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全是忧伤现代故事7

  不全是忧伤

  手术后她虚弱地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眯起眼睛来审视着她那八年的婚姻。她感到忧伤,当然了,也不全是忧伤。

  一

  李琼能够感觉到王伟强对自己有一点点的偏爱,比如他们的目光有时会在不经意间交错一下,她感受到他目光里的某种暗示。

  她是单位派来学习的,要三个月,据说学习结束后,回去就有可能被重用。她学得很认真,希望自己能抓住这次机会。

  王伟强是主讲评估专业的老师。

  有一次,他的门敞开着,她路过,见他正对着镜子梳头,他追出来说,李琼,我刚刚剪了发,你看还可以吧。

  她借机把他打量了一番,然后说,这个发型不好看。

  他做惊讶状看她,怎么不好看?

  她说,没有原来的顺眼。

  他又说,我们晚上都去海边散步,而你从来都不去。

  海边的蚊子太多了,我受不了。

  噢,是这样。他说,你多大了,有三十吗?

  我都三十五了,你呢?

  比你大点,奔四了。他又说,和你一个房间的那个女孩,叫小丰吧,我怎么总也看不到她?

  小丰喜欢打牌,总是在其他人的房间里打到深夜才回来睡觉。

  王伟强说,我和你一样,也不喜欢打牌,要不今晚我俩去看电影吧。

  李琼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拒绝,毕竟跟他也不太熟。

  这时小丰经过,看见了李琼,她叫李琼一起去上课,李琼便离开了。

  下午的课是王伟强讲的,教室里有五十多人,王伟强站在讲台上,比比划划的。她开始盼望晚上的电影,和王伟强老师一起看电影一定会很有意思吧。下课后她故意晚走了一会儿,看见王伟强也在讲台边拾掇着,等教室里就他们两人后,他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然后走出了教室。

  晚上吃饭时,王伟强在旁边的那桌喧哗着,引来那些男男女女的阵阵笑声。吃罢饭,王伟强和一大群人一起散步去了,显然他忘了看电影这话,或许他改变了主意。

  晚上小丰一直都没有回来,李琼用被子盖住了头,希望自己能尽快入睡。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她离开家来这里学习后,丈夫从没主动给她打过电话,她明白丈夫为什么对自己冷淡,他们结婚八年了,还没有孩子。他和丈夫去医院检查过,都没有毛病,可就是一直没有孩子。丈夫坚定地认为是她的毛病,给她弄了很多偏方让她用,可她的肚子就是不见隆起。

  丈夫肯定有过要和她离婚的想法,他冷淡她,可能希望她能先提出来,她只好拼命地吃药,希望快点怀孕,以便挽回丈夫那颗已经走远的心。也许她会在恰当的时候提出离婚吧,但暂时,她还没有这样的决心。

  二

  这天,她正在上课,忽然接到了王伟强的短信,他说,我今天一天都没有课,我们出去玩吧。

  她很激动,来回地看着那个短信,她很快回复了短信,但回复的内容并不是心里所想的内容,她矜持地说:对不起,我去不了,正在上课。

  之后她等他的回复,希望他能霸道地要她不要上课了,陪他去玩。可是他的回复一直都没有到。中午在餐厅吃饭时,她没有看到王伟强。下午上课时,她一直都在后悔,后悔自己回复了那样的短信。

  晚上在餐厅吃饭时终于看到了王伟强,他一个人闷头吃着,为自己上午的失礼,她端了餐盘坐在了他的身边,她说,一整天都没看见你。

  他说,我逛街去了,给你买了驱蚊液。说着他从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

  她收了那个小瓶,低声说,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他对她点了点头,然后暧昧地笑了一下。

  电影是一个爱情片,很平淡。王伟强在电影中段时握了她的手,黑暗中,她感到紧张。她从来都没有和丈夫以外的男人亲近过,此时她有一种犯罪般的恐惧和快感。她不知道接下来王伟强会做什么。

  一直到结束,没有再发生什么。

  她跟在他的后面走出了电影院。去宾馆的那条路已淹没在黑暗之中了,这时王伟强忽然转过身来,将手搭在了她的肩上,他半低下头来,吻了她。

  她没有躲,她只是想,我终于跟丈夫以外的男人有了吻。她曾多次想过,婚外恋会是什么感觉,她很想知道。

  他们缠绵至深夜,才回了宾馆。走在昏暗的宾馆走廊里,他悄声在她耳边要求她去他的房间,可她摇了头,她挣脱了他的手,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上课时,她一直不敢抬头看他,而他还跟以前一样,潇洒自如地讲着课。

  自从昨天和王伟强发生了情感之事后,她最大的快感就是终于背叛了丈夫。是的,她有一种报复的快感,仿佛心里在说,你不是不想要我了吗,没关系,有人要。

  晚上,她刚要上床睡觉,接到了王伟强的短信:来我房间,我在等你。

  小丰还没有回来,她犹豫着,却看见自己已开始打扮了,她将头发披散开来,换上了性感的内衣,之后她走出来,敲响了王伟强的房门。

  她任由他蹂躏自己,丈夫已好多年没有蹂躏过她了,多年来她把渴望埋在心里。现在,当王伟强向她示爱时,她感觉自己那压抑了多年的情感一下子就爆发了。

  她离开他的房间时,他说他妻子是大学教授,放暑假了,明天来这里看他。

  以后的几天,王伟强一直都在陪着妻子。

  一星期后,女教授走了。晚上,李琼洗了澡,干干净净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可王伟强一直没有找她。她去他的房间门口转了几圈,知道他在里面,她想敲门,又没有勇气,想给他打个电话,也终究没有打出。她躺在床上给丈夫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干什么,阳台上的花浇水了没有,地板一星期至少要擦一次。丈夫显然对这些琐碎的事情并没什么兴趣,只是哼哼哈哈地应付着她。

  她忽然在电话里听见有其他人在说话,她马上停住了,丈夫说,他妈妈来了,还有他侄子,已经在他家住一个多星期了。

  她一直都很尊重婆婆,可婆婆对她始终不是太好,她叮嘱丈夫照顾好婆婆,并代她问好。

  当丈夫将她的话转告给婆婆时,她听婆婆在电话旁边大声说,嗯,好,也向她问好,谢谢了。

  之后丈夫把电话挂了。

  三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她没有再理王伟强,有时王伟强主动跟她讲话,她也会刻意地躲开他。快考试了,她每天都在教室里复习,她希望自己能考得好一点,回去也算有个交代。这天她正在教室里复习,王伟强来了,他将几页纸放在了她的面前,她展开来一看,全是习题。

  他说,用不着那么刻苦,我给你的这些题全是考试题,你把它们都看会了保准能考过去。这套题我只给了你,你看我对你够意思吧?

  这个晚上,李琼又被邀请去了王伟强的房间。王伟强对她谈了他的妻子他的孩子,也跟她谈了他所经历过的一些风花雪月。她了解到,他是一个多情的男人,有过无数次出轨,被妻子抓到过,妻子多次要离婚,但都被他力挽狂澜地救了回来。

  她没有告诉他自己那令人伤感的婚姻,她假装自己是幸福的,丈夫也爱她。

  半夜她回到房间时,小丰已经睡了。小丰问她去哪里了。李琼说我在教室里看书了。小丰说,你真是个书呆子,一点都不会享受。

  有一天王伟强叫她不要去上课了,他要领她去一个小岛上玩。她立刻收拾了笔记从教室里跑了出来。王伟强已打好了车,正在等她。小岛在城市的南部,要坐船去。小岛上的景色非常迷人,在这里可以放得很开,不用怕熟人看到,他们就像真正的情侣那样,旁若无人地亲近,他们游泳,吃海鲜,住旅馆,快活得就像到了世外桃源。这期间小丰给她打过电话,说不放心她,问她在哪里?她说家里来了亲戚,住在外面了。

  她曾问过王伟强,如果她离婚了,他是否也会为她离婚。王伟强感到这个问题太尖锐了,让他不好回答。他说,他从没想过离婚。那你呢,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要跟我过?

  她有些失望,但并不想讲出来。

  四

  王伟强给她的那套题果然有用,她考得很好,引来了大家的赞扬。小丰说看来你每天在教室里挑灯夜战还是有成果的。这时她有同事来了这座城市,她去看他们,他们给她订了房间,不要她回来上课。她只好每天陪着他们去逛风景。但她是很想念王伟强,王伟强劝她安心陪同事,不用挂念他。有好几次她给王伟强发短信,他都没有回。她心里很气,只离开这么几天,他就冷淡了她。

  两天后同事终于走了,她匆匆地回了宾馆,第一个想见到的人就是王伟强。可是敲他的门,没有人回答,打他的电话也关了机。晚上她一个人早早地睡下了,第二天醒来时才发现小丰没有回来。

  两天后,小丰回来了。脸上全是幸福的笑。她问她去了哪里?她小声说,去小岛了。

  她一听,心里不觉一惊。小丰又说,不要告诉别人呀,王伟强不让我讲。

  她感到一阵眩晕,原来这几天王伟强带小丰去那个小岛了。她说,怎么,你和王伟强一起去的吗?

  小丰神秘地点了点头,她说,王伟强说不让我告诉你,怕你告诉别人。

  李琼强忍着愤怒,坐在床上给王伟强发了一条短信:你在房间等我。

  下午她没有去上课,敲开了王伟强的房门。王伟强故作镇静地接待了她。他说,前几天我不在,手机又没电了,你还好吧。

  她冷笑着说,别跟我装了,我都知道了,你和小丰去了小岛。

  王伟强没想到她会知道得这么快,但他还想抵赖,说,那几天你不在,恰好小丰要去小岛,我们就一起去了。也没什么,只是搭个伴。

  她去他的旅行包里翻腾了一阵,将小丰的内衣和丝袜全给翻了出来。他一下傻眼了,在后面挽住了她的肩,对不起,我没有管住自己。

  她愤怒地挣脱他,冲出了他的房间。

  以后小丰成了王伟强房间里的常客,有时一夜都不回来。小丰显然并不知道她和王伟强的那段儿,总是跟她讲王伟强的事情,小丰说,王伟强夸她是天使,让他的生活不再寂寞。王伟强还许诺要为她离婚,只有他们两人在一起,那才会有真正的幸福。

  五

  结业典礼时,王伟强喝醉了,他把李琼拉到了一边,他说,我知道,你恨我,是的,连我自己都恨我自己,你恨我是对的。你是一个好女人,回去好好和你丈夫过日子吧,别再被我这样的坏男人勾引。她很想把酒泼在他的脸上,但她忍住了。

  三个月,应该不算短,她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时,内心是悲凉的,她想,这三个月,丈夫的心离她更远了,这是肯定的。她几乎没有勇气去面对家里的一切。

  她急着去上班,丈夫说,急什么,好好歇几天,男人才是做事业的,女人应该学会享受,以后你不要那么累,把咱们的家打理好就行了。

  丈夫的转变让她吃惊,但心里还是很惶惑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回到单位上班,领导果然重用了她,升职加薪,好事连连。有时她会想起王伟强,她恨他,这是毋庸置疑的。

  渐渐地,她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异样,是的,她似乎感觉到自己怀孕了。她马上去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出来了,医生告诉她,她有了孩子。

  她拿着那张薄薄的纸片,首先想到了王伟强,是的,这孩子一定是王伟强的。她欣喜地想,这张薄薄的纸片颠覆了她不生育的命运,她甚至幸灾乐祸地想,原来她丈夫是有毛病的,而她没有。

  她走在回家的路上,内心很复杂。按说,她好不容易怀上了,应该留下这个孩子。可是她过不了丈夫这一关,她出门在外三个月,回来后就怀孕了,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做掉了。她将化验单藏好,回了家。晚上,她和丈夫一起看电视,她想跟丈夫谈谈,可她不知道该如何让丈夫知道,她是没有毛病的。

  她按摩眼角时,丈夫说,你三个月不在家,我发现你比以前好看了。

  她说,你别讽刺我了,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老了。我们都结婚八年了,这八年我们一直在为生孩子的事苦恼着。

  丈夫见她提到孩子,略微迟疑了一下,他说,没什么,我已经想开了,没有孩子也挺好。

  丈夫拿起桌边的水果给她吃,他说,对了,今天你妈来电话了,她叫你回去看看。

  她听出来了,丈夫好像不太愿意跟她谈孩子的事情。

  星期天她在家打扫房间,当她收拾床柜时,发现了一个药盒,她好奇地打开了,她惊讶地发现,那药是治疗男性不育的,药盒的底下有一张诊断书,诊断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丈夫是不育的。她一看日期,是上个月的诊断。

  原来他已经知道了。最近他对自己那么好,原来跟这个诊断有关。她将药盒和诊断书放回到原处,她竟然感觉自己是快乐的。

  第二天她去医院悄悄地将孩子做掉了。手术后她虚弱地坐在医院的长椅上,眯起眼睛来审视着她那八年的婚姻。她感到忧伤,当然了,也不全是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