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贩子的眼泪

  菜贩子的眼泪

  菜市场上有两家菜摊儿紧挨着,一家是赵秀芬的,一家是大老张的。

   卖菜是个辛苦活儿,赵秀芬不惜力,每天都把菜摊儿拾掇得利落干净,忙忙碌碌干了一个月,一盘算,才挣了一千多块钱。她觉得赚得太少了,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躺在床上,琢磨着每一个环节,想看看问题出在哪儿,儿子小铭马上就要考大学了,缺钱哪。

   菜摊儿上菜,有两个途径。一个是自己开车到批发市场上去拉,那样会便宜很多;另一个是等着二道贩子给送来,人家自然是要加价的,自己赚的就要少一些。她没精力自己跑批发市场进菜,只有等着二道贩子给送过来。菜市场还有一个潜规则,就是菜价只可以升,不可以降。大家都是按这个规则来的,赚钱的额度也都应该是一样的,哪能都会像她这样赚得这么少!她怎么想怎么觉得,那些菜贩子赚钱肯定有诀窍,她决定舍下脸来,向旁边的大老张请教一下。

   她知道大老张喜欢抽烟,第二天一大早,就先到小卖店里买了一条烟,悄悄塞在衣裳里,带到了菜摊儿上。

   大老张也是等二道贩子来送菜的。二道贩子先给赵秀芬卸了菜,又给大老张卸菜。等到卸完了菜,二道贩子走了,赵秀芬就把那条烟递给了大老张。大老张不觉一愣:妹子,你这是干吗呀?赵秀芬忙说:老张哥,你一直对我挺关照的,我心里感激你呀。不成敬意,还请你收下。大老张高兴地说:我收下了,收下了。妹子,谢谢你啊。

   赵秀芬就凑过去问他:老张哥,我卖了一个月的菜,才赚了一千多块钱。你不会也赚这么点儿吧?

   大老张笑呵呵地说:不错啦。你卖菜头一个月就能赚到钱,真是不错啦。我开始卖菜的时候,好几个月都是赔钱的。

   赵秀芬不想听他扯得太远,就打断他的话头儿问他:那你赚了多少?

   大老张四下里看了看,见身旁没有人,这才凑近她的耳朵,神秘地小声说:我才赚了三千多。

   赵秀芬不觉一愣,忙笑嘻嘻地问道:老张哥,你能不能给我分享一点成功的诀窍?

   大老张凑近她的耳朵,小声说:别往下扒菜叶,等着顾客自己扒。时常往菜上喷一点水,让菜保持新鲜,重量也就上去了。赵秀芬想一想,大老张说得有道理呀。她就按大老张教给她的办法做。别说,大老张这招儿还真灵,她时常往菜上喷喷水,那菜就保持了新鲜,卖相好,又不失水分,分量也上去了。留着蔫菜叶老菜叶不扒,等着顾客自己扒,很能满足顾客占到便宜的心理,也赢得了一些回头客。

   但过了几天,赵秀芬粗略一算,照这样做下去,虽然是多赚了一些钱,但也没多到哪里去。她感觉,大老张还有秘诀没告诉自己呢。她就更加留心了,结果就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事。

   每天早上,大老张跟她一道来到菜市场上,收下了二道贩子送来的菜,然后就丢下摊子不见了人影。直到午饭后,他才懒洋洋地来到摊子前,也不着急卖菜,而是支上个象棋盘,跟几位老伙伴下上了棋。他也不招呼客人,客人来了自己选菜,选好了叫他,他才过去过秤收钱,回来接着下棋。

   赵秀芬发觉,自己卖完菜要走的时候,大老张的菜才卖出去一半。可她从没见大老张卖过隔夜菜呀。那些没卖掉的菜,都让他怎么给处理掉了?她决定看个究竟,回家给儿子做完了饭,又回到了菜市场,杀了一个回马枪,看到大老张还开着摊子,摊子前面围着不少人。她躲在一边,听着大老张和顾客的对话。

   一个顾客问:这个莴笋多少钱一斤啊?

   大老张说:三块五。

   赵秀芬不觉一愣。

   又有顾客问:韭菜呢?

   大老张说:三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