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岗位

  不一样的岗位

  小镇上有两个年轻人,一个叫刘江,一个叫李杰,他俩是从小玩到大的好友。这年,两人一起报名参军,去了部队。 以前都是小孩子,也看不出谁有出息,这一到了部队,两个人就显出差别来了。刘江在家里没少摸浇地用的那台柴油机,到了部队,他就夸口说自己懂机器,结果被挑选进了汽车连,成了一名汽车兵。李杰人实在,部队的人一问在家干过啥,他摸着脑袋想了半天,才吐出三个字来:"喂过猪。"这下倒好,部队有个养猪场,之前那个喂猪兵退伍了,正愁找不着人呢,就把他给派了过去。 活计分派下来后,刘江笑话李杰说:"你咋就这么老实呢?人家问的时候好歹也说点高端的活儿,这下倒好,在部队待个三五年,你就学了个喂猪活儿。"说完,他又得意洋洋地说:"你看我,一句话就成了汽车兵,咱要是从部队转业,要驾驶技术有驾驶技术,要修理技术有修理技术,到老家谁不高看咱一眼!" 李杰虽说心里多少有点不痛快,但也没太在意。过了一天,他就搬到了养猪场的那间空房里。 在部队没待多长时间,李杰家里就来信了。李杰爹在信中不无埋怨地说,他这一成喂猪兵,一家子人在镇子上都抬不起头来了,人们老拿这事开玩笑。李杰看完信,就知道是刘江把自己的事在信中告诉了家里人,然后他家里人在镇子上传播开的。李杰心说:刘江你这人不地道啊,你小子占了风光,没必要非把我踩到脚底下呀!可转念一想,自己确实是喂猪兵呀,人家刘江也是实话实说,怨不得人家。 李杰把信放到一边,就踏踏实实地干起了活儿。以前的喂猪兵每天从部队食堂挑来剩菜剩饭,喂养那几十头猪,一开始李杰也这么做,可渐渐地,他发现光这样喂,猪长得并不好,就找来麸皮、青菜,用剩菜剩饭拌匀了喂猪,这么一来,猪吃得可欢了。平日里闲下来没事儿,他就挑来清水,把猪圈冲刷得干干净净。短短几个月工夫,猪被他喂得膘肥体壮,偌大一个猪场,愣是闻不见多少臭味。 且说这天,李杰把猪喂好,又挑来两担清水,正坐在树下一边看书一边休息,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个女子高声喊叫:"师傅,师傅!"他抬起头一看,不由得愣住了,只见有个姑娘正慌慌张张地向他跑来,一边跑还一边喊。他弯下腰把扁担抓在手里,快速地迎着姑娘跑去,到了姑娘近前,他把扁担横在胸前,说:"姑娘,别害怕,有我在,谁也不敢欺负你!" 听李杰这么一说,姑娘"扑哧"一声乐了,她说:"师傅,没坏人欺负我呀!" 一听这话,李杰臊了个大红脸,不解地问:"没坏人,你咋跑得着急慌忙的?" 姑娘把事情一说,李杰这才明白,原来姑娘开着车闲逛,不小心陷到了泥坑里,怎么踩油门也爬不出来。这附近前不着村后不挨店,姑娘站在车上一望,就看到他了,这才兴冲冲地一边跑一边喊,想让他帮自己推车。 李杰跟着姑娘到了车前,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个泥坑,摇头说:"这样硬爬估计出不来。"他正想办法,突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开来一辆军用卡车,驾驶室里坐着的,正是刘江。 李杰乐了,卡车把小轿车拉出泥坑,那还不是易如反掌?他连忙跑过去伸手拦车,不料刘江听李杰说了事情经过,却说:"首长给我派了新任务,我赶时间,你们自己想办法吧。"说完一踩油门开走了。 李杰看着姑娘发愁的样子,摸着脑袋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说:"估计得借它们的力了。" 姑娘问:"这附近还有别人?" 李杰说:"走,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李杰到了养猪场,从房间里拿出几条绳子,在绳子上挽出几个圈儿,然后打开猪圈的栅栏门,逐个把圈儿套到几头膘肥体壮的猪脖子上。他攥住绳头,向后一拽,高声喊道:"大华、阿憨、晨子……出圈!" 说也奇怪,那几头肥猪就像听懂了李杰的话一样,哼哼唧唧地扭转身,出了猪圈。李杰在后面牵着,径直向车子奔去。他一边走一边跟姑娘说:"有了它们,保准能把车子给拉出来。"姑娘的眼睛瞪得铜铃一般大,就像见到了怪物。 到了车子跟前,李杰把手中的绳子绑到车子前,对姑娘说:"它们没听过车子响,你就别发动车子了,省得惊吓着它们。" 姑娘点点头,就跟李杰一块站在后面推车子,只听李杰一声高喊:"大华、阿憨、晨子……给我向前使劲儿拉!" 那几头肥猪绷紧了腿,低下了头,铆足了劲儿向前,只见那陷进去的车轮一点点向上升起,最终离开了泥坑,到了地面上。李杰一看成功了,又高声喊道:"停!"接着他回到前面,把绳子解下来,重新攥到手中,冲着姑娘说:"好了!" 姑娘望着李杰离去的背影,挥着手喊道:"谢谢你,大哥,明天我专程来看你!" 到了第二天,李杰正在喂猪,养猪场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他抬头一看,只见昨天那个姑娘笑吟吟地走了进来,一见面就说:"大哥,你喂猪好用心啊,又把猪圈收拾得这么干净,难怪它们那么听你的!" 李杰笑道:"这有啥,部队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把它们喂好啊!" 等喂完猪,李杰跟姑娘坐在大树下闲聊,他这才知道,姑娘叫银杏,家就住在附近。李杰问:"这附近没听说谁家买得起车呀?"银杏一怔,马上说道:"一个亲戚来我家住几天,车子是他的。" 从这天起,银杏隔三差五就过来给李杰帮忙。李杰说一个姑娘家不能干这样的脏活儿,可银杏非要来,他也就默许了。 这天,银杏兴冲冲地跑了过来,一见面就说:"李杰哥,当兵的能报名考军校,要不你也试试吧?" 李杰问道:"真的吗?" 银杏说:"这还有假?我这可是从内部得到的消息,别人还不知道呢!" 可李杰脸色又暗了下来,他说:"可我底子薄,怕考也是白考!" 银杏截住话头说:"我帮你,我爸说了,只要你能考上,就同意我们俩的事儿。"李杰一愣,问:"同意我们俩啥事儿?" 银杏脸一红,说:"这你别管了。你说痛快点,愿不愿意试试?" 李杰忙说:"愿意!" 就这样,李杰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复习上。银杏每天都抽空来辅导他。军校考试结果出来后,他果然顺利地被录取了。 拿到通知书的那天,银杏说:"李杰哥,其实我骗了你。" 李杰止住银杏,说:"我刚知道,其实你父亲是部队的首长,那个参加考试的名额,也是你替我争取的,是不是?" 银杏点点头说:"我跟爸打赌了,只要你能顺利考上军校,就同意我俩的事儿,我可是铆足了劲儿呢!"接着,她满脸娇羞地说:"那天你帮我推车,我就喜欢上你了。" 李杰打趣说:"是不是我让肥猪帮着拉车,让你喜欢上了我?" 银杏认真地说:"不是,是你横着扁担保护人家的模样,我一辈子也忘不了。" 李杰考上军校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老家,这下没有人再笑话他是个喂猪兵了。部队里也有人不无醋意地说:"早知道有这好事儿,我也喂猪去!"据说,最初说这话的人就是刘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