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翼而飞的死尸现代故事13

  不翼而飞的死尸

  Normal

  0

  7.8 磅

  0

  2

  false

  false

  false

  MicrosoftInternetExplorer4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普通表格;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fareast-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ansi-language:#0400;

  mso-fareast-language:#0400;

  mso-bidi-language:#0400;}

  这天傍晚,朱大梁吃过晚饭,又看了会儿电视,电视里正播放本市一条重要新闻:前不久,一个歹徒趁黑洗劫了本市世纪珠宝店,盗走价值80万元的珠宝,现警方正在全力侦破此案。朱大梁一边看一边连连咋舌:80万,天哪!有了80万就什么也不用干了。

  看完新闻,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此时天已经黑透了。朱大梁穿着一条裤衩,拿着香皂和毛巾,趿拉着拖鞋到离家不远的大桥下洗澡。

  现在正是炎夏,白天大桥下非常热闹,聚集着下河洗澡游泳的人,晚上大桥下就清静多了,只有一两个洗澡的人。

  朱大梁把香皂和毛巾放在岸边,然后一步步下了河,走到水淹腰部的位置,扑通一声扑进水里,手脚并用地往河中间游去。游到一个桥墩下,他吸口气,头一缩,潜入了水底。一到水底,他的手无意中碰到一个人的脑袋,水底也看不清是谁。他心里一惊,一把抓住这人的头发,很快浮出了水面。

  一浮出水面,朱大梁顺手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借着桥上的灯光,定睛一看,不由全身直哆嗦,只见自己刚刚带出水面的竟然是具死尸!朱大梁恐惧地惊叫一声,没命地往岸边游去。由于紧张过度,双腿竟抽起了筋,他禁不住大叫:救命呀!救命——

  此时,岸边几个洗澡的人一听到他的喊声,立马有人扑进水里。几下就游到他身边,连拖带拽把他弄上了岸。上了岸,有人认出了他,嘲弄道:这不是朱大梁吗?天天见你在河里洗澡,怎么也会叫救命?真是见鬼了。

  朱大梁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指着河里桥墩下那具死尸说:不得了了,那、那是具死尸,我刚从水底摸上来的

  大伙一听,齐齐朝河里望去,果然见桥墩下有具尸体浮在水面,忽隐忽现。大伙顿感一阵惊骇,有人提议说:赶快打110报警电话,让警察来处理。

  岸上有带手机的立马拨了110报警电话。10分钟后,一辆警车呼啸而来。警察下车后,请几个胆大的游泳者把尸体拖了过来。

  警察握着手电筒开始检查死尸,朱大梁胆战心惊地凑过去看了看。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只见死者是一个40来岁的胖子,全身只穿着一条花裤衩,一脸络腮胡。这时,他意外地看到胖子右手握着一块翡翠,而警察和旁边的人居然都没有发现,他的心莫名地动了一下。

  警察问有人认得死者吗?大伙都摇头说不认识。警察又问是谁最先发现尸体的?大伙便都指着朱大梁。警察例行公事问了他一番话,做了记录。最后,警察用手机把情况向局领导做了汇报,领导指示尸体暂放河边,等天亮再作处理。这样,警察就把尸体拖到桥下,用一块破塑料薄膜盖了起来。

  这么一闹腾,朱大梁回到家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到了凌晨两点钟,朱大梁悄悄爬起身,打开门,摸黑来到大桥下,他想把死者手里握着的翡翠偷回来。可到了大桥下,居然找不到那具尸体了,只见放死尸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死尸不翼而飞了。朱大梁目瞪口呆,禁不住打了个寒战,感到格外害怕,飞快地跑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朱大梁起床就来到了大桥下。只见那里停着两部警车,几个警察在桥下指指点点,还有几个警察在询问当地居民,自然是询问死尸为什么会不翼而飞。朱大梁混在人堆里,见警察问不出什么结果,便悄悄回了家。

  朱大梁洗了把脸,到外边吃过早餐,就上班去了。朱大梁是电机厂的一个维修工,事也不多。这一整天他脑海里都围绕着死尸在转,死者是谁?怎么死的?怎么会不见了?是有人盗尸,还是被人又推到河里?这一系列问题搞得他头疼欲裂。

  中午下班时,朱大梁经过一条小街,见一户人家传出一阵哀乐声,不由探头往里看去,只见地上直挺挺躺着一具尸体,旁边椅子上坐着一个嘤嘤哭泣的妇人。朱大梁灵光一闪,立马想起那具不翼而飞的死尸,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果然,地板上躺着的那具死尸正是那个一脸络腮胡的胖子,身子已经换上了一套合体的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