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去等待是对的

  不去等待是对的

  毕业前我找到了工作,我和刚刚成为我女友不久的俞敏谈起,头一天上班该穿什么衣服比较合适。她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眼珠儿一转,拉起我的手朝前就奔。没一会儿,我们到了一个公交汽车站,她这才嘟着小嘴,说要去给我买一件衬衫。瞧她这急性子,我只能无奈地一笑。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百货大厦。可是,逛了一大圈,看得眼花缭乱,也没挑中一件称心的衬衫。我正想找张椅子休息一下,手心又是一紧,人已经被俞敏带进了一家男式衬衫专卖店。 俞敏忽然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叫起来:"喏,你看这件怎么样?" 我顺着俞敏手指的方向瞧去,眼前是一件天蓝色短袖格子衬衫,这件衬衫休闲而不失庄重,料子不错,做工也精致。我对这件衬衫一见钟情,立刻就要动手从衣架上拿下试穿。 女营业员笑盈盈地走来,抱歉地说这衬衫已经被一个女孩买下了,女孩刚付了款,只因一时内急去洗手间了。 俞敏问营业员还有没有同样款式的,营业员摇摇头,说:"真不巧啊,这款衬衫卖得特别好,就剩这一件了。要不,您试一下其他款式的好吗?" 我颇感失望,另试了几款,总是不太满意,正打算去下一家转转,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喊我的名字,声音是那么耳熟。我回头一瞅,心下一凛,背后竟是我的前女友石蓉,顿时,我的眼珠儿痴了一般转不动了。 石蓉与我分手才不过是四个月前的事,那时我们各自回老家实习,她教高中,我去报社。两个月的别离,让我们有了充分的时间去思量未来。她是杭州人,我却是温州人,毕业之后我得留在温州工作,她呢,也是一门心思要回杭州,这样,像许多大学情侣一样,我俩免不了劳燕分飞。实习回来,她提出分手。看着她泪如雨下,我心似刀割,苦苦恳求她回心转意,说自己会一直等着她,但她铁了心,此后无论我打她寝室电话还是手机,她都不接,去找她也根本不理。从此,我俩断了往来……虽然我现在有了新的女友,但石蓉仍是我心底最牵挂的人。 没想到今天我们会无意间碰上,最尴尬的是我正带着新女友逛商场呢! 我尴尬地同石蓉打招呼,一旁的俞敏,估计早瞧出了我脸上暧昧的神色,她是个多机灵的女孩啊,三人并立着,气氛僵住了。 "喏—"女营业员指着石蓉对我们说,"就是她买了衬衫。"说完,她又满脸堆笑地冲石蓉说,"我说过这款衬衫抢手没错吧,你前脚离开,他俩就想买了。既然你们相熟,就商量着办吧。" 她的一席话让原本尴尬的气氛又活转了过来。 "原来你也看中了这件衬衫啊?"石蓉恢复了自然的神情,欢快地说,"太巧了,我本来就是要买了送你的,算做毕业礼物吧。这下倒好,现买现送哩。"说着,她咯咯地笑出声来。 这清脆的笑声感染了我和俞敏,我们也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不过,石蓉的笑坦荡,我的笑心虚,俞敏的笑似乎多了一丝警惕。 笑归笑,难道当着现任女友的面,收前任女友的礼物?何况这礼物还是现任女友正要送我的。这道难题可真费脑筋啊!我心里犯着嘀咕,为难地瞟了一眼俞敏。从她那微微带着些戒备和醋意的眼神之中,我想她早明了对方是何许人了。这时,石蓉已经让营业员叠好衬衫放进购物袋,递了过来。 我条件反射般伸出的手,却僵在半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不料,一只纤纤玉手倏地伸过来替我接了过去。我侧目一看,不是俞敏又是谁!她也正狡黠地盯着我呢,那笑盈盈的眼神儿古灵精怪,惹人怜爱。 "谢谢啦!她是俞敏,是我……新……女友。"我回过神来,慌忙替她俩引见,我把"新"字压得很低,又转向俞敏,"俞敏,这是石蓉,是……是……"说到这儿,我一下卡住了,好一会儿吱不了声。 "我还有事,先走了哦。"石蓉为我解了围,她全然不在意似的说,"你们慢慢逛,拜拜。" 她没走出几步,蓦地回转身,对我说:"毕业前,我们见面道个别吧。拣日不如撞日,就今晚七点,老地方啊,不见不散。还有,别忘了穿上我送你的这件衬衫呀!" "啊?"也不待我反应过来,她已自顾自走了开去。我望着她的娇小倩影,既怕她陡然回首,又盼她再回头一次,心底感慨万端…… "舍不得吧?"俞敏眨着她那乌黑发亮的眼睛,顿了顿,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舍不得也不许你追过去!"她轻哼一声,牵了我的手,就往下一家店拽,那劲头儿似乎在说,既然人家抢先给你送了衬衫,那裤子非得穿我买的不可…… 我们买完裤子从百货大厦出来,天已渐黑。我们乘公交车回校,一块儿吃饭,又用去了一个多小时,眼见离七点愈来愈近了,俞敏却丝毫没有放我离开的意思,一直陪我在学校的草坪上干坐,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或许我这头越心焦,她那头倒越得意哩。装着衬衫和长裤的袋子也一直攥在她手里,不叫我碰一下,看来去赴约的事八成要黄了。我有心想把话题往石蓉身上扯,一时却又不晓得怎么开口。 倒是俞敏先开了口:"老地方在哪?" "啊?"我心里一惊,莫非她要跟去?我支支吾吾地回答,"嗯……就在学子广场。" "那儿挺偏僻啊。" "嗯,是啊,是有……有点。" "不担心她的安全吗,要是让她一个人在那等太久?" "嗯……我……"这下我真的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 "去吧。" "真的?"我有点难以置信,看她的神情不像开玩笑,这才说,"我去去就回哦,不会呆多久,我和她真没什么了。" "我信你!去好了。"俞敏语气恳切,让我为之一震。 我没走出几步,俞敏突然喊了声:"回来!"怎么忽风忽雨啊,难不成刚才是在试探我?这下有我的苦果子吃了。我战战兢兢挪到她跟前听训,她却闷声不响递来放衬衫和长裤的袋子。我笑了,她也笑了…… 我换上那件蓝衬衫,有心也换上新裤子,可惜仓促间没有隐蔽的地方,只好作罢。我让俞敏先回寝室,自己去了学子广场。 空旷的学子广场上夜风清凉,我等啊等啊,一直等到七点半,都没见到石蓉的身影,给她发短信没有回,打她手机无人接听。直到八点,石蓉也没有出现。我悻悻离去时发短信告诉她我走了,不久,回复来了,而且是前后连续的三条短信:"非常抱歉放你鸽子。很高兴你终于回去了。你早该回去,压根不用等我。那边还有一颗真正爱你、包容你的心在等你。那件衬衫我本来是买了给我弟弟的,见你喜欢,就送给你作个纪念。可瞧你在商场看我的眼神,有几分怕你只是把她当成我的替代品。我邀了你却又爽约,无非想坚定你的心,不去为没有结果的爱情等待。她肯让你来,说明她是个值得信任的宽容的女孩。希望你好好爱她,祝你们幸福—无缘再见的初恋,蓉。"我的泪水不经意间滑出眼眶,在脸上挂下一道温热的泪痕,为蓉,也为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