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和老王当邻居

  不和老王当邻居

  阿P喜欢看爱情小说,看多了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凡是女人和邻居有染的桥段,这男人都是隔壁老王。

  阿P心想:这姓王的邻居咋都这么坏?幸亏他没和姓王的男人做邻居。

  阿P家住在一梯三户的公寓楼里,邻居一户姓马、一户姓张,都是二十多岁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三户人家平时也互相走动,邻里关系还不错。再说了,小兰虽然天生丽质,但毕竟三十多岁了,和两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儿比,简直黄脸婆一个,所以阿P对这两个男邻居特别放心。

  这天,阿P的娘突然打来电话,说有要紧事儿让他过去一趟。阿P不敢怠慢,匆匆赶去。阿P娘支支吾吾良久,最后长叹一声,道出事情原委。

  原来,阿P的娘曾和一个叫王老五的做过邻居,还怀了王老五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阿P。后来王老五做生意去了上海,两个人从此断了联系。

  如今王老五孤身一人没有孩子,重病卧床之际,托人找到了阿P的娘,希望让阿P认祖归宗。如果阿P能随他姓王,他就将全部财产给阿P。

  阿P被娘的话惊得目瞪口呆。娘接着说:你爹活着的时候一直不知道,你不是他的孩子。如果不是这笔遗产足以改变你下半生的命运,我是不会将这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告诉你的。

  阿P听后,一把抱住老娘,结结实实地在***上亲了一口,说:娘,我同意认祖归宗!娘说:我还以为你会怪娘呢!不过这不是件小事,你还是回家和小兰商量一下吧。

  娘的话不无道理,阿P乐颠颠地回家告诉了小兰。原来靠工资紧巴巴过日子的老公,忽然间成了富二代,小兰这下可高兴坏了。

  在小兰的支持下,阿P和王老五很快做了亲子鉴定,阿P果然是王老五的儿子。接下来,阿P就拿着亲子鉴定,到公安局改户口、改身份证,以及更改所有有效证件上的姓氏。

  一番折腾之后,终于办完了一切,阿P长舒一口气,回到家躺进沙发想好好歇歇。

  这时,小兰从外面买菜回来了,进门就说:咱左邻右舍的小马小张都在搬家呢,你咋还躺着,快过去搭把手!

  阿P起身推门出去一看,两家果然都在往楼下搬东西。阿P问小马:住得好好的,咋突然就搬家了?小马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阿P又问小张,小张也没搭理他。原来一见面就称兄道弟的两个人,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呢?阿P彻底蒙了,尴尬地站在那儿,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时,小马媳妇和小张媳妇正好拿着东西出来,阿P总算是问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小马和小张听说了阿P认祖归宗的事情后,说没想到表面老实厚道的阿P竟然就是传说中隔壁老王的私生子,这小子如今成了富二代,万一兔子没有尾巴——随根,他们年轻漂亮的媳妇儿不得迟早成了他的猎物?所以他们才匆匆忙忙搬家的。

  这不是埋汰人嘛!阿P气坏了,拉着小马媳妇和小张媳妇,找小马和小张解释,说自己绝对不是那样的人,这里住得好好的,就不要搬家了。

  小兰在阿P身后把这事儿听了个明明白白,心想:肯定是阿P做了什么,人家小马和小张才会急急忙忙搬家的。她又见阿P一左一右领着小马媳妇和小张媳妇,她的暴脾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伸手揪着阿P的耳朵将他拽回了家。将房门砰的一下关紧后,小兰厉声说道:好你个阿P,怪不得那么积极认亲爹,原来你想做有钱的隔壁老王,好勾引邻家的漂亮媳妇,和你亲爹一样生个私生子,你想得美!我决定,财产到手后,全部捐给慈善基金会!我宁愿跟你过一辈子普通生活,也不会让你有出轨的资本!

  结果,小兰说到做到,王老五死后留给阿P的遗产,还真的被她逼着捐给了慈善基金会。阿P的富二代梦自然也就成了泡影儿。

  后来,小马和小张又都搬了回来,三家人又成了走动频繁的好邻居。

  一天,小张媳妇儿突然神秘地告诉小兰,她听人在背后说,他们两家搬家是阿P演戏装出要勾引她和小马媳妇儿的样子,目的就是让小兰知道,他有钱并不是好事儿,肯定会干出花花事情来,以此激怒小兰,让她主动提出将阿P所得的全部财产捐献掉!

  小兰听后,摇头说道:绝不可能,他平时一分钱都能掰成两半儿花,怎么可能舍得把他几辈子都挣不来的钱全部捐出去呢?我让他捐款时,可是软硬兼施,威逼利诱,用尽了所有方法。你们肯定搞错啦!

  她们说得没错,就是我略施小计,让你乖乖地钻进我设计的捐款圈套!不知何时,阿P已经下班回来了,他接过话头说,我早就恨透了条件优越的邻居老王,并发誓不和有钱有名气的老王做邻居!可万万没想到,我竟然就是邻居老王的儿子!我之所以认下亲爹,就是想让所有人看看,姓王的就算亲爹有缺点,儿子照样是好人,以后作家们就不会总在文章里埋汰邻居老王啦!

  小兰假装愠怒地说:即便你的初衷是好的,可也不应该设计蒙我,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有什么事为啥不和我明说?为了惩罚你,从今往后,家里的碗永远都由你来刷!

  刷就刷,也不是没刷过!只要我下班早,饭也由我来做好了。阿P说着走进厨房。可他心里此时正憋屈窝火呢:老子担了个私生子的名声,被别人天天戳脊梁骨,才换来的身家,一分钱没捞着花,就都让你个败家娘们儿给捐了,我再不撒谎弄个虚名,可真亏大了!

  阿P转念一想,小兰真的被自己蒙住了,他的气又一下子顺畅了,竟然开心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