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人眼里出西施

  仇人眼里出西施

  一、儿子捉了老爸的奸

  傍晚时分,林大勇一推开家门,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林大勇是一个出租车司机。以前,只要交了车回家,妻子白梅就会笑吟吟地端上热腾腾的饭菜,可今天家里冷冷清清,没一丝热乎气儿。抬眼看去,白梅正阴着脸,恨恨地瞪着他。看来她还记着那天的事,没消气呢!那天林大勇喝多了酒,进门便摔了一跤。白梅来扶他,他胳膊肘子一拐,撞了白梅的鼻子!看着鲜血流出,林大勇酒醒了一半,忙取来纸巾给白梅擦血,并道了一个晚上的歉。

  老婆,还生气啊?林大勇笑嘻嘻地搭话。不料白梅忽地站起身,嚷道:别叫我老婆!林大勇,我们结婚二十多年了,直到今天我才明白,你是个伪君子!你滚,我们明天就离婚!

  离婚?林大勇不由一怔。他清楚,白梅个性刚烈,爱起来像一团火,就是一块铁也能给融化了;一犟起来就像一头牛,鞭打不回。当初他们相恋,双方家长都反对,白梅二话没说,扯着他先跪在自己父母面前,三个响头磕完,又拉着他走到他家门口,跪在青石板台阶上砰砰砰又是三个响头,磕得额头都渗出了血!随即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当时,他们俩身无分文,迫于生计,白梅捡过破烂、擦过皮鞋,怀了儿子林昊后,还偷偷跑到公园去卖过煮苞米。执法人员一露面,她便挺着个大肚子,端着盛苞米的木盆跌跌撞撞地跑。即便这样,白梅也从不向林大勇诉苦。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家白梅是操碎了心。正是在她的支持下,林大勇考了驾照,还在城里贷款买了房。可眼看房贷就要还完了,儿子也考上了大学,再紧两年苦日子就到头了,不想白梅却提出了离婚!

  就算离婚,你也总得给我一个说法吧?林大勇苦笑着问。

  话刚出口,放假在家的儿子从卧室里跑出来,气鼓鼓地喊:爸,你太过分了!你对不起谁都行,可你不能对不起我妈!

  喊完一扬手,一沓照片飞到了林大勇脸上。林大勇当即明白,露馅了!

  原来,不久前的一天,林昊上街时无意中看见一个年轻女子上了老爸的出租车。就在车开的当儿,女子亲昵地靠近林大勇,吧地亲了一口!就是这一吻,让林昊惊愕万分。随后一路跟踪,竟跟到了郊外的一家小旅店。林昊不顾老板娘的阻拦,一脚踢开了房间。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是,那个女子已脱了衣服,只裹着一条浴巾!

  接下来,父子大吵了一架。林大勇指天发誓,今后再也不和那个女孩来往了。可没过几天,林昊便发觉老爸旧病复发。于是,他偷偷拍下了他们出双入对的照片,准备找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女孩,让她趁早离开林大勇。然而,还没等他找到机会,白梅就发现了那些照片。事已至此,林昊只好实话实说,告诉妈妈他打听到那个女孩叫宋小倩,家住三家洼。白梅一听,大吃一惊,想起了一桩多年前的旧事。原来,当年林大勇父母之所以不同意他们俩的婚事,就是因为宋小倩的妈妈肖翠芬。肖翠芬也喜欢林大勇,她父亲又是三家洼的村长。俗话说别拿村长不当干部,二十多年前的村长可不一般。就说分地吧,谁敢惹村长不高兴,分到你家的地保准是年年下种,年年歉收!林大勇的父母自然希望攀上这门亲,再说肖翠芬条件也不差。但白梅倔强,不肯让步,执意和林大勇进了城。后来,两人曾回过一次三家洼,白梅至今还记得肖翠芬用恶毒的眼神盯着她,恶狠狠地说:你抢走了大勇,我就是做鬼也不会让你幸福!

  白梅没想到肖翠芬能说出这种话来,因为肖翠芬已嫁到了一户姓宋的人家。让白梅更没想到的是,肖翠芬的女儿宋小倩无论怎么看,都是翠芬的翻版!听了儿子的话,白梅震惊之余又想起三个月前,给儿子准备的学费突然少了两千,林大勇遮遮掩掩地说借给一个朋友了,过两天就还上。不到一个月,钱真的补上了。对丈夫的话,白梅深信不疑,也从没想过丈夫会出轨。尽管这段时间,丈夫总是疲惫不堪,处处躲着她。白梅问他,他就说感冒了。可现在看来,问题很严重,那钱肯定是给宋小倩花了!

  面对林昊拍的照片,林大勇无话可说,主动净身出户。办完离婚手续,一向坚强的白梅便病倒了。看着妈妈一天天憔悴下去,一个可怕的念头从林昊脑子里跳了出来——

  二、血案不是我干的

  夜幕降临,林昊揣上水果刀,来到一片棚户区的巷口。他知道宋小倩在这儿租了一间民房,出出进进都要经过这个巷口。藏身在阴暗的角落里,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林昊才看到老爸的出租车停靠在路边。

  哼,小狐狸精,既然你不要脸,那我就成全你,把你的脸给刮花了!林昊咬牙切齿地想。可等老爸离开时,宋小倩已走进院落,并回手插上了门。

  真糟糕,迟了一步!林昊看看院墙,好在院墙不高,翻进去应该不成问题。打定主意,林昊扭头看看,见巷子里没人,便攀上了院墙。可刚要往下跳,一声惊叫突然从屋里传来:谁?

  不好,被发现了!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翻墙入室的勾当,林昊不禁心头一慌。是撤?还是来个一不做,二不休?正犹豫着,却见屋内灯光大亮,一个男子恶声恶气地问:给我放老实点!说,你们都干什么了?

  我……我们什么都没干……

  你他妈的糊弄鬼呢!给我打,往死里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