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鸟-叫了

  "布谷鸟"叫了

  这一年,对于谷小晴来说,算是双喜临门:年初,托老乡南主任的关系进了这个不错的企业;年末,和相恋多年的同学大伟终于修成正果,结婚了。可是刚刚新婚没几天,老公大伟就出差了;出差就出差吧,一出就是长差;长差就长差吧,偏偏又赶上平安夜、圣诞节,没办法,只好孤零零、傻乎乎地一个人过了。"这几天的业绩考核、文案设计一块提早干了吧,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这么一想,平安夜,谷小晴就一个人留在公司里加班。

  谷小晴在電脑前忙着,一边干活,一边心里嘀咕着,现在可是平安夜啊,大街上早已灯火通明,喧嚣热闹……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有个人影一闪,那人说道:"加班啊?"谷小晴听到声音不由一惊,是南主任!这段时间一切都由南主任照应着,多亏了他啊!谷小晴内心温暖了一点,笑着问:"南主任,您怎么又回来了?嫂子在家等急了吧?"

  "小晴,你一个人多孤单啊,我特地来陪你过平安夜!"南主任很郑重地说着,一边左瞧瞧,右瞅瞅,神神秘秘的样子。

  谷小晴听了有些异样的感觉,说:"别开玩笑了,南主任。"

  "别一口一个‘南主任,冷冰冰硬邦邦的,叫‘南哥!"南主任嬉皮笑脸地说,"要不让我当一回你的‘男主人吧?"

  谷小晴蒙了,声音有些颤抖:"南、南主任,您是帮了我很多忙,大伟……大伟回来,我们会好好感谢您的!"

  "别提大伟,别提将来,就现在,我仰慕你很久了,让我们一块过个激情难忘的平安夜吧!"南主任说着,色眯眯地逼了过来。

  谷小晴惊恐地往后退着,躲闪着,说话也结结巴巴的了:"不、不……我一直把您当作好领导、好大哥,别、别这样……"

  就在这时,南主任的手机响了,"噜咕——噜咕——"

  "听到没有,布谷鸟的叫声,我下载的,因为你姓谷嘛!"南主任得意地瞟了谷小晴一眼,谷小晴头皮一阵发麻。

  南主任拿出手机一看,说:"嘘——是大伟的电话!"他感到很意外,操着手机和大伟说起了话:"喂,你好,大伟……我嘛,没事,在家和你嫂子过平安夜呢。"

  大伟在电话里说:"听小晴说,这段时间多亏了您帮忙,太谢谢您了!"

  "谢什么呀?谁叫咱是老乡呢,甭客气!什么?你知道小晴今晚在公司加班,要给她一个惊喜?你在哪儿?回来了?马上就到我们单位楼下了?"

  "啪",挂了手机,南主任慌了,在屋里踱来踱去,气急败坏地大发脾气:"大伟说之前和你联系过,知道你今晚在公司加班,他故意不对你说,提前回来了,就在楼下!"

  谷小晴听了,长舒一口气,一块石头落了地。南主任有点慌乱,他想了想,说:"刚才我对大伟说,我在家里,要是在这儿撞上了,不好解释。我早瞅好了,窗外是空调平台,墙挡着,看不见。小晴,你别关窗,赶紧和大伟一起走,你们走了,我再爬进来!听清没有?"

  谷小晴点点头,说:"这是三楼啊,平台很小,也就能搁空调,小心啊!"

  南主任"狗急跳墙",手脚麻利地向外爬,爬到窗外,南主任隔着窗玻璃露出一个笑容:"我就知道你对我好……别关窗哦!"谷小晴听了,只感到恶心。

  谷小晴像是虚脱了,一屁股瘫在办公椅上,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今天是个好日子……"打开手机,是大伟的电话:"你好吗?想我吗?圣诞快乐!"大伟一上来就是一连串热情的问候,谷小晴支支吾吾的,还处在混沌状态中,"不舒服吗?亲爱的,告诉你,我提前回来了,我想死你了!打开办公室的门吧,惊喜吧!"大伟就在门外!

  门开了,一大盒心形的巧克力挡在眼前,谷小晴扑上去,委屈、无助、惊吓、恐慌……眼泪一下子"哗哗"流了下来,两人紧紧地拥着……

  谷小晴缓过神来:"大伟,我们快走吧。明年我去你们公司吧,这儿我一秒钟也待不下去了!"

  大伟正在奇怪谷小晴怎么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却被她一个劲地推着走。下了楼,谷小晴突然着急地说:"哎,大伟,刚才接你电话,手机落桌上了……"

  "我去拿!"没等谷小晴反应过来,大伟抢过她手里的办公室钥匙,一溜烟儿跑上楼,一会儿攥着手机下来了。

  两人来到了一家餐厅,在温馨、祥和的气氛中,大伟和谷小晴含情脉脉地对坐着。片刻后,大伟突然说:"今晚我们请南主任一家也过来吧,一块过平安夜。刚才来之前,我给南主任打过电话了,他在家,离这儿也不远。"谷小晴刚要阻止,大伟摇摇手,一边给南主任打电话,一边又好像想起什么事似的,说:"一个人加班可要注意啊,别冻着,你们办公室冷吗?刚才我回你办公室拿手机,发现窗户竟然都没关紧,露着一道缝儿,雪花都飘进来了,我顺便把窗户关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楼外正刮着风,飘着雪,还不时隐隐约约传来手机铃声——布谷鸟的叫声:"噜咕——噜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