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一味药名治绝症

  不说一味药名治绝症

  和记当铺是一家百年老店,方圆百里小有名气。其老板不姓和,姓赵。赵掌柜五十多岁,正当生意场上的盛年,却得了一种怪病,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不能说话,只是拼命地打嗝,好像满肚子都是气似的。从城里的名医到乡下的郎中,看过的医生无数,答复却是众口一词:"准备后事吧!"赵掌柜的儿女们却不死心,发动伙计亲友,遍寻名医秘方。这天,店里一伙计打听到城里新来了一个探亲访友的御医,赵掌柜的儿子赵恒忙派账房先生去请,却吃了闭门羹。赵恒想想也是,人家堂堂皇家医生,哪是我等平民百姓说请就能请来的?于是拿出家里最好的一幅字画,亲自来到御医的住所。御医正对着院门口一张石桌独自下棋,听赵恒说明来意,摆出一副拒人千里的神态道:"非是老朽见死不救,老朽是奉旨出宫,实是无能为力,还是另请高明吧。"赵恒一再苦苦相求,御医却始终无动于衷。原来这御医刚死了妻子,睹物思人,终日忧戚于心,得到皇帝恩准,告假半年,出宫散心。离开皇宫时,皇上口谕,其出宫后不得为民间写一个处方、说一味药材,否则手写斩手、口述割舌,他怎敢违背皇帝的旨意?前几天当地知府的一个亲戚生病,知府大人亲自来请,也被他婉言谢绝了。赵恒回家后将事情告诉了家人,妹妹赵敏倏地站起来,气愤地说:"人都说医者父母心,他还是御医呢,怎能见死不救,我找他去!"赵恒赶忙制止道:"人家也是身不由己,不同于我们平民百姓。再说非亲非故的我们怎忍心逼人家冒断手挖舌的风险?还是另想办法吧!"赵敏却仍是不服气。且说这御医不仅医道高超,还是手谈高手,在宫中常陪皇帝下棋散心,因势利导对皇帝传授一些修身养性的知识,很得皇帝宠爱。那皇帝虽日理万机,但自幼得名师指点,棋艺也非同凡响。俗话说,伴君如伴虎,陪皇帝下棋,御医要提心吊胆揣摩皇帝的心思,小心翼翼伺候。平时一有闲暇,他就对着棋谱研究自弈,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离开皇宫这些日子,他也多是泡在棋盘上,因为没有对手,所以更多的时候就是在院门口的老槐树下对着棋谱自娱自乐。"老先生,一个人下棋有什么意思,我陪你练一盘吧!"不知什么时候,一个英俊的白衣少年坐在了御医对面。"你会下棋?"御医望着这满脸稚气的少年,露出疑惑的神情。"会一点点。"看少年胸有成竹的样子,御医也来了兴致,二人就对弈起来。棋至中盘,御医才感到自己确实是有点小瞧人了,可是再提起精神应对已经晚了,虽努力反扑,最后还是败下阵来。一盘棋下来,二人俨如忘年挚友,眼看天已近黑,相约明日在少年家中再战。第二天,少年亲自把御医接到家中,拿出一副上好的云子,当院摆开了棋阵。两人激战正酣,杀得难分难解之际,屋内忽然传来叮叮当当杂乱的响声,少年方寸大乱,眼看只剩招架之功了。少年无奈地说:"不好意思,一定是家父又把棋篓弄翻了。"御医问是怎么回事,少年不好意思地说:"家父卧床不起,有病之人不好好休养,还总爱把玩棋子,经常弄得棋子满地都是。""令尊也是围棋高手?"御医惊奇地问道。"高手倒谈不上,不过我自幼跟父亲学棋,还没赢过他呢。"御医闻言大惊,怪不得这孩子小小年纪就有这么深的功底,门里出身啊,忙起身道:"小兄弟是围棋世家啊,难得能有向令尊当面请教的机会……"说着随少年进得屋来。房间布置得雅致大方,墙上张贴着一幅字画,字画下还摆着香炉,冒着细细的青烟。若不是床榻上躺着一个瘦弱老人,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一个病人的住所。未等御医来到病人的床前,少年突然双膝跪倒在他面前:"先生救救家父性命!"御医望望床上的病人,又望望地上的少年。好久,才为难地说:"我虽略懂医道,但实在是皇命在身,爱莫能助啊。"少年露出欣喜的神情:"不敢让老人家为难,只求您给看一下,家父还有救没有。不让您写一个处方、开一味草药。"御医看着病榻上的老人,脸上现出复杂的表情,足足等了有一袋烟的工夫,才终于坐在了病人的床前。切过脉搏,御医摇着头,话里有话地说:"虽是我们有缘,还要看令尊的造化啊。"说罢再未留片言只语,匆匆离开了少年家。赵恒从里间出来,望着送御医归来的少年关切地问:"敏妹,御医怎么说?"赵敏脱下身上的男儿装,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什么也没有说,不过我已经看到他的心在说话了,功夫不负有心人,总会有办法的。"翌日,赵敏再次身着男装来到御医的居所,要求用自制的围棋对弈一次。御医望着赵敏一夜之间明显憔悴的神情,扫了眼她手中的棋子,爱怜地说:"难得你这么有心的孩子,不过今天不行了,宫里有传唤,要我马上回去,我摆一个棋谱,你回去后慢慢解吧。相信我们还有重聚机会,还能再决胜负。"很快,御医用赵敏的棋子摆下一个棋局,然后不待赵敏说话,就钻进宫里派来的马车飞奔而去。望着远方荡起的尘土,赵敏激动地流出了眼泪:"好人一生平安,老人家,我给您叩头了!"赵敏仔细研看了御医留下的棋局,很快给父亲配好了药。不愧是宫廷御医,药症相符,几剂药下去,赵掌柜的病就见轻了许多,不出一个月,竟完全康复了。全家人为赵掌柜的康复摆酒祝贺,赵敏说起了那天求御医开药方的事情来:她连夜把许多中草药的名字刻在了棋子上,御医心领神会,留下的棋局正是一个完整的药方,刻有每味药棋子的数量就是这味药的数量,通过审读棋局,赵敏很快就找到了治病的药方。而御医未写一个处方、未说一味药名,自然也不曾违背皇上的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