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河冤案现代故事13

  沉河冤案

  年间,广东潮州府揭阳县赵信,平日以贩布为生。一日他和同村周义商定,打算同去买布,二人雇佣了艄公张潮的船,约好第二天在船上集合,然后启程。

  第二天黎明,周义如约来到船边,只见四周一片寂静,张潮还在呼呼大睡。周义叫醒张潮,准备等赵信来后就出发。可是左等右等,一直到吃早饭的时辰还不见赵信的身影,周义就叫张潮去催。张潮跑到赵信家门口,边敲打大门边喊:三!三娘子!敲了半晌,赵信孙氏才睡眼惺忪地出来开门,说因早起做饭后又去睡下,所以反倒起晚了。张潮问孙氏道:你家三官昨日约好和周官人来乘我船,可现在周官人等候已久,你家三官还没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孙氏听后大吃一惊,说:我家三官很早就走了,怎么会还没到呢?张潮又跑去告诉周义,周义也赶快跑回去和孙氏四处寻找,但连找了三天也没有踪影。周义不由地害怕起来,心想赵信将和我同行做,这已人所共知,现在赵信下落不明,人们可能要归罪于我,不如赶快向县府报案。于是周义立即写了一份状子,递交给县府。状子写道:递状人周义,为在户籍百姓,现在为追查者赵信一事秉告县府。我和赵信是相识好友,打算各带银一百余两去南京买布,约定本月初二日在船上集合,然后出发。可是到了约定的时辰却不见赵信到来。前往他家询问,他妻子说赵信早已带银出门。我连寻三日,至今仍无下落,恳望大人为民作主,严肃追查赵信的下落。

  揭阳县朱知县接状后,即先将孙氏提来审问,孙氏说吃早饭后带银外出,以后的事她不知道。接着又审艄公张潮,张潮说头天周、赵二人确实同来雇船,但到次日黎明,只有周义一人如约来到,赵信未到,对此周围数十艘船都可以作证。周义见赵信未来,就叫我去催叫。我到他家后,敲门叫三娘子,她还没有起来,敲半出来开门。朱知县又提审了赵信的左邻右舍赵质、赵协,二人都说赵信将去南京买办,妻子孙氏在家吵闹是事实。至于他是否一大早出门,大家都没看见。

  朱知县第二次将周义提上堂来,喝道:这次赵信带银在身,你分明是图财害命在先,却反而装糊涂先,还不快将实情一一道出!周义闻后如霹雳当顶,急忙分辩道:我一个人怎么能够谋财害命呢,一个人又怎么能够掩埋呢?更何况我家比他家富有,又是要好的,为他伸冤还来不及,岂有谋害之理?孙氏在一旁也说:周义素与我夫相善,他决不会谋害我丈夫的。也许我丈夫先到了船上,是被艄公谋害的,望大人明鉴。张潮听到孙氏怀疑他,不禁生气,说:我们一帮船有数十只,在码头谋害人能瞒得过众人耳目吗?周义到船上的时候,天还未明,是他把我叫醒的,这就是明证。

  她说是赵信一大早就出门了,可左邻右舍全然不知,而且我去敲门时,她还在,大门也没开。明明是她自己与丈夫不和,下手谋害,反倒诬陷他人,恳请大人明察。

  朱知县听罢周义和张潮的述词后,觉得有理,于是用严刑拷打孙氏。孙氏本是一弱小女子,如何禁得严刑拷打?不多时辰就已气息奄奄,只口中喃喃道:我夫已死,我愿以死相陪。于是招认是她阻挡不成,结果起意谋害致死。朱知县又拷问赵信尸体的下落,孙氏说:是我谋死我夫,若要讨他的尸体,只须把我的身体还他即可,何必还要追查呢。

  朱知县看到孙氏招供,自以为案子有了结果,竟判决孙氏死刑,其余人无罪释放。

  随后朱知县将此案上报潮州府,潮州府经复审后也无异议。第二年,孙氏亲夫案将在潮州府行刑,孙氏即将命殒黄泉。

  一天,大理寺左评事杨清翻阅孙氏卷宗,忽然有所察觉,便在卷宗上批了二句:敲门便叫三娘子,定知房内无丈夫。然后将卷宗发送给巡按复审。当时正好陈察院(察院,明清各省巡按御史驻节的官署,也用于巡按御史的代称)在潮州视察,接到卷宗后又提来孙氏等人审问,都说孙氏谋杀亲夫属实。而孙氏只说自己前世欠丈夫一命,今生愿以死相还。

  陈察院已心中有数,便单独提审张潮道:周义让你去催叫赵信,你敲门时应该叫三官,为何张口就叫三娘子?你必定知道谋杀真相,为何反而诬陷死者妻子?张潮闻听此言,心中慌乱不已,但嘴上仍不认罪。于是陈察院令打三十大板,张潮仍然不认,又打了一百下,还是不认。于是将张潮先关押起来,另抓来当时在场的水手,一到堂上就打四十大板,随后陈察院厉声责道:赵信去年被谋杀,张艄公已供出是你下的毒手,今天你必须偿命!水手闻后大呼冤枉,随即一一招出实情道:我看到赵信在四更时分来到船上,当时船上无人,其它船也不知晓。是张艄公将船撑到水深处,推赵信入水致死,然后又将船撑回岸边,脱衣假睡,一直到天快亮时周义到来。以上全是张潮谋害人,怎么能够陷害于我呢?

  陈察院马上提出张潮和水手对质,在事实面前张潮哑口无言。至此,赵信被杀案真相大白。结果张潮被判处死刑,孙氏无罪释放;知县朱一明断事不明,被革职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