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别墅的乞丐现代故事13

  闯入别墅的乞丐

  碧姬在夏威夷认识了西蒙特。他们在一起待了一天,恋情却在一瞬间达到了沸点。三个月后,两人举行了婚礼。奇怪的是,过了蜜月,西蒙特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

   这天傍晚,西蒙特又打回来电话,说公司有事加班,很可能又回不了家。吃过晚饭,碧姬准备上床睡觉。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门。碧姬开门一看,门前竟然站着个脏得令人恶心的老乞丐。

   碧姬厌恶得皱紧了眉头,想把门关上,可这个家伙很狡猾,将拐杖牢牢地插在门框里。碧姬关不了门,只好掏出10美元。老乞丐伸出污黑的脏手,笑了笑说:"太太,我感谢您的慷慨,可天已经黑了,我还想在您这儿歇上一晚。"说着,他稍一用力,轻而易举将碧姬推开,走进了碧姬的家,然后一屁股坐进了意大利进口的古典沙发,将挎在肩上的行乞口袋摘下来放在腿上。碧姬气得要命,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好同意老乞丐的要求,将他安顿在厨房隔壁的储藏室。为了保证安全,她在储藏室门上加了把锁,然后才去自己的卧室。当碧姬朦朦胧胧刚要入睡,突然听到客厅里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

   碧姬翻身爬起,从床头柜的抽屉里飞快摸出丈夫的手枪,迅速跑到楼下,打开了电灯开关。整个客厅静悄悄的没一个人。但碧姬很快发现,关好的窗户被打开了,窗幔在夜风中飘动。碧姬拿起电话一拨,发现电话线早已被人掐断。碧姬吓得全身发软,端着枪跑到储藏室门边,发现门锁还好好的挂在那儿。把锁打开,老乞丐蜷在墙角,响着沉稳的鼾声。碧姬将老乞丐摇醒:"先生,我家来小偷了,你没听见?"

   老乞丐揉揉惺忪的睡眼:"我正做美梦呢,怎么知道您这儿来了小偷。要不,您赶紧给您丈夫打个电话,就说家里不安全,让他赶紧回来。"

   电话线断了,碧姬只好打西蒙特的手机。拨了半天,西蒙特的手机一直关着,没有接听。碧姬害怕得眼泪汪汪,一下子没了主意。老乞丐笑着安慰她,说离天明只有几个小时,估计小偷杀回马枪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劝碧姬去休息。碧姬重新把储藏室的门锁上,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半个小时后,碧姬又去了储藏室,打开了门。老乞丐见碧姬进来,嘲弄地朝她眨了眨眼:"来开锁的吧?太太,您本来就不应该锁门,要是真发生了危险,把我锁在里面,什么都帮不了您。"

   碧姬点了点头。

   凌晨四点一刻,西蒙特回来了,手中拿了个小纸包。碧姬一看就知道那是一根不锈钢琴弦。西蒙特没有别的爱好,业余时间喜欢弹弹吉他。那优美动听的演奏,常常令碧姬心花怒放。

   碧姬朝纸包扫了一眼:"琴弦又断了?"

   西蒙特点点头:"对了,买琴弦时,我在西大街碰上了大学同学吉尔。几年不见,这家伙竟然做大搞起了跨国生意,只是目前资金紧张,让我想办法给他借1000万我说碧姬,你保险柜里有多少?"

   碧姬淡淡一笑:"这都是老爸的遗产,目前不能动"

   碧姬怎么也没想到,她的话没说完,西蒙特就露出了一副凶相:"碧姬,实话告诉你吧,我们的爱情游戏到这儿结束了!你的钱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如果你识相,我可以让你死得轻松,不会有什么痛苦"

   突如其来的恐惧,扭歪了碧姬的面孔。她惊愕地看着西蒙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当她清醒过来,想跑进卧室去拿枪的时候,西蒙特狞笑着蹿到她背后,将那根新买的不锈钢琴弦套上了她的脖子。

   碧姬顿然觉得呼吸困难,只吐出了三个字"西蒙特",就再也发不出声来了。

   就在这时,西蒙特感到腰脊上顶上了一个硬硬的家伙,紧跟着有人轻轻地命令他:"西蒙特先生,举起手来,您的游戏也该结束了!"

   碧姬无声地滑下地板。西蒙特举着手,慢慢回过头。老乞丐手中黑洞洞的枪管威慑着他,使他不敢轻举妄动。西蒙特飞快动了一下脑子,耸了耸肩:"殊途同归,您也是劫匪?放下枪,我们有事好商量。"

   老乞丐冷冷一笑:"您错了,我是警察艾德鲁!"

   说着,老乞丐抬起左手,飞快地撕下了脸上的面罩,露出来一张年轻而英俊的脸。清醒过来的碧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赶紧爬起身,愣愣地看着艾德鲁和西蒙持。艾德鲁从裤腰上摘下手铐丢给碧姬,让她将西蒙特铐起来。

   艾德鲁接下来告诉碧姬,西蒙特是个千变恶魔,以"爱情"为烟幕,对那些相貌平平的富家姑娘实施谋财害命。据警方掌握,已经有三位姑娘被他残忍杀害,多次追捕,西蒙特都狡猾地逃脱了。西蒙特与碧姬在夏威夷认识时,警方已将西蒙特收入了视线,一直苦苦地追着他等着收取他的现场犯罪证据。

   西蒙特垂下了眼帘,不一会又张开了:"不愧为聪明的猎手!但我不理解,你怎么知道我今晚要对碧姬下手?"

   艾德鲁微微一笑:"昨天上午,在玫瑰大酒店,你不是和你的同谋玛丽小姐有过一次愉快的进餐过程么?"

   说着,艾德鲁从肮脏的行乞口袋里掏出了一部微型录音机,按了一下按键,里面清晰地传出一个女人与西蒙特的对话。那女人告诉西蒙特,她已经物色好了新的目标,让西蒙特今晚下手,把碧姬杀了。听完录音,碧姬吓出了一身冷汗。艾德鲁微笑着走到碧姬跟前,抬起手轻轻拍着她抖动的肩膀:"碧姬小姐,不用害怕,恶梦结束了。但为了出庭作证,您必须跟我去警察局走一趟,还有,得带上您所有的存款单据,以便我们查明在你们婚姻期间,西蒙特有没有恶意偷窃。"

   碧姬噙着痛苦的眼泪,赶紧打开了保险柜。就在他将所有的存款单据交给艾德鲁时,艾德鲁的枪管突然掉过来对准了她:"碧姬小姐,谢谢你诚恳的合作,说出密码吧,我不会为难你的!"

   形势再一次发生变化,碧姬吓得心惊肉跳,目瞪口呆。

   铐在那儿的西蒙特做了一个怪笑:"别无选择。碧姬,告诉他吧。"

   艾德鲁如愿以偿,终于得到了他想得到的东西,兴冲冲押着西蒙特向门外走去。他和玛丽已经为西蒙特挖好了坟墓。潜进屋来把电话线割断,等会儿再来收拾碧姬,那是玛丽承担的工作,这么一次重大行动,他艾德鲁不应该全部包揽。可艾德鲁没有想到,刚刚走到门前,西蒙德突然身子往前一跃,扑倒在地,门外躲着的几条黑影同时向他扑了过来。这是西蒙德真正的警察兄弟,整个抓捕行动干净利落,比闪电还快。艾德鲁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双手就被牢牢地铐住了。

   原来,真正的千变恶魔就是化妆成老乞丐的艾德鲁,而西蒙特是警察。为了抓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罪犯,西蒙特牺牲了大量的休息时间,寻访艾德鲁的踪迹。后来,警方了解到玛丽与艾德鲁不同寻常的关系,西蒙特又刻意寻找机会,与玛丽搭上了关系,并将自己装扮成一个恶魔,最后设下连环圈套,诱惑艾德鲁一步步走进了警方设计的陷阱。

   碧姬在害怕中还没回过神来:"西蒙特,你差点把我勒死!"

   "我们都设计好了,你不会发生问题!"西蒙特轻轻把碧姬搂进怀里:"为了抓艾德鲁,这阵子冷淡你了,明天我们就动身,再去一趟夏威夷,怎么样?"

   碧姬什么也不说,闭了双目,温顺的小猫般钻进了西蒙特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