剥皮岭现代故事13

  剥皮岭

  1、

  剥皮怪病

  剥百里的皮岭位于天水市外一百里的地方,这里山高林密,湖泊众多,以前的时候,山里曾有大量的林蟒出没,故此捕捉这些蟒蛇的猎人,便拿剥皮岭当成了聚宝盆。

  一两丈长的林蟒被猎人捕到后,当即便在山上被杀死剥皮,这就是剥皮岭血淋淋名字的由来。

  自从林蟒被定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天水市森林派出所对偷猎者也加大了打击力度,可那帮财迷心窍的偷猎者,还是在暗地里干着偷偷猎杀林蟒的生意。

  林卓原是剥皮岭林场的厂长,他对猎蟒者深恶痛绝,于是他让儿子林晓强考上了警官学校,林晓强毕业后,回到了剥皮岭,他从最基层的森林警察干起,三年后,他成了森林派出所的所长。

  有一次林卓领人巡山的时候,发现了一条幼蟒,这条幼蟒的母亲被偷猎者杀死剥皮,它失去了照顾,眼看着就快没气了。林卓将它捡了回去,每天给它喂蛋清和面包渣,就像养宠物似的养了起来。

  半年后,林卓退休了,回到天水市。他为了照顾这条渐渐长大的林蟒,在市郊租了一个小院,每天除了和几个要好的朋友喝茶下棋外,便是养蟒玩乐。

  三年后,这条蟒就长大了,林卓给它起了个名字——小乐。

  林桌养蟒的事儿十分新鲜,最后竟上了报纸。儿子林晓强看了后,急匆匆地回了。林卓见他一脸愁容,纳闷地问:你遇到难事了?

  偷猎林蟒的罪犯虽然一直在剥皮岭活动,但林晓强却总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影,一直未能将其抓获,社会舆论压力很大。如今,儿子是森林派出所的所长,干的事情是护蟒,而父亲林卓却在养林蟒当宠物,这岂不是在监守自盗吗?

  林卓听完儿子的话,气得一拍桌子:我几年前要是不收养小乐,小乐还不早就被饿死了?林晓强一边连声说是,一边试探地说:爹,我看您最好还是将小乐放生吧。

  林桌权衡半天,说:放生就放生,毕竟剥皮岭才是小乐的家!

  第二天一早,林晓强在报社记者的陪同下,与父亲一起地小乐送回了剥皮岭。看着小乐卧在自己脚边,不忍离去的样子,林桌用手指着密密匝匝的丛林说:小乐,赶快去吧,那才是你真正的家,不过我要提醒你一点,你可千万不要落到那帮猎蟒者的手里呀!林晓强安慰父亲说:爹,你放心,小乐有我保护着呢!

  报社记者将林卓放蟒的经过全都用镜头记录了下来,不用想,放蟒的消息自然是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

  林卓回到市里后,当天晚上就病倒了,高烧不退,还一个劲地说胡话。林晓强急忙开车将父亲送到了医院里。直到第二天一早,林桌的高烧才渐渐地退去了。林晓强刚松了一口气,就见林卓嗷的一声惨叫,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林晓强急忙问道:爹,您哪里不舒服?林桌痛得龇牙咧嘴地说:我怎么感觉有人在剥我的皮

  2、赤脚大夫

  林晓强狐凝地说:爹,我想您身上的痛,一定是担心小乐的安危,思虑过度才引起的!

  林卓一边喊疼,一边说:小乐是不是被那帮猎蟒的兔崽子们抓起来了,正在剥皮,我感觉太痛苦了

  林桌得的这种怪病,把天水市中心医院的专家们都难住了,从无从下手治疗。林晓强将派出所的工作安排好后,日夜在医院守护着父亲。这天半夜,痛得乱哼哼的林桌一把拉住了儿子的手说:再这么痛下去,我自杀的心都有了,我要出院,不能在这呆下去了!

  林卓在剥皮岭林场上班的时候,在山下的五道梁村认识一个姓马的赤脚医生。这马大夫经常上山,采集各种中药,给人治疗各种疑难杂症。既然西医不管用,林桌就想去找马大夫试试!

  林晓强也觉得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同意了父亲的要求。第二天一早,他办了出院手续,然后开车载着父亲,直奔五道梁村而去。

  林家父子来到马大夫的诊所时,马大夫恰巧进山采药去了。马大夫的老伴认识林桌,急忙将林桌接了进来。直到天黑的时候,马大夫这才背着个药篓回来了,他一见林桌,紧走几步,激动地说:老厂长,你可把我想死了!

  我也想你呀!林桌苦着个脸,说,老马,你赶快帮我看看,我身上的皮肤痛得厉害了

  马大夫脱下了林桌的上衣,刚用摸了一下林桌的皮肤,林桌就痛得连连叫唤,马大夫惊叫道:我知道了,这是花粉中毒了!

  剥皮岭上,有一种有毒的花粉,这种花粉沾到人的皮肤上,毒素便会浸入到毛囊之中,使人体皮肤的灵敏度提高到十几倍,别说外力接触,即使是一阵风吹过,都会使人觉得痛苦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