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钱

  藏钱

  人与人相处,有人心思活,有人一根筋。照照生活西洋镜,莫不是都自作了聪明?刚"下海"那阵,一次我到济南去进货,由于天晚没赶上车,便住进了旅馆。当时我身上带着两千元钱,所以心里一直惴惴不安,很怕碰上小偷,被他们摸去。我住进的这家旅馆其实是一家澡堂,为了增加效益,他们营业结束后可安排住宿,一晚上每人收费2元5角。虽然条件不怎么样,但价钱便宜,所以也招来不少旅客,大都是些和我一样从乡下进城的农民。当班的服务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挺麻利地替我办了住宿手续,随后把我领进房间。一进门,不知怎么,我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这是两个床位的房间,先到的那个旅客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精瘦的中年人,鬼鬼祟祟地偷眼瞅我。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装钱的衣兜,心里提高了警惕。我想来想去,这房间不保险,于是便走到服务台,要求服务员替我保管钱。可刚才那小伙子服务员说他们从没开展过这项服务,收费标准不知怎么定。他看我心事重重的样子,笑着安慰我说:"来我们这儿住的大都是些泥腿子,心眼朴实,不会做偷**狗的勾当,你睡觉时把钱放在贴身的衣兜,保证没问题。"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不但没放松,反而更紧张了—他凭什么断言这些陌路相逢的人"没问题"?于是,我狠狠心决定:宁可再多些钱,换个单间。遗憾的是,这里的条件实在简陋,根本没有单间。"那就给我换个房间吧。"我把同房间那个人的可疑之处悄悄跟服务员说了。没想他狠狠地把我训了一顿,说那个农民已经在这儿住了四五天了,是陪妻子来省城看病的。我自知言语有失,只好讪讪地离开了服务台。此时已是晚上十点。我走出旅馆大门,街上公交车已经停驶,天空稀疏地挂着几颗星斗,忽明忽暗的路灯,打消了我去另找旅馆的念头。我只好重新走回房间。那人已经躺下了,我也准备上床,可刚坐下来,就听他"哼"了一声,我知道他准是装睡,不由得心又提了起来。我不放心我兜里的钱,自从我下海以来,两万元钱已经悄无声息地赔进去了,这两千元是近乎给人下跪才借来的。为了省掉住宿钱,我本来打算今晚在车站熬一宿,可是天气突然变冷,我穿的衣服很少,加上现在车站上也不允许旅客滞留睡觉。为了找一家住宿便宜的旅馆,我已经先后跑了十几家,没想到最后竟碰上这么一个人!如果这两千元再让人偷去,我想我即使不走上绝路,也是无脸再回家见老婆孩子的。想到这一层,我不由暗暗叹了口气。床上的那人翻了个身,脸朝向了我,似乎是要我相信他睡着了,甚至还微微地打起了呼噜。哼,玩的什么花样!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他还是装睡,他的眼皮还跳动了几下。我更心慌了。我半躺在床上,拉开被子,没有脱衣服,把两千元掏出来,捏在手里。我在想:把这钱放在哪儿好呢?老婆曾说我睡觉太死,让人搬走了也不知道,假如那个人在我睡熟时轻轻翻我身,我想我是肯定感觉不到的。而且还有让我懊悔不已的是,我告诉了服务员我带了两千元钱。假如他们是一伙的,那我……我紧张得手心都出了汗,哪里还有一点睡意。我的脑子飞快地转了起来:把钱放进鞋里吧,万一他偷走我的鞋,岂不坏事?放裤衩里?也不行,万一他搜身,那必定是瞒不过去的。我想了各种各样的藏钱方法,可是最后又都被我的"万一"推翻了。就在这时,只见那人"通"地坐了起来,我微微一惊,也忙坐直了身子朝他看去。他仅穿着一条花色小裤衩,很灵活地跳下床,朝我龇牙一笑,说:"没睡,大哥?我可已经迷糊一觉了。""我……我不困。"明明我比他要小十来岁,这他一定能看出来,但他为什么又要叫我"大哥"呢?我更紧地捏住手中的钱,并且把手悄悄移进被窝。他朝我神秘地一笑,眼睛紧盯了我一下,便出了门。我的心一颤:难道他看出我手中攥着钱了吗?他那么厉害?我随即跳下床,冲到门口一看,门外已不见了他的踪影。我越发紧张起来,首先想到:他一定是找那个服务员密谋去了。我看着他凌乱的床铺,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不是有过这么一句话吗,"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对,就这么办。我急忙把门关上,冲到他床前,把钱放到了他的褥子底下。此时,我的心"咚咚"地跳着,就好像上战场一样。大约过了十分钟,那人才回来,一进门便捂着肚子说:"唉,拉肚子,他娘的—"我没吭声,半闭着眼。"睡了?"他走到我跟前,俯下身轻轻地问。"没睡。"我急忙坐起身。他"噢"了一声,就回到他自己床上躺下了。突然我灵机一动,想证实一下那服务员对我说的话到底真不真,于是假装随口问道:"你已经来四五天了吧?"他顿了一下,犹犹豫豫地答道:"哪里,我是刚到。""刚到?"我心里一惊,又故意追了一句:"来做买卖吗?""唔,"他支支吾吾地说,"……来看看什么买卖好做。"我一听,顿时疑心大起,不敢再往下问了,他说的和刚才服务员讲的完全是两码事。看起来,他们完全有可能是一伙!我本来想藏好了钱就抓紧时间睡一觉,明天赶早办事,这一来,整个心都提了起来……不知过了多久,大概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周围一片寂静,人们都进入了梦乡,我也觉得困了,这些天来我一路奔波,此刻阵阵睡意袭来,上下眼皮直打架,可是一个声音一直在我耳边响着:"别睡,千万不能睡,一家子的命运都在你手上攥着哩!"我甚至已经有点后悔把钱放在他褥子底下,万一他明天起床心血来潮把褥子翻一下,不就很容易发现我的钱了吗,又有谁能证明那钱是我放的呢?他完全可以亮开嗓门说这钱是他自己藏的呀。我一个人胡思乱想的当儿,再看那人睡在床上也不安分,一会儿脸朝着我,一会儿又背朝着我。他的每一次翻身,都使我的心狂跳不止。对了,他不是说他闹肚子吗,索性等他再上厕所的时候去把钱拿出来,还是攥在自己手里放心。就这么等啊等啊,谁知没等到他再从床上爬起来,我自己倒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惊醒过来,我立时惊慌地坐起了身子,直骂自己该死。我急忙朝他床上看去,看到他背朝着我,才稍微放了下心。我以为天快亮了,便轻轻地下了床,正在此时,听到外面挂钟"当当当"敲了三下,方知才只有凌晨三点。我实在忍不住了,轻轻走近他床边,试图把钱抽出来。我压低嗓门"喂喂"喊了他两声,我想如果他没有动静,我就可以动手,谁知他突然"哼"了一声,翻过身子,把脸朝向了我。没办法,我只好回到自己床上……天亮的时候,我是被他喊醒的。我大吃一惊,不明白自己是怎么睡过去的。他递给我烟,我说"不会",我看到他递烟的手哆哆嗦嗦的,内心好像很激动的样子。我心里一沉:他为什么这样激动?难道我的钱……我不敢想下去,急忙跳下床,紧握双拳。谁知他的动作比我还快!他竟一个箭步跳到我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掀开我的被褥,掏出了一个脏手绢包。我顿时张口结舌起来。我看到他打开的手绢里包着二十元钱,还见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原来,他也把钱藏在了我的被褥底下。他对我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在他一转身的工夫,我以极快的动作把手伸到了他的被褥底下,万幸,我摸到了我的钱。我偷偷地一点,正是两千元,一分不多,一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