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坏了规矩

  不可坏了规矩

  沈仕明在局里当副主任已经很多年了,最近老局长调走了,新一把手杨局长上任。沈仕明瞅着那空缺已久的主任一职,决定马上开始行动。

  很快,沈仕明打听到,这位杨局长是个两袖清风的人,对待送上门的礼物一律拒收。沈仕明道行深得很,他剑走偏锋,很快打探到一个重要信息:杨局长特爱吃农村老家水荡里出产的野生甲鱼。这野生甲鱼倒不是特别贵,可对杨局来说意义不一般,内面饱含着亲情、乡情,对头,就打这张感情牌。

  星期六,沈仕明驾车长途奔波来到杨局的老家时已是下午,他找到村里逮甲鱼最有名的鱼王,态度诚恳地说:我母亲生病刚刚开过刀,身体虚弱得很,医生说要是能搞到野生甲鱼就好了,所以想请你下河逮两只,行吗?

  那一脸憨厚的鱼王一听连连点头,说:行,你这就跟我下荡捉去,不过我已经答应了一个开饭店的,先给他捉两只后再给你捉。

  沈仕明大喜,当即跟着鱼王来到水荡里。两人正在河滩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鱼王忽然止住脚步,手往下一压,示意不要出声,然后无声无息地脱掉衣裳,接着纵身一跃,哧的一声像根针一样直插入河里,眨眼间不见了。

  沈仕明正惊讶,只听得水面一阵哗哗声,是鱼王冒出了头,等鱼王上得岸时手中赫然一只张牙舞爪的大甲鱼,然后鱼王先把大甲鱼翻个肚朝天,再拾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牢牢压在了甲鱼的肚子上。

  做完这一切鱼王把衣裳往肩头一甩迈步就走,沈仕明叫了起来:咱们都走了,万一有过路人拾了甲鱼怎么办?

  鱼王摇摇头,说:在它肚子上压块石头,既是怕它跑掉,也是告诉别人,这甲鱼有主了,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拾了。你放心,在我们这里就是在金子上压一块石头,也保管不会有人拾的。

  两人正说着话,鱼王忽然第二次跳入河中,当他再次出水时,又捉了一只肥透了的大甲鱼,然后鱼王照旧用石头压住了。

  可接下来转悠了老半天也没见鱼王再入水,鱼王最后说:你运气不好,今个甲鱼特少,现在天色已晚,我看不清水面上的气泡了,明天再说吧。

  沈仕明说:那这两只甲鱼就先卖给我好了。

  鱼王坚决地摇摇头,说:那怎么行呢?我已答应了饭店,人家急着要,现在我还得进荡给那家饭店捉些黄鳝,回头就把这两甲鱼捎上,你放心好了,明天一定给你捉两只大的。

  沈仕明听了,只好跟鱼王说好明天再来,然后开车走了。

  可沈仕明很快又出现在水荡里,原来之前并没有开远,他才不想明天再来哩,那太耗时间了,再说万一明天鱼王捉不到甲鱼怎么办?

  第二天一大早,沈仕明就拎着两只甲鱼,来到杨局家。一进门,沈仕明满面春风地说:杨局,送点小玩意儿给您瞧瞧,我可声明在先,这不是送礼,只是表表心意而已。

  杨局一脸狐疑地打开袋子一看,顿时眼睛亮了:哇,野生甲鱼!你怎么知道我好这一口?对了,这种纯野生甲鱼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你这是从哪儿弄的?

  沈仕明含笑说:杨局好眼光,这么着吧,您猜猜看!

  杨局沉吟着说:嗯,我看这两只甲鱼倒很像是我老家水荡里出产的,不怕你笑话,我小时候跟它们是三天两头打交道哩,可它们又怎么会到你手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