跛子之死现代故事13

  跛子之死

  这天早上,刑警大队队长林剑接到一份报案,桃源小区九号楼下发生了一起命案。林剑带上几名助手马上赶到了案发现场。死者30岁左右,左腿残疾,仰面朝天躺在地上,一只拐杖靠在楼下的墙壁上,在尸体的不远处,有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在案发现场的草丛里,助手们发现了一把匕首,可死者身上并无一处刀伤,很显然,死者并不是被匕首伤害。法医仔细检验了死者,初步断定,死者死于今天凌晨1点左右,是从高处摔下致死。

  报案人老杨是这个小区的物业管理员。今天早上,天刚蒙蒙亮.他像往常一样起来沿着小区的柏油路散步。昨天晚上下了一整夜大雨,小区的柏油路上尽是雨水,老杨走得很慢。忽然,他发现九号楼3单元楼下的大树旁有一个人仰面躺在那里。老杨凭经验判断,那似乎是一个醉倒楼下的酒鬼。尽管是盛夏,可早上的天气还很凉,弄不好就会生病的。老杨走过去想将那个人扶起来,可走到跟前一看,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这压根儿就不是一个醉汉,而是一具死尸,死者是他认识的邻街的杜明。老杨当即就向警局报了案。

  第一个念头跳进了林剑的脑海里:这个叫杜明的男子会不会是被人从楼上推下或是自己不小心坠楼身亡的?如果是这样,死者和楼上的某户居民必定熟悉。经过排查取证,死者和楼上的居民没有任何往来。林剑把破案的切入口放在了死者的死因上。经过解剖,证实了法医的判断,死者左肋断了两根,脑子颅内出血,系从高处坠下摔死。匕首上除了被害人自己的指纹外,并没有其他人的指纹。难道说,这匕首是被害人自己的?那么,被害人在凌晨1点冒着大雨持匕首到小区里来干什么呢?会不会是被害人和这楼中的某人有仇前来寻仇,反被仇家所害?可小区内的铁门那么高,被害人左腿残疾,是个跛子,又是怎么进来的呢?如果说被害人从高处坠下摔死,一定会有什么声响,可楼上的居民都说昨晚下了大雨。他们偶尔听到的只是不时传来的雷鸣声。

  虽说这楼上的居民都说和死者不熟,可林剑认为,凶手说不定就隐匿在这些人当中。林剑细致地分析了这楼上的每户居民。楼高六层,可五、六两层是没有售出去的上锁的空房,而一、二楼的主人都是子女在外、年过花甲的老人,杜明除了左腿残疾外,身体非常健康,从一、二楼上坠下致命的可能性不大,唯有三、四楼的主人可疑。可三楼的主人常年在外出差,杜明死亡的时候,他还在外地,因此作案的时机不存在。于是,林剑把目光锁定在了四楼的主人柳儿身上。

  柳儿是个20岁的漂亮姑娘,见林剑到来,并没有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乱,相反却对杜明的死产生了同情。柳儿说,他是个好人,可他们从来没有过接触。昨天早上她起床时,就听见楼下乱哄哄的,打开窗子一看,发现那个叫杜明的男子蹊跷地死在了她的楼下。林剑他们仔细地在柳儿房间内搜索着,但没有发现一丝可疑的线索。这时,报案的老杨又向林剑提供了一条线索,说案发的前几天,杜明白天不止一次来到小区内,有一天晚上想进来,还被他挡在了铁门外。这么高的铁门,就是正常人爬进来也相当的费力,他一个左腿有残疾的人是怎么进来的呢?会不会是死者被害后被凶手移尸至柳儿楼下,来转移警方的侦查视线呢?林剑陷入了沉思之中。

  林剑决定在杜明的家中搜查一下,以求打开案情的突破口。杜明的家在邻街的六楼,据楼内的人讲,杜明年幼时父母便遭遇车祸死了,他跟奶奶在乡下生活,又不小心摔断了左腿,奶奶去世后,杜明这才回来。他没有亲人,朋友也少得可怜。他平时少言寡语,和邻居们来往也少。林剑打开了杜明的房间,房间里凌乱不堪,在他的角柜里,林剑发现了一些冲洗好的胶卷和一架照相机,还有一些散乱的照片。令林剑不解的是,这些照片有好几张照的都是一幢楼前的绿树。另外,林剑又发现,在杜明的镜框里有一幅他和一个女子并肩坐在一起的合影,两个人都笑得挺开心。这个女子会是谁呢?

  林剑觉得有收获,只要找到了这个女子,说不定杜明的死因就会真相大白。林剑继续在房间的各个角落里搜索着,这时,他在杜明的书柜里发现了一本日记,日记里夹着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着一个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一定是杜明认为非常重要的人留给他的,这个人是谁呢?同时,助手们还在抽屉里发现了一张借据,借据上写着一个叫宝哥的人去年12月向他借了5000元。这个宝哥又是谁呢?他会不会因为5000元就将杜明置于死地呢?

  林剑调查了杜明的邻居,都说不认识这个叫宝哥的人。不过,很快就排除了宝哥为避债杀人的动机,因为在杜明被害的小区内的住户登记表上,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宝哥的。再说,因为5000元就杀害一个人的可能性不大。倒是杜明对门一个叫池田的老人为林剑提供了一条线索,一个身材苗条长相清秀留着长发的姑娘曾经找过杜明几次,他记得很清楚,姑娘来的时候误认为他们家就是杜明家,因此这姑娘留给他的印象很深。林剑将照片拿到池田面前,池田当场认定这姑娘就是常来找杜明的那个女孩。

  这时,助手们又在杜明书架上一只书箱里发现一沓杜明写给一个叫晓梦的情书,令林剑大惑不解的是,信封上没有地址,却都贴上了邮票。这些情书写得情真意切,看得出杜明对这个叫晓梦的女人爱恋之深。这个叫晓梦的女人会不会就是照片上的那个漂亮姑娘呢?日记里那张纸条上留下的电话号码会不会就是她留下来的呢?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林剑拨通了这个电话。接电话的人告诉他,这是大鹏小学教务处的电话。林剑就说找晓梦,对方说他们这儿没有叫晓梦的人,然后就把电话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