮成一个卖花的小贩;第二回就没意思了,他装扮成了个报童;这一回,他又要装扮成个什么人呢?阿缅老远就发现了他,他装扮成了乞丐,坐在长椅上看报纸,哪里有乞丐看报纸看得这么认真的?哪里有乞丐坐得这么端正的?哪里有乞丐衣服又脏又烂、皮鞋却是那么干净、光亮的? 阿缅不高兴了,她撅着嘴,走到男朋友面前,斥责他太没有创意了,那个男朋友再也忍受不了啦,他扯下身上的破衣裳,嘀咕道:"做你男朋友我实在受够了,要不是看着你爸爸的钱,我才懒得遭这个罪呢!"说着,他丢下衣裳,转身就走,阿缅冲着他的背影叫道:"走吧,走得远远的!我一定找一个比你好的男朋友,他会天天和我见面,每天的见面方式都会令我出乎意料、惊喜万分!" "做梦去吧!"男朋友哈哈大笑,"才没有谁做得到呢!" 阿缅看着男朋友渐渐远去,她坐在长椅上,气得泪水长流,正抹着眼泪,突然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我做得到!" 阿缅吓了一跳,谁在说话啊?正在这时,树上突然传来一阵响声,很快,一个人影麻利地跳到树下,站在阿缅面前,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人,身上穿着树叶婆娑的迷彩服,头上戴着一顶用树叶做的伪装帽,他有点尴尬地低下头,自嘲地笑笑,说:"我叫东鱼,这些天主要在公园的大树上安置人工鸟窝,另外帮那些鸟固定它们快被台风吹掉的鸟窝……我、我是个农民工,老家在很远的一个叫秦村的地方,我是跟你开个玩笑的,刚才,见你在下面伤心……" 出乎意料的见面 认识东鱼的人都说这小子真是桃花运当头了,从树上滑下来,就能碰见这么漂亮、这么有钱的女朋友,其实他们哪里晓得东鱼的苦恼,起初他确实是开玩笑的,只是想闹着玩玩,渐渐地竟然深陷其中,因为他爱上阿缅了。 没过三天,东鱼就为阿缅奉献了一个精妙绝伦的见面方式。那天阿缅约东鱼,问有没有时间安排个见面,东鱼刚好休假,欣喜地答应了,约定下午在南湖见面,可是刚放下电话,老板却叫他了,说有人生病了,要东鱼赶紧去代班。 这下可怎么办呢?约好的见面怎么能黄呢?老板安排的事又不能不干,东鱼急坏了,见老板一个劲地催,只得跟他来到工地,工友见东鱼哭丧着个脸,问怎么回事,东鱼照实一说,工友们笑起来了:"这好办啊,不就一个出乎意料的见面方式么?我们今天就给她来十个八个!"东鱼愣住了,工友们把计划一说,东鱼也乐了。 再说阿缅准时来到南湖,发现原来约好见面的那个长凳上已经坐了一个戴墨镜的瞎子,阿缅犹豫了一下,在旁边坐下。 那瞎子听到有动静,就问:"你是来约会的吧?" 阿缅一愣,这该不会是东鱼装的吧?正打量着,那瞎子却说:"我知道你等人,别在这里等了,他在另外一个地方。"瞎子指指对面,"看见那个茶楼没有?去那里,他在那里。" 阿缅盯着瞎子看了又看,不禁诧异了,这是谁啊?这是东鱼吗?这也装得太像了嘛,这胡须,这白发,这脸上的皱纹……不是,他装不了这么像!阿缅认定眼前的瞎子不是东鱼后,就站起来,走到对面的茶楼,还没进门,一个跑堂的小伙子就走过来问:"你是阿缅吧?" 阿缅点点头,小伙子笑笑,热情地将阿缅请进茶楼,端来茶杯茶壶,俏皮地眨眨眼,说:"今天客人不多,我给你表演一下茶艺吧。" 阿缅欣赏着茶艺,心头却想着东鱼,他哪里去了呢?搞什么名堂嘛! 茶艺表演完毕,小伙子指指楼下的小船:"你去那只船,东鱼在那儿……" 阿缅又来到那只小船边,发现摇船的竟然是一个中年妇女,中年妇女笑着说:"是阿缅吧?"她热情地伸手,牵阿缅上了船,开船就走。 阿缅着急了,心想这是去哪里啊?东鱼呢?中年妇女看出了阿缅的心思,微笑着说:"他等着你呢,姑娘。" 阿缅并非第一次游南湖,可是这次她却去了很多以前没去过的地方,看到了很多之前没看到过的景色,小船回到岸边时已经黄昏,阿缅小心地站起来,准备上岸,小船突然一晃,阿缅一惊,就在这时,却见眼前伸过一只手来,阿缅毫不犹豫地赶紧抓住,两脚跨上岸,一看,呀,东鱼! 阿缅生气了:"你跑哪里去了?怎么才来啊?" "我一直在你身边啊!"东鱼笑眯眯地说,"难道你没感觉到我时刻相伴吗?" 后来,东鱼还是对阿缅说了实话,他因为上工地实在抽不出身来赴约,工友们听说后,都想办法来帮忙,那个戴墨镜的瞎子是工友小张的父亲,来城里割白内障的;那个茶楼里表演茶艺的小伙子是工友老王的儿子,就在那家茶楼上班;而摇船的中年妇女,则是老黄的老婆……说完这些,东鱼得意地问:"你不是要出乎意料的见面方式吗?今天这样如何?" 阿缅想到大家对自己的关照,再看看东鱼为了尽快赶来,累得满头全是汗水,她心头十分感动,但是嘴里却恨恨地说:"下回再不准这样了!" 爸爸的魔术 因为爱上了阿缅,东鱼不得不在如何见面上苦思冥想,他装扮成侍者,约阿缅在咖啡店见面;他装扮成修窨井的,约阿缅在马路上见面;他装扮成有钱人,约阿缅在银行见面;他还装扮过牛、垃圾筒、巨大的爆竹,也搞过从天上掉下来、从地上冒出来、从墙角蹦出来的把戏,一切都是为了让阿缅出乎意料,使她惊喜。 但是渐渐的,阿缅对于东鱼处心积虑想出来的这些见面方式习以为常了,不觉得惊异,不觉得好笑,更别说喜悦了。东鱼感觉到阿缅就要离他而去,而此刻他发觉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她,无法割舍了。 就在此时,有个人约东鱼见面,说他知道阿缅的底细,有些话想要告诉东鱼。东鱼如约前往,在一个小茶馆里,东鱼见到了那个人,那是个老年人,清瘦,但是很和善。 东鱼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问:"你怎么晓得阿缅的事?你是她的邻居?" "不,我是她爸爸。" 这话把东鱼吓了一跳,他转身就想跑,阿缅的爸爸一把拉住他:"你不想知道阿缅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奇怪的嗜好吗?"阿缅的爸爸叹息一声,动情地讲述起了往事— 阿缅很小就失去了妈妈,那时候她爸想要开创一番事业,父女俩就来到这座城市。人生地不熟,每次她爸外出,只好把她丢在家里,阿缅那时候很小,很瘦弱,胆子也很小,每当爸爸离开,阿缅就抱着爸爸不放手,哭着闹着。为了安慰阿缅,她爸就说自己其实并没走远,就像变魔术一样,很快就会出现在她跟前,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出门,多半要第二天黎明才可能回得来,为了让女儿相信自己的话,有时候在和女儿告别后他并没走开,而是躲在门口,只要一听见女儿在屋子里哭,他就会突然开门出现在女儿面前…… "还有几回我趁阿缅不注意,藏在一些角落里,然后突然出现在她跟前,我的每一次出现,都叫阿缅惊喜万分,她真相信我可以变魔术似的随时出现在她跟前,想着我可能马上就会推门进来,想着我会从窗户里爬进来,想着我会从床底下钻出来,想着我会从她的玩具盒子里跳出来,她想着一切我可能尽快出现在她面前的方式,相信我一直没走开。阿缅跟我说,她很想爸爸,尤其是夜里,一觉醒来,不见爸爸在身边,她就觉得害怕,于是就想着爸爸马上会出现,以此来壮胆子……" 说到这里,阿缅的爸爸酸楚地笑笑,不禁热泪盈眶,东鱼也听得心里酸酸的,他是从小失去爹娘的孤儿,阿缅小时候所有的遭遇,他又何尝不清楚呢?渴望亲人,渴望在噩梦之后有爸爸妈妈安慰:"爸妈在你身边呢,宝贝,安心地睡吧……" "小伙子,需要帮助吗?"阿缅的爸爸说,"我可以帮你从飞机上跳伞下来跟阿缅见面,我还可以让你从海底蹦出来和她见面。" "不用。"东鱼轻轻擦掉眼泪,起身出了门…… 我要钥匙 第二天上午,东鱼经过彻夜思考,决定不约阿缅,直接去她家和她见面。他洗漱停当,收拾了行李,做好离开这个城市的一切准备,然后起身前往阿缅家。 阿缅正在沙发上看书,因为没有约会,也没有出门的计划,阿缅没有梳洗,也没打扮,像只邋遢的瞌睡虫,听见敲门声,她以为是保姆出门忘了带钥匙,谁晓得开门一看,呀,是东鱼,她嘟哝着说:"你怎么这样子啊?不事先约一下就来了,不礼貌哎!" 东鱼笑嘻嘻地问:"这样的见面,你不出乎意料吗?" 阿缅勉强点点头,突然,她的眼睛瞪大了,因为她看见东鱼摸出了两样东西,一张车票,一把钥匙,阿缅不明白他什么意思。 "这很简单。"东鱼指指钥匙,说,"这是我出租房的钥匙,房间窄小,但是干净,锅碗瓢盆什么都有,可以自己做饭,还有全天二十四小时热水供应。如果你拿了这把钥匙,我保证时刻都在你身边,睁眼闭眼都可以看见我,我们根本就不用约会,也不用考虑出乎意料,因为能天天在一起。" 阿缅歪着脑袋,微微笑着问:"我要是不要你的钥匙呢?" "你不要我的钥匙,我就要我的车票。"东鱼指着车票,说,"这是我去另外一个城市的车票,不管三年还是五年之后,也不管是车站还是街头,到时候假如我们能够碰见的话,所有的见面,可能都是出乎意料的。" 阿缅低头不说话,东鱼明白了,他拿起车票,痛苦地转过身,推门而去,等阿缅抬起头,她已是满面泪水,她猛然醒悟了似的,跳下沙发,连鞋子也没穿就往外跑,跑出门,跑到街头,东鱼已经不见了踪影。 "东鱼,东鱼,我要钥匙呀……"阿缅蹲在地上,嘤嘤地抽泣起来。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你说什么?你是要钥匙吗?"阿缅站起来,扭过头去,看见东鱼从一旁的花丛边闪出身来,笑嘻嘻地问:"这样的见面是不是出乎意料?" 阿缅扑过去,扑到东鱼身上,"呜呜"大哭起来,像个迷路多时、终于找到家门的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