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高科技谋杀,留守爱情多少悔与痛现代故事8

  博士高科技谋杀,留守爱情多少悔与痛

  许多夫妻或情侣,因为一方出国或赴外地,留守的一方处于情感的空巢期,在感情上稍微把持不住自己,就会引发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纷。博士生夏瑞就是在女友赴加拿大留学期间,因耐不住寂寞一时放纵,从而酿成了无法收场的惨剧,发人深省。

  ·····四十分钟火车寻欢·····

  夏瑞1980年出生于云南腾冲,父母是农民。1999年,夏瑞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某著名大学。2003年,他获得该校硕士学位。之后,他继续留校攻读博士学位。在此期间,他与同校的女博士柳萌芽确定了恋爱关系。柳萌芽是郑州市人,比夏瑞高两届。

  2007年2月,柳萌芽前往加拿大亚伯达大学进行博士后研究,习惯了女友照顾的夏瑞一下子觉得日子空前寂寞起来。一个月后,夏瑞到天津送一份资料,他突然决定当晚不回北京。来到一家快捷酒店住下后,看着窗外流动的车灯,夏瑞觉得寂寞难耐。上网进行一番查询后,他走进了天津著名的菲林酒吧。

  震耳欲聋的音乐如同催化剂,令夏瑞兴奋不已。微醉时分,他发现旁边的一张圆桌围坐了4个女孩正在摇骰子。见没有男士在,他壮着胆子与其中一个女孩打起了招呼:我能在这儿坐会儿吗?4个打扮入时的女孩嬉笑着同意了。经过搭讪,他得知这个最漂亮的女孩名叫欧阳茹,时年24岁。在几个女孩的起哄下,夏瑞喝了不少酒

  不知是什么时候,夏瑞感到自己被扶上了一辆车,他睁开眼睛看到是欧阳茹在开车,便放心地闭上了眼睛。欧阳茹对他说:喂,告诉我,你住在哪里?你住哪我就住哪夏瑞说完便沉睡了。待夏瑞再次醒来已是凌晨,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沙发上,环顾房间,是欧式田园风格的装修,墙上挂着欧阳茹的大幅照片。夏瑞推断自己是被她带回了家。此时,欧阳茹也刚刚起床,她走出卧室门与夏瑞打招呼。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当欧阳茹得知夏瑞是一名单身在读博士生时,她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欣喜。冲动的夏瑞见状,一把将她揽进怀中,两人当即发生了关系

  次日上午,欧阳茹将夏瑞送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临上车时,她看着夏瑞的眼睛:你觉得世界上什么东西最难得?夏瑞挠了半天脑袋也没想出答案。欧阳茹笑着告诉他:缘分!我们的相遇是上天的安排。陡然间,夏瑞心里充满了久违的温情。北京到天津乘城际列车只要40分钟,此后,夏瑞频频去天津与欧阳茹相聚。两人一起看电影、逛街、聊天,俨然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甜蜜的临时爱情让夏瑞容光焕发。

  欧阳茹1982年出生于河北沧州一个富商之家,大学毕业后她来到天津从事汽车销售工作,成为一名令人羡慕的高薪白领。她的择偶条件甚高,加上自身条件很优越,吓退了不少心仪她的男孩,她至今还是单身。夏瑞的出现,让她相信生命中的真命天子出现了。夏瑞的儒雅、帅气和高学历,让她一见倾心,爱得如痴如醉。

  2007年5月的一天,夏瑞又来到天津,在与欧阳茹吃过烛光晚餐后,两人聊到了日益沸腾的股市,欧阳茹踌躇满志,准备进军股市。夏瑞刚刚完成了博士论文的撰写,正好时间宽裕,便主动请缨:我以前研究过经济学,还在股市小赚了一笔,这个不难。兴奋不已的欧阳茹第二天就开户了,并在账户里存进30万元保护金,把账号和密码都发给了夏瑞,请他全权操作。股市博弈与爱情具有同样的吸引力,小赚几笔后,夏瑞大胆地满仓了,很快,欧阳茹的账户里赚进了7万元钱,她更加相信夏瑞的能力了。

  2007年6月,夏瑞获得了博士学位,他将学位证书拍下来发给远在加拿大的女友柳萌芽,她很是为男友高兴,表示自己会尽快完成研究,争取早日回国与他团聚。

  ·····双面博士起歹心·····

  2008年3月,股市一路狂跌,欧阳茹的30万保证金大幅缩水。夏瑞有些担心,几次与她商量要从股市中撤出资金,但欧阳茹都不同意。一个月后,账面上只剩下了15万元,夏瑞内心一片恐慌。

  5月初,夏瑞忽然接到柳萌芽的越洋电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的科研课题基本完成了,如不出意外,我今年9月就可回国了。夏瑞的脑中顿时一阵轰鸣,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他的面前:自己和欧阳茹的临时爱情该结束了,然而,想到与欧阳茹共享的这段爱情时光里,她不仅对自己一腔痴情,还为他购买高档西装、皮鞋,花销不菲,自己简直是对她青春和金钱在进行掠夺。开始一段激情很容易,但要刹车却很难,夏瑞一阵惆怅但事情总得有个了解。6月初的一天,夏瑞鼓起勇气拨通了欧阳茹的电话,话到嘴边,又变成了这样:账面上的股金只剩下10万元了。欧阳茹大度地说:股市一路低走,赔就赔了,我有心理准备,你不要有压力。夏瑞心中涌起一阵感动:我明天来天津看你。

  次日,夏瑞心事重重地赶到天津欧阳茹的家里,将她用于炒股的银行卡还给了她。因为心怀愧疚,他始终对她很冷淡。

  欧阳茹察觉到了他的反常,就说:瞧你心神不定的,是不是有啥心事?夏瑞期期艾艾地说:小茹,你觉得我们会有结果吗?你是啥意思?我一直盼着你早点毕业,咱就可以结婚了。夏瑞的脸顿时变得惨白:小茹,我们在一起不合适,还是分开吧。欧阳茹气愤不已: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不是一直挺好的吗?夏瑞的声音低得只能自己听见:我觉得,你轻易地就和我上了床,说不定以后也会轻易和别人

  欧阳茹怔了半晌,豆大的泪珠一下子滚落下来。她实在没想到,夏瑞会用这么恶毒的语言来伤害她。她是个心高气傲的女孩,以前从来不乏优秀的男孩追求,而现在,她在夏瑞眼里却成了一只破鸡蛋。既然这样,你给我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她把夏瑞推出了门,狠狠关上了房门。夏瑞满怀心事返回北京。

  欧阳茹始终不明白,夏瑞对她的态度为什么会像天上的浮云,说变就变。她通过在北京的一个同学,请她悄悄调查夏瑞的情况。同学四处打听,终于得知夏瑞与女友柳萌芽早就同居,目前柳萌芽远在加拿大留学的真相。欧阳茹又羞又气,立即拨通了夏瑞的电话:柳萌芽是谁?你这个大骗子、伪君子,从你认识我的那天起,你就处心积虑在玩弄我,你太卑鄙了,算我瞎了眼。你炒股亏了我20万,必须立即还我。

  夏瑞慌了手脚:炒股是你自愿的,说好亏了赚了都不找我,你怎么说话不算话?欧阳茹说:我不管,你必须在一个月之内把钱还我,否则我就到你们学校告发你,还要让你的女朋友认识你的真面目。夏瑞头皮一阵发麻,他经过一番权衡,可怜兮兮地说:你别闹,我尽快还你就是了。搁下电话,他心中一片烦躁,20万不是个小数目,他上哪去弄到这笔钱?

  随后几天,欧阳茹不断打电话向夏瑞讨要钱款,并辱骂他衣冠禽兽,是披着人皮的色狼。夏瑞食不甘味,夜不能寐,每当听到手机铃响起,就心慌意乱。这天,他正在实验室忙碌,一位同事不小心将装有××化学物的小瓶打翻在地。夏瑞连忙收拾,一边说:幸亏瓶子没破,否则就惨了。在将瓶子放回原处时,夏瑞心头忽然掠过一丝狰狞:××化学物对人体骨髓有直接的抑制作用,能引起粒细胞缺失,再生障碍性贫血,一般情况下,连医院都查不出原因,这绝对是用来杀人的好武器。蓦然间,一个罪恶的念头在他心头升腾。

  ·····两败俱伤·····

  2008年8月的一天,欧阳茹再次打电话给夏瑞,讨要那20万元钱。夏瑞爽快地答应给她,并让她到北京来拿钱。其实欧阳茹对夏瑞是爱之深,恨之切,她内心根本没指望他能凑齐这笔巨款,但她又渴盼着与他再次见面,毕竟是刻骨铭心地爱过一回,她内心对他还存着些许幻想。但她嘴上还是不依不饶:你从哪弄来这大一笔钱?不会是又骗了别的女孩儿吧?夏瑞气愤极了:你明知道我没有钱,还把我往死路上逼。欧阳茹说:我是让你汲取教训,并不是每个被你白玩的女孩都会忍气吞声。夏瑞啪地挂断电话,随手拿过一瓶绿茶,拧开瓶盖,用手指沾了一点××瓶中的液体滴入绿茶中,将瓶盖拧紧。

  当天下午,欧阳茹乘火车赶到北京,在夏瑞的出租屋与他见面。见面后,她并没有先提钱的事,而是回忆起了两人过去的甜蜜时光。夏瑞知道她对自己还有感情,还在试图复合,但柳萌芽即将回国,他没有时间和她周旋下去了,他必须马上解决眼前的障碍——欧阳茹。

  夏瑞几次想把那瓶绿茶递给欧阳茹,但几次都犹豫了,下不了手。这时,欧阳茹口渴了,她说:我大老远跑来,你不会连水都舍不得给我喝一口吧?夏瑞这才大着胆子把那瓶绿茶递了过去。她一仰头将绿茶喝了半瓶。喝完水,见复合无望,她开始提钱的事,逼夏瑞还钱。夏瑞双手抱着头,眼眶泛红,请求她再宽限两天。欧阳茹心头一软,答应了。当天下午5时,她乘火车返回天津。晚餐时,闷闷不乐的她与好友到餐厅吃饭,突然,她感到身体不适,上吐下泻,头晕眼花,站立不稳朋友立即将她送到天津市人民医院,被诊断为急性肠炎。

  当天晚上,欧阳茹被输了两瓶葡萄糖和抗生素,但依然感觉非常痛苦,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的父母闻讯,连忙赶到天津,见女儿病得如此严重,两位老人心急如焚。

  住了几天院,欧阳茹的病情丝毫没有好转的迹象,经过医院全面检查,她出现了肾衰竭的症状。医生怀疑她是食物中毒,但是经过一系列的化验,均查不出病因,而发病当天和她一起吃饭的朋友却一点事没有。医院颇感棘手,建议她转院。第二天,欧阳茹转到北京朝阳医院进行治疗,经过一系列检查,发现她的肾脏、消化道、肝脏均遭到不同程度损坏,而且患上粒细胞缺乏,再生性障碍贫血,医院初步诊断为化学中毒,却查不出毒源。

  欧阳茹的病情一天天恶化,被转到重症监护室,多次昏迷,医院两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她的父母终日守在医院,哭得肝肠寸断。

  而夏瑞度日如年,一颗心在沸水里煮着。自从欧阳茹回天津后,再也没有她的消息。不知她的情况如何。这天晚上,不堪心灵重负的他,偷偷拨了一下欧阳茹的手机,她的手机是开着的,当听到听筒里传来嘟的一声,他吓得连忙将电话挂了。

  此时欧阳茹的手机正在她父亲的手中,老人见有个未接电话,就回拨了过去。夏瑞接到电话不胜惶恐,小心翼翼地询问欧阳茹的近况。老人老泪纵横:你是小茹的朋友吧?她还在住院,生死未卜,到现在连病因也没查出来。夏瑞心中一惊,想着一个花朵般的青春女孩即将生命枯萎,而这一切都是出自他之手,他心中受到了震撼。他安慰道:叔叔您别着急,我现在就过去看她。他心情沉重地挂了电话,打车来到朝阳医院。

  在医院走廊,夏瑞见到了欧阳茹的父亲,他提出去看欧阳茹,老人摇摇头:闺女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不能探视。夏瑞心中咯噔一下,扶着颤巍巍的老人在走廊椅子上坐下。聊了会儿天,夏瑞跑到重症监护室,隔着窗下班往里面看了一眼,顿时心里酸楚无比:欧阳茹脸色苍白躺在床上,身上插满了各种仪器的管子,那么虚弱无助。

  回到走廊,夏瑞忍不住心痛,他对欧阳茹的父亲说:叔叔,我以前有个同学,是××化学中毒,症状和小茹的差不多,你可以跟医生说一下,说不定能对症下药。老人一听,仿佛看到了最后一丝希望,他怕记不住,就拿出纸笔,让夏瑞把这种化学药物的名字写上。

  走出医院,也许是预感到自己的前程将就此毁掉,夏瑞坐在医院台阶上,痛哭了一场。

  欧阳茹的父亲拿到纸条,感觉事情蹊跷,连忙去找医生。医生再次对欧阳茹进行了全身检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为她开了几副针对××中毒的药物。令医生诧异和欣喜的是,当天用药后,欧阳茹的症癍就有了明显缓解。

  两天后,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欧阳茹已经可以进流食了,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她的父亲就把夏瑞送来纸条,救了她一命的事情告诉了她。欧阳茹一听,心中全明白了,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父亲。老人家一听完,肺都气炸了,断定这一切都是夏瑞所为,立即打了报警电话。

  次日,警方以故意伤害罪将夏瑞抓区,夏瑞对所犯罪行供认不讳。

  2009年1月,欧阳茹已经基本康复,出院回到天津。经过这场劫数,原本气色红润、肌肤吹破可弹的她,变得形容枯槁,弱不禁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对爱情再也不敢轻易投入。而回到国内的柳萌芽得知事情的真相后,也痛不欲生,愤而向夏瑞提出了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