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承受之重

  不能承受之重

  皮埃尔年轻时是大富豪巴顿的保镖,为人果敢精明,数次救巴顿于危难,深得巴顿的信任。当皮埃尔人近中年时,巴顿让他当了自己的高级助手。 这天,巴顿把皮埃尔叫过来,宣布了一项十分令人震惊的决定,巴顿说自己年岁大了,名下的巨额财产将一部分留给儿子继承,一部分捐给慈善机构,此外,还要拿出一千万来赠予皮埃尔,以奖励他这么多年来的辛勤付出。 一千万!这对皮埃尔来说,可是个天文数字,皮埃尔做梦都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一时竟不知所措。 巴顿慈祥地告诉皮埃尔,这项决定自己的几个儿子毫无异议。可以大胆地接受,并且三天后会自动转账到皮埃尔的户头。皮埃尔想了一下,说:"巴顿先生,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您对我的器重,您放心,我会把这笔钱用在合适的地方。"巴顿了解皮埃尔的为人,微笑着点点头。 晚上,皮埃尔回到家,心情愉悦地哼起了小曲,妻子玛丽问他发生什么事了,皮埃尔神秘地一笑,说:"亲爱的,你相信吗?我就快成为富翁了,巴顿先生赠予了我一千万!" 玛丽哪里肯相信,她认为皮埃尔一定是发疯了。直到皮埃尔一五一十地把事情解释了一遍,玛丽才不再怀疑,转而兴奋地说:"我们要把这件事告诉儿子,他正在为找不到工作而发愁,这下也让他高兴高兴。" 皮埃尔把儿子杰克叫回来,告诉他这个天大的喜讯,杰克听完,兴奋得一把抱住父亲,仿佛抱到了一位从天而降的财神,杰克眼睛里闪着光,说:"爸爸,有了这笔钱,我要买一辆跑车。"玛丽也嚷嚷说:"我要买最好的首饰。" 皮埃尔摇摇头说:"不,不,这笔钱是巴顿先生赠予我们的,千万不能乱花,我们要把这笔钱用在创业上,这才是长久之计。" 杰克一听,一脸的不高兴,玛丽也感到很失望。杰克问:"爸爸,是不是这笔钱现在还不是我们的?" 皮埃尔笑了笑说:"这笔钱是我们的,可也不是。在我看来,这是我替巴顿先生代管的,乱花一分钱都是对巴顿先生不敬。也就是说,只要有我在,任何人都不能用这笔钱来满足奢侈的消费,你们懂了吗?" 玛丽失望地回到自己房间,杰克也气愤地离开了家。皮埃尔无奈地叹口气,想不到一笔巨款竟换来这个结果。 杰克走出家门,心里十分恼火,他无法理解父亲的行为,也就是说那一千万只能看而不能用,更不能由自己支配,这有什么意思?杰克越想越气,忽然产生了一个罪恶的念头:只有将父亲杀死,自己才能成为那笔钱的真正主人! 经过一番心理挣扎,杰克最终拿定了杀父的主意,但这种事他不能自己做,一来下不了手,二来容易暴露,雇人行凶是最为保险的。 杰克打听到,在黑道上最有名气的杀手是奥德华,此人向来行踪不定,难以捉摸,从来不轻易现身。但为了那一千万,杰克下了狠心,就算是钻进老鼠洞,也要把人挖出来。 经过多方联系,杰克终于将奥德华找到了,当然只是个联系方式。杰克在电话里,把自己的想法都告诉了奥德华。奥德华冷冷问道:"你为什么要杀皮埃尔?" 杰克了解奥德华的个性,决不做糊涂生意,便说:"其实,皮埃尔是我的父亲,我只是想早点继承他的财产。" 奥德华干笑了声,接受了这桩生意,酬劳是五万元,两人约好事成后付款。最后,奧德华还不忘提醒杰克说:"我们刚才的对话都录了音,你放心,得到酬金后,我自会将其销毁。" 奥德华言而有信,当天下午就把皮埃尔解决掉了。奧德华打电话给杰克,把"喜讯"告诉了他,随即话锋一转,说:"杰克先生,事情我已经办完了,但你要把酬金亲自送到我这里来。" 杰克一惊,问为什么,打到账户上不行吗? 奥德华不无讽刺地说:"当然不行,因为我想看看会雇凶杀父的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杰克顿时脸上发烫,但随即怒吼道:"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你已经违背了一个杀手的职业操守!" 奥德华威胁道:"请你不要激动,我无非想见见你,如果你不愿意,那我无法保证那段录音不被泄露出去。" 杰克怒火中烧,暗想即便事情做得再秘密也无法保证天农无缝,只有将奥德华杀了,才能堵上一个可能走漏风声的洞。杰克心里发狠,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得意的冷笑,说:"好,我马上过去,告诉我你的地址。" 很快,杰克找到了奥德华的住处,他敲开门,正好面对一个背影,难道这就是奥德华? 杰克举起手枪,得意道:"奥德华先生,钱我没拿来,不过,我带来了一颗子弹,您一定非常意外吧?" 那背影笑了笑,说确实十分意外,接着忽然回过头,杰克看罢,浑身一抖,手里的枪也掉在了地上。 这哪里是什么奥德华,而是自己的父亲皮埃尔!皮埃尔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口袋,说:"难道你忘记了你的父亲是做什么的吗?在我的眼里,奥德华不过是个白痴。" 杰克惊得呆若木鸡,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像被钉在了地上。 皮埃尔平息一下心里的怒气,不无悲凉地问:"孩子,难道你父亲的性命还不如一千万元重要吗?"他顿了顿,又说,"其实,我早年是个保镖,耍不是有了家,有了你母亲和你。耍不是为了让你们过上安稳的生活,或许我也会成为杀手,可以赚上很多很多钱,可为了你们,我没有……" 杰克听到这里,愧疚难当,泪流满面地跑了出去。 第三天,皮埃尔早早来到大富豪巴顿的家,毕恭毕敬地说:"尊敬的巴顿先生,经过三天的深思熟虑,我决定放弃您的赠予,因为,我的家人在三天时间里就把一千万挥霍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