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缝小玉现代故事7

  裁缝小玉

  小玉老家与我一个村,按街坊辈该给我叫爷。我出来工作前,她还小,没怎么叫过。多年后在城里碰见,见面光打哈哈。

  在我们村出来闯江湖的大姑娘小伙子中,小玉是头一个。

  当初,小玉在饭店当服务员时,与一个掌勺的小伙成了家。婚后不久,她跟丈夫说,咱既然出来,就得混个人样,趁年轻学点手艺,光给人家打工,啥时能买套房啊。于是,丈夫去学开车,小玉去学裁衣。

  小玉的师傅是她表姐。表姐设计剪裁样样能,开了一个制衣店,本来想靠着亲戚关系,尽快把本事学到手,可表姐看她机灵,就多了个心眼儿,光让她踏机器,不教她学剪裁。小玉说,我知道她是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也没法说破。就买了一台缝纫机和各种服装设计书,晚上回家偷偷学。练到八九不离十,到郑州买了几件畅销的女装,拆开仿制,然后让人家代销。没想到送了几次都很快销完,店主让她批量生产。

  说到这里小玉笑了,说,我离开表姐,租间门脸,挂牌小玉制衣。雇了几个人,鞭炮一放,开张了。起初老户欺生,一个卖肉的把撑着伞的肉案摆到我门口,俺俩争吵,他掂着刀大骂,摆出要杀人的架势。我一脚把肉案蹬翻,迎着刀尖走过去,一下把那家伙镇住了。

  小玉又笑。说,这事传开后,来做衣服的很多,有的想看看这女人到底啥样。当年,除了吃喝,净挣六千多。下一年碰上了贵人。夏天,一位来探亲的台湾少妇,做了5套旗袍,她穿着走亲串友逛大街,比广告还灵,生意火了。冬天,隔壁小学女校长看我挣钱不容易,手都冻烂了,给了我一单校服生意。年底一盘账,挣了三万多。

  我问,干了这些年,房子买了吧?她的脸慢慢沉下来说,咳,别提啦!就因为急着买房,听说货运信息部赚钱快,就关了制衣店,把所有积蓄投进去,豁上了。谁知,生意这东西听说挣钱就晚了。最后血本无归,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我还不服,正好省劳务输出公司招人去日本,说一年能挣五六万,我求亲告友借钱交了押金,就去南昌培训了。到那强撑三个月,呜里哇啦的日语还没学会,给家打了几次电话,儿子一接就哭,喊着说,妈我想你呀!我干活再苦都不怕,思念儿子的煎熬受不了,就哭着回来了。

  最近见她,是在一间很简陋的房子里。她又干起了老本行,自剪自做,牌子仍是小玉制衣。我还未开口,她就破天荒地喊了一句爷,眼里含着泪光说,折腾一圈,总算明白了:这山望着那山高,下到山底,就上不去了。只有手艺是自己的,一把剪子一把尺,挣钱不多,细水长流,稳稳当当过日子,比啥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