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字

  测字

  刘二跨着生锈的自行车拐进回家的小胡同,一想起今天打牌输了个精光不觉又懊恼起来。正想着,一个声音传来一卦断天地,料得先机,祛灾…这位先生,我看你满脸沮丧,恐是有不吉之事?老夫可与你点拨点拨。刘二四处瞧了瞧,看到胡同拐角处一位老头戴着个雷锋帽,正轻捻着胡须,朝自己微笑。

  刘二回过神来,惊讶地指着自己问道:老头,你,你在和我说话?

  老头一听有戏,忙回答:眼下此处就你和我,老朽自是与先生说话了,先生如此心不在焉,恐怕是晦秽缠身,遮了当头鸿运。

  一想起自己今天的手气,不觉来了兴致。刘二这才开始注意起老头的摊子来,一副简单折叠桌台,台上用一红布遮盖,布上一灼卜龟甲以及一副竹签筒。如此简易的行当摆在十字胡同却是分外扎眼,刘二暗忖道:这老头倒是懂得做生意。摸了摸口袋剩下几十块钱,刘二把心一横,索性信他一回,若是之后手气能时来运转,去了的钱倒也值了。

  把自行车往边一撩,刘二大摇大摆地朝老头的摊子靠了过来:老头,你怎么知道我今天那什么晦气缠身?该不会是睁眼说瞎话,净坑钱吧?

  刘二的动作自然逃不过老头的眼睛,眼珠一转,心中便有了数。先生这是哪里话,老朽行走江湖讲究的就是个信字,我若是算不准一分钱都不收!若是算的对了,老朽也只收先生五十元。

  这下刘二放心了,装出一副神气模样,扯着嗓子道:那你是咋个算法?

  测字,求签,龟甲灼卜……等等都有,先生爱咋个算法就咋个算法。老头回答。

  我摇几个字来,你给看看这几日运气如何?我倒要试试你瞧不瞧的准!刘二半信半疑,说完便抓起竹签筒摇甩…….

  啪地一支竹签落地。老头拾起竹签一看,是个‘完’字,上面是个宝盖,下面是个‘元’……老头捻了捻着胡须,盯着字像是在思考,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宝盖压元,家财难蓄,先生该不会是把家里的钱花光了?

  刘二一听登时咯噔一下,就像被窥见勾当的贼一样。媳妇踩缝纫机攒下的一千块钱被他偷拿出来赌光了。本想着回了本,把钱偷偷放回去的,没想到输了个精光!现在正琢磨着怎么和媳妇交代。

  听老头这么一说,顿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变得毕恭毕敬起来。刘二从上衣口袋中夹出一包皱巴巴的烟,抠出一根递给老头,嘿!大师您可真有一套,不瞒您说,这几日手气不佳,把积蓄都赔光了,不知大师能否算算我什么时候时来转运?说完划了根火柴为老头点上。

  老头接过香烟,对着火焰猛吸一口,很享受般地吐了一口烟雾,对刘二的表现颇为满意:先生再摇一字,老朽给你再瞧瞧?

  刘二甩了甩火柴梗,诶了一声,立马抓起签筒摇甩……

  老头再次拾起刘二摇出的字签,眯着眼睛看了会儿,是个‘贝’字,嗯……一人困于门中,先生陷得太深了。老头想了想,单从‘贝’字而言,人不得出头,若是出头即为‘内’字,先生的钱恐怕是从老婆身上来的吧?

  连这都能算出来?刘二顿时大吃一惊,结结巴巴说道:大……大师怎么知道的?

  ‘贝’中‘人’字出头即为内人,‘贝’为钱财,内人之财就是老婆的钱财,先生觉得老朽说错了吗?老头平静地回答。

  这下刘二彻底折服了!太准了,实在是太准了!今天难道碰到天神下凡降福运了吗?刘二激动得手足无措,差点纳头就拜,哆哆嗦嗦地作了个不伦不类的揖:大师神算,真的是那个什么赛……赛诸葛。额……大师能告诉我什么时候能够转运发财吗?将来发了财一定封个大大的红包给您。

  老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刘二一眼,叹了口气道:恐怕是难!测字讲究天时地利,外界因素也会影响测算的结果。老头顿了顿,瞥了一眼刘二站的石子路,先生现站在胡同巷子里,即是无上顶的口字,口内一人,又逢‘贝’字,两字合一就是‘囚’字,先生想要发财,难!实在是难!我劝先生还是趁早戒赌为妙。

  刘二听完后,双目黯淡起来,抱着一丝希望问道:大师就没有什么破解的方法吗?比如驱五鬼,扎草人啥的……没等刘二说完,老头就摆了摆手打断,天意如此,我也无能为力。先生交钱吧。

  刘二哪肯甘心,苦苦求着老头:大师,你再看看?要不…要不我再摇一字?

  老头不耐烦地摇了摇头,你已经陷得无法自拔了,我不能再把你往火坑深处推。今天就算到这了,共一百元,先生交钱吧!

  刘二悻悻地正要给钱,一听傻了眼,多……多少?

  一百元!老头朗声重复了一遍。

  不是说好五十元吗?你这老头这不是讹人么?

  老头的眼中彻底充满了失望,算一次五十元,先生测了两个字,一共一百元!付钱吧!老头提高声音,立时引来路人的一片目光。

  刘二一听就急了,口袋只有赌剩的六十块钱,再多是没有的了。刘二摸了摸口袋正寻思着如何解围,突然碰到个硬壳的东西,顿时眼睛一亮!有了!刘二扯出一张硬纸板照老头眼前晃了晃,清了清嗓子,打起了官腔:老头,我敬你一把年纪了,别没事找事!看清楚了没?我可是城管协管,这一片的摊子要取要留全凭我刘二说了算!

  老头彻底来气了,敢情先生是不想付钱了?想赖账喽?

  付不付钱,不是你说了算,我刘二不没收你的摊子,完全是敬你人老体迈,这要是换做普通人啊,早没得商量了!刘二拽着协管证的绳子甩了甩,得意地回答道。路人看到两人要吵起来,登时围了过来。

  眼看人越聚越多,刘二自知理亏,忙劝老头离开,老头,走吧!下次别来在这摆了,这可是违规的,占用交通通道懂不?要罚款的!

  老头气的直哆嗦,指着刘二恨恨道:你太让我失望了!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刘二一听,笑了,老头,你犯糊涂了吧?失望?你对我失望什么?

  老头再也憋不住了,扯掉假胡须,拨去帽子,睁大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谁?我闺女说你嗜赌成性,我来原本是想劝你改邪归正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真的是扶不起的阿斗,无药可救了!

  刘二一看,彻底懵了,只见老丈人正黑着一张脸瞪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