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个鸡有多难

  吃一个鸡有多难

  王大头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整天山珍海味,吃腻了,便不由想起小时候吃鸡的场景。那年头,王大头家里穷,逢年过节才杀只小鸡开开荤,王大头馋得连鸡屁股都舍不得扔,不过,那时的小鸡也好,自家养的,吃虫子、草籽长大的,吃到嘴里,那是满嘴流油,过了三天,香味还在嘴角挂着,而现在的鸡呢,差不多都是人工饲养的,味道自然差远了。

  一天,王大头在电话里听一位朋友说,城北三十里外的大云峰半山腰上,有一家乡村饭店,那里卖的鲜椒爆炒小山鸡,地道的原生态,味道独特,去那里吃鸡肉的人,大多是为了怀念以前苦日子时吃鸡的感觉,据说去的人很多,门庭若市。

  听朋友这么一说,王大头肚里的馋虫立刻作怪起来,他挂上电话,立刻叫上秘书、司机,出了城,直奔大云峰而去。三十里路,宝马也就跑了十几分钟,到了那地方—半山腰的一片开阔地,一看,那里停满了各式小轿车,停车场旁,挂着一块用松木做成的大木板,上面写着几个字—鲜椒爆炒小山鸡店。

  下车后,三人沿着松木板做成的指示路标,顺着一条羊肠小道,往树林深处走去。

  王大头本来就胖,又是个大热天,走了二十多分钟,人还没到地方,就差点累得虚脱,王大头心想,吃一只鸡太不容易了,光走路就要走这么多啊!

  走完这段长长的、窄窄的林荫小路,来到一幢大瓦屋的门口,从门里走出两个乡村服务员,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着欢迎之类的话。王大头立刻挺直腰杆,风度十足地点点头,走进了屋。

  一进屋,王大头的两眼不由瞪得像鸡蛋,这间不大的屋里,居然黑压压地坐着几十个人,而且衣着光鲜,都像是有钱人。

  这时,一个嗓门很大的男人笑嘻嘻地迎了上来,递给王大头一根鸡毛,说:这是排号卡,你得拿着,没这东西,你可吃不到鸡!

  一句话说得王大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接过来一看,鸡毛下面拴着一个小竹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48,王大头一见,顿时急了,一把拉住那个大嗓门男人问:‘48’是什么意思?难道排在我前面的有47个人?

  大嗓门一听这话,立刻笑了:没错。老板,您是第一次来吧?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我们这里从来没有预约,只有先来后到,拿着牌子排号,先到先吃。

  王大头心想,自己拿个48号,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他把那个男人拽得更近些,贴着男人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兄弟,我多出钱,加个塞行不行?

  大嗓门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大声嚷嚷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谁告诉你加钱就能加塞啦?我们开店的,讲的就是公平,你看看,坐在这里等的,谁不是腰缠万贯?要加钱,谁不会加,还坐在这里干等?

  那男人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嚷,满屋子的食客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王大头,这么多年,王大头做生意顺风顺水,从没被人这么抢白过,可这里山高皇帝远,强龙难压地头蛇,没办法,他只得忍气吞声地找了个角落,拉个小板凳坐下了。

  司机和秘书哪见过王大头这样,可又不知该说什么、该干什么,只好闷着头,闭着嘴,悄悄挪到王大头身后,像木桩一样站着。

  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才排到二十多号,王大头肚子饿得咕咕叫,眼见还有二十多人排在自己前面,他再也不耐烦了,走到门口,一看外面,顿时傻了眼,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外面又来了二三十人,因为屋里坐不下,全坐在外面的板凳上了。王大头一看,去意顿消,看来自己来得还算早的,可不能走啊,无论如何,也要吃到这里的鲜椒爆炒山鸡!

  就在这时,刚才那个大嗓门从后院走了进来,扯着嗓子喊道:今天的特等小山鸡,限量推出十只,价格呢,比一般小鸡贵上一些,有谁愿意吃的,举个手,咱们抽个签,不吃特等的就再等等,一等的山鸡管够……

  没等王大头反应过来,几十只手刷地举了起来,王大头的秘书反应很快,跟着也举起了手,王大头赞许地点了点头。大嗓门拿来张破纸,让那些举了手的人亮出各自小竹牌上的号,他统计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说:各位,不好意思,就十只鸡,结果登记的有四十多人,咱们老规矩,抽签!

  王大头一听,那个气啊,刚想破口大骂,不料大嗓门已经弄来了个木箱,把一堆号码牌扔进木箱中,闭着眼,像模像样地抽起签来,抽出第一个签后,大嗓门就扯着嗓门喊:48号!

  王大头一听,激动极了,秘书和司机比他还激动,三个大男人几乎同时喊道:这儿呢,这儿呢!

  大嗓门一看,奇怪地问:怎么会三个人都是48号呢?

  秘书赶紧回答:我们三人都是一起的。

  大嗓门接着又陆续抽出九个号,被抽中的都是欢天喜地,然后由大嗓门领着,来到后院。

  路上,大嗓门问这些抽中的人:特等小山鸡,一斤118块,老价格,你们都知道吧?

  众人连忙点头,王大头虽然平时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但一听这个价格,还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鸡肉都卖出了海鲜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