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项链现代故事7

  玻璃项链

  那是多年以后,苔丽丝已经当上外祖母的一个明亮的黄昏。她的小外孙奥顿卡尔正跪坐在她身边,古灵精怪地看着她手里的盒子。奥顿卡尔一直都没见外祖母打开过他只知道这里面装着苔丽丝最珍贵的东西。可到底是什么呢?

  啊!奥顿卡尔小小惊叹了一声。他的小眼珠随着木匣的打开和窗外落进来的暖色的暮光而发亮。盒子里装着的东西正发出耀目的色泽。他迫不及待地拿出来看,原来是一串晶莹剔透的项链,细细的链子端头挂着一个水滴样的宝石般的坠子。

  这是珍贵的钻石吗?奥顿卡尔问道。

  不,苔丽丝笑着答道,这只是一小块玻璃。

  玻璃?奥顿卡尔一下子泄了气。如果只是一块玻璃,怎么能让外祖母珍藏这么多年呢?坐在夕阳中的苔丽丝显得和气而安详。她把奥顿卡尔揽坐在自己身边,缓缓向他讲述了一个故事。

  原来,少女时的苔丽丝本应该成为大家闺秀。她的家境殷实,父亲埃蒙德在纽约经营着一家公司,生意兴隆。可由于苔丽丝的母亲过早地因病离世,埃蒙德又忙于生意,无暇照顾苔丽丝,父女间关系并不融洽。那时的苔丽丝,从一开始对母亲的思念,慢慢转化为对父亲的懊恼。母亲什么都没有留给她,除了这一串项链。苔丽丝并不知晓这项链的来历,只觉得一定价值不菲,就珍藏在自己房间,每每拿出来睹物思人。

  渐渐地,苔丽丝随着一步步地成长,开始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和街头的男女整日厮混在一起。那时候苔丽丝的家还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正是最为杂乱的地方。她和混在闹市区的黑人白人都交为朋友,他们骗来苔丽丝的钱与她花天酒地,青春年少的苔丽丝自己却也乐得如此。

  埃蒙德一开始并未过多干涉女儿的生活,依旧在生意场打拼。可随着苔丽丝的生活作息越来越放荡而不规律,埃蒙德也慢慢无法忍受了。

  终于有一天,正赶上苔丽丝的生日,她邀请了自己的朋友到家中庆祝。这些终日混迹街头的少男少女,喝过酒后在苔丽丝家中肆意妄为,还有顺手牵羊之徒,被正下班回来的埃蒙德撞见。

  都给我滚出去!埃蒙德嘶吼道,还有你!他抬手便打了苔丽丝一记响亮的耳光。苔丽丝也气极了,和父亲大吵了起来。最终,埃蒙德说出了绝情的狠话:让苔丽丝自己出去养活自己。而苔丽丝也一气之下搬出了家门。

  从前厮混的朋友听说了这件事,都不再往来,苔丽丝这才看清楚他们的真面目。可她又能做些什么呢?

  在那时纽约的治安并不稳定,没吃过苦的苔丽丝开始了自己飘泊的道路。一次一次找工作的失败,让她懂得了社会上的艰辛。当她灰心丧气囊中羞涩之时,她就会掏出母亲留给自己的这串项链。父亲并未让她拿走什么值钱的物什,苔丽丝心里想,这串项链应该是她浑身最值钱的东西了吧。只要还有这串项链,她就不怕生活不下去!

  终于,在一次又一次地碰壁中,苔丽丝在一家小珠宝店当上了学徒。应聘成功的过程异常顺利。机灵的苔丽丝帮老板跑前跑后,刻苦地学习着珠宝和设计方面的知识。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苔丽丝的努力之下,她设计的婚戒还在纽约的珠宝设计比赛中得了奖,她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

  能自己养活自己的苔丽丝,一个人在深夜中也总会想起父亲。不知父亲的身体怎么样,是不是还忙于生意呢?她不禁后悔自己的任性,却不敢回去探望,只能拿出母亲遗留的项链摩挲,暗暗地想念。就在那么一天夜里,苔丽丝突然想到,为何不让老板帮自己鉴定一下这串项链到底价值几何呢?

  第二天吃饭时,老板和苔丽丝说晚上有朋友要来家里做客,要苔丽丝到房间中来聊天。苔丽丝心中疑惑不知为何叫自己过去,但却满脑子都在想着让老板鉴定项链的事情。到了晚上,苔丽丝满心忐忑地进了老板的屋子,将项链递了过去。

  您能告诉我,这是什么材质做的吗?苔丽丝问道,我在您这儿呆了这么久,也没能推猜出来。

  老板微笑着没有说话,苔丽丝听见身后响起一个声音:这是玻璃做的。

  怎么会是玻苔丽丝正生气地转过身,却惊讶地发现,身后站着自己的父亲!原来,埃蒙德还是担心女儿的生活,便偷偷安排自己的珠宝店老板朋友收留了她。这一串玻璃做的项链,正是同样年轻穷困时的埃蒙德送给妻子的定情信物。

  听完故事的奥顿卡尔,望着夕阳中的外祖母,感觉她笑得更开心了。这串玻璃的项链就像是一颗搏动有力的心脏,让苔丽丝从脆弱走向一个更加完整,更加坚毅的人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