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留的“赘肉”现代故事11

  残留的“赘肉”

  以前,读过一则小故事,印象非常深刻。

  有一个人,把他养的一只鸡带到热闹的市集去卖。

  鸡在笼里,而他在笼外立了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我这个精致的笼子里有一只肥大的母鸡准备以非常便宜的价格出售。

  尽管市集里人潮络绎不绝,可是,站了老半天,他的鸡,就是无人问津。

  这时,有个善心的人经过,对他说:你这牌子,写得啰里啰嗦的,谁有闲情停下来慢慢地读?不如我替你重新再写吧!

  他重写的牌子,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字:

  售。

  说也奇怪,牌子一换,那只鸡立刻便找到了主顾。

  这则趣味盎然的小故事,让我得到了无穷的启示。

  长了赘肉的文字,不但有碍观瞻,而且影响效益。

  从此,写作时,刻意地把手中的笔杆当做手术刀,毫不痛惜地、心狠手辣地、大刀阔斧地把文字的赘肉一层一层地割掉。

  偶尔重读旧作而发现残留的赘肉,必定大力砍除,决不留情。

  把旧作当香,当玉而去怜它、惜它,无异于取石自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