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手机里的儿子

  藏在手机里的儿子

  金海和时娜结婚6年了,还是二人世界。时娜的肚子一直风平浪静,两人想要个孩子都想疯了,不知跑过全国多少大小医院,都是无功而返,没能了却有一个孩子的心愿。渐渐地金海把这事也就看淡了,可时娜依然在坚持,只要听说有能治疗不孕不育的秘方,总是想方设法试一试,哪怕是黑乎乎再难吃的药,也会捏着鼻子喝下去。

  别人回家总有个孩子哭闹嬉戏,金海两口子回到家只有发愣,于是金海喜欢上了喝酒,喝完回家倒头就睡。时娜理解他心中的苦,也不责怪他。说来话长,其实时娜曾经怀过一个孩子,那时她和金海正在省城一所重点大学读大三,两人相恋后第一次利用五一长假出去旅游,,在一家宾馆里两人按捺不住吃了禁果,没想到就是那慌里慌张唯一的一次,时娜给怀上了,两人不敢声张,几个月后偷偷去省城外的一家镇上小诊所悄悄做了人流,也就是哪家野鸡诊所给时娜留下了不孕的症结,一到阴雨天,时娜的腰就酸得直不起来。做完人流回到学校后,两人身上所乘无几,人流费用几乎花光了他俩几个月的伙食费,后来,金海看时娜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心里急了,不忍再让时娜受伤害的他偷偷去卖了几回血,换了几百元给时娜增加营养,时娜的脸色才渐渐又红晕起来。后来金海给时娜送一罐正宗老鸡汤时,在时娜的逼问下,金海才如实相告,时娜感动得伏在他怀里哭了很久很久。临近大学毕业时,一个父亲在省城当局长的男同学对时娜穷追不舍,他暗恋时娜许久,声称时娜只要答应嫁给他,工作、房子、车子不用操一点点心思。最终时娜还是选择了和金海一起回到金海家乡的县城在县城南中学当了教师。

  周六,临近下班时,金海给时娜电话,称刚接到大学同窗范敏华的电话,他今晚到县城出公差,约好几个老同学一起聚聚,金海已在一个发小开的小芳家常菜馆订了个包厢,让时娜下班后一起过来,时娜听到范敏华的名字还是拒绝了,让金海少喝点酒,其实金海知道,时娜并不是反感范敏华,而是他们两口子在同窗QQ群里看过范敏华家那胖小子的照片,两人羡慕得口水都差点流下来,没有孩子的时娜现在不能听到一句夸孩子的,她的心脆弱得不堪一击。

  金海一下班就赶到了小芳家常菜馆,谁知范敏华的火车晚点,无聊的金海正要出包厢和发小聊聊,一个皮实的孩子朝他跑来,咯咯笑个不停,孩子显然没发现金海,一下子扑到金海的小腿上,金海一瞧,好可爱的小男孩,2岁左右,长得虎头虎脑,金海蹲下抱起小男孩,孩子见是陌生人在金海的怀里扭动着,不停扑打金海,金海正沉醉在孩子的奶香温馨中,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帅帅!要有礼貌!金海抬头一看女人,不由得眼睛一亮,好你个郑朝东,金窝藏娇呀!菜馆里什么时候来了个这么标志的美人都没听吱一声。有些尴尬的金海放下小男孩,朝女人点了点头,你的宝贝,好可爱呀!小男孩一下子扑到妈妈的怀里撒起娇来。

  菜馆老板,金海的发小郑朝东给金海介绍,我的邻居庄丽丽,和我老婆小芳是老乡,她的宝贝儿子叫帅帅!

  酒桌上,金海的脑子里满是帅帅咯咯笑个不停的声音,送范敏华去宾馆时,金海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拍下了庄丽丽母子俩的合影,本来金海只想给帅帅留个影,可那时帅帅正赖在庄丽丽的怀里撒娇。

  回到家去卫生间洗澡时,金海还是忍不住又看了看手机里那张照片。

  周日,没有课,可以好好睡一觉。睁开眼睛,金海却发现时娜坐在床边暗自垂泪,忙伸手想把时娜揽到怀里,受什么委屈了,老婆?

  金海!咱们离婚吧!

  金海揉揉眼,以为听错了,怎么了,这日子过得好好地,太阳光灿灿挂在天上,不会做梦吧!

  你别装了,孩子都生了,还在骗我。

  金海明白了,顿时哈哈大笑,想再次把时娜揽到怀里安慰一下,可时娜身子一扭挣脱了。

  这样吧!你去问问郑朝东,就什么都明白了!

  金海,你别一套一套的演戏,郑朝东是你的发小,你还不是早导演好了,我才不上你的当。

  金海垂下头,知道怎么也说不清了。

  一连几天,时娜理都不理金海,不管金海怎么解释她都不听。

  金海苦笑笑,心想,过几天待她知道了真相,气也就消了。

  这日上午,金海正在上课,手机却呜呜震动不停,待下课一看,18个未接电话,全是发小郑朝东的,看来郑朝东有急事,他赶紧回拨过去,一听郑朝东沙哑的声音,顿时懵了。庄丽丽的儿子帅帅失踪了。

  金海也急了,可谁会对一个周岁左右的孩子下手?被拐卖?报复?猛地金海想到自己的老婆误以为帅帅是自己和别人在外生的儿子,难道是时娜带走了帅帅……想到这里,金海不寒而栗。

  时娜的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金海一口气跑到时娜的政治教研组,一问,时娜昨天就请假了,金海心急如焚,时娜你千万别干蠢事,这可是犯法的,再说,帅帅真不是我的儿子呀!

  金海赶紧向校长请假,这才得知,时娜母亲病重,回了安徽老家。金海给郑朝东打了电话,并把时娜对自己的误会说了,立即买了火车票马不停蹄地往时娜娘家赶,在火车上并给时娜发了几条信息,如果孩子在你手中,千万不要伤害孩子,真相很快就会大白天下。

  金海下了火车,一路不敢停歇,翻过几座大山后,终于找到了时娜在山中村落里的娘家。见时娜家人对他冷冰冰的,也不计较,见了时娜就问帅帅是不是被你带来了,孩子呢?孩子妈妈都快急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