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证人

  迟到的证人

  杨宏为了哥们义气帮人打架,被收进了大牢。在离家千里之外的监狱里蹲了三年,刑满释放后却不敢回家,就在当地找个出苦力的工作,先混饭吃,一晃又是三年过去了。看看这一年的春节又将临近,他心里犯了愁。总不能一辈子不回家吧?家里有他日思夜想的父母,还有疼他爱他的哥哥和姐姐。就这样犹豫不决一直到腊月二十八,才坐上了开往火车站的班车,决定回家。

   班车刚开出城里不远,驾驶室突然轰地一声燃起大火,司机手忙脚乱扑打一阵,火势却越来越大,吓破了胆的司机竟然丢下一车的人,跳车逃命去了。惟一的电动门开不了,而空调车的车窗玻璃也无法打开,顿时间火光熊熊,车厢里乱成一团,大人小孩冲过来撞过去,大家发疯一般扑向门窗,拳脚齐上猛砸,但却不能将玻璃砸出一道缝儿来。

   坐在车窗边的杨宏还没从震惊中醒过神儿来,就被疯狂冲向车窗的旅客压在座位上,好在他年轻力壮,才没被压成肉饼。不能死,好不容易熬过三年的铁窗生涯,还有,父母的养育之恩还没来得及报呢!他摸摸兜里,这几年打工攒下的两万元钱还在,那是他准备孝敬父母的。

   三年的监狱生活,倒让他历练出一份遇事时的沉着冷静,一咬牙从人堆底下撞出来,大声吆喝:别乱,越乱死得越快!一边喊叫一边寻找应手的家什。车厢里除了人还是人,根本就没有一件能打开窗户的东西。就在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包里的一柄斧子,那是他在建筑工地常用的工具。于是从包里摸出斧头,三两下砸碎了一扇窗玻璃。

   人们一见有了救,立刻潮水般涌了过来,可是一个人也出不去。杨宏知道,再这样耽搁下去,大家不被烧死也得被烟呛死,气急之下大喝一声:谁再挤我就劈了他!一边就把斧子抡得呼呼生风。旅客们吓得安静了一点,开始一个个从窗口朝外爬。杨宏不敢怠慢,抡起斧头逐个砸开窗户。等车厢里看不见人影时,他才纵身跳了出去。得救的旅客一下子围住了他,赞扬的声浪要将他抬起来。就在这时,他听见车厢里传出凄厉的求救声。还有人没有出来?他急忙分开众人朝车厢跑去。 别去,车子要爆炸了!

   大家一起高喊劝阻。杨宏稍微犹豫了一下,胸中油然升起一种悲壮的情愫,一跺脚从窗口窜了进去。透过浓烟,杨宏看到一个吓跑魂的老太太钻在座位底下,任一位姑娘怎么哭喊拉她都不出来。杨宏先将姑娘送出窗口,然后强拉老太太随后钻了出来,对那姑娘喊了声:快!背起老太太就朝远处跑。刚跑出不多远,身后的大客车轰的一声爆炸了……

   等杨宏回到家里时,已经是年三十的傍晚了。一家人见他突然回来,惊喜交集忙成一团。老爸看他烟熏火燎,身上被挂得丝丝缕缕的衣服,问他是怎么回事?杨宏一边往嘴里塞着饺子,一边说起路上的遭遇。

   天哪,救了一车几十口人的性命,这可是件大事,实实在在的大英雄啊!哥哥和姐姐一听,异口同声问:后来呢?杨宏轻描淡写地说:后来我就回来了嘛。 姐姐一听就叫起来:你就这么一声不响回来了?杨宏看了一眼姐姐没出声。当时,杨宏确实没有别的想法,在救自己的同时也将别人救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吗!因此,当许多旅客请他留下地址姓名时,当即就被他婉言拒绝。即便是那个感激涕零的姑娘,再三请求,也没能让他留下任何联系方式。他怕大家刨根问底,最后将自己刑满释放的身份暴露出来,怕大家心里的那份对他的美好感觉遭到破坏,就趁乱悄悄走了。

   但杨宏没想到,刚过了年初五,城里一家晚报的一个小记者就找上门来,他的事迹很快见报。然后电视台的记者和见义勇为热线的主持人相继而来,一定要他出镜做一台节目。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在千钧一发之时,不顾个人安危救下了几十条人命,他一下子成了为家乡增光添彩的名人。

   原来,哥哥和姐姐为了他坐牢的事,在单位里总觉得抬不起头来,如今好了,有了一个英雄的弟弟,到处宣扬了一下。想不到就在节目准备播出前,事情却发生了戏剧性变化。电视台的领导为了慎重,和相关城市的公交公司取得了联系,想不到对方矢口否认有这码子事,还说一定要追查谣言,消除影响。还是那家晚报的那个小记者,又迅速出笼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英雄还是骗子。

   消息再一次风快传开,杨宏身上的光环突然被取掉,成了街谈巷议的大骗子,他一露面,就被人指戳着议论纷纷。这叫什么事儿呀!杨宏简直要被气疯了,更让他难过的是,全家人也都以为他是个无耻的骗子,几年监狱白住了。

   一天,老爸将他叫到跟前,让他当着全家人的面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宏儿,你再说一遍,你救人的事是真是假?他忍着气说:爸,是真的。 见他仍旧厚着脸皮硬撑,哥哥甩手一个大耳光抽在他脸上:还嘴硬!人家根本就不承认发生过事故,你到哪里救的人?你说你救了那么多人,怎么连封感谢信也收不到,那些人的良心都让狗吃了?假如你说的是真的,我们陪你去弄个清楚明白! 杨宏暴怒而起:你们还没折腾够啊!是我让你们到外面乱说的?我再说一遍,我没说假话,信不信是你们的事!说完,头也不回冲出家门。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本来,他是想守在父母身边好好尽点孝心的,但没想到又一次给家里惹了祸。他想不通,做了坏事是错,做了好事怎么还是个错?做人真的是太难太难了,真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杨宏在街上东游西荡一整天,最后在一个小酒馆喝了个痛快。他想好了,回家里跟老爸老妈告个别,再回自己打工的城市去。但他喝得实在是太多了一点,走出酒馆不多远就一跤跌倒了。醒来的时候,杨宏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家人都焦急地守着他。他还发现姐姐身边多了个陌生的漂亮姑娘,见他醒来那姑娘忙抢前一步说:大哥,你看看我是谁?我看你来了。

   他脑瓜儿疼得厉害,只看她一眼就紧紧闭了眼。他不愿见人,管你是谁呢,他什么人都不想见,包括自己的亲人。姑娘哭了:大哥,是我们害了你啊! 姑娘对大家说,她们回去后,母亲就一直絮絮叨叨,要她想个办法找到救她们母女的人,她要当面再谢一次心里才能安宁。她何尝不想找到恩人?但天下之大,到哪里找一个没名没姓没地址的人?这次她是来探望姑姑的,无意中看到了那张晚报才找到他们家里,又寻到医院来的。

   他有点明白了,喊他大哥的就是那位他曾经救过的那位姑娘!急忙睁开眼睛,他依稀记得她的模样,只是现在的她要比当时满脸油烟惊惶狼狈的她俊美多了。他挺身而起一把捉住姑娘的手:你是来为我作证的?姑娘拼命点头,杨宏一阵激动又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人都走了,只留下个那个姑娘在自己身边坐着。姑娘说:大哥,让你受委屈了!

   他喉头一紧,忙把奔涌而上的泪水压回到肚子里去。像又做了一场噩梦。不过,这次一点也不后悔。杨宏喃喃自语。姑娘告诉杨宏,她叫个柳玉。后来,柳玉爱上了他。杨宏有点不相信,对她说:你已经知道了,我是个刑满释放的犯人。 柳玉说:以前你是犯过错,但我爱的是现在的你,在我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杨宏苦笑一声:你是为了报恩吧?你以后会后悔的。 柳玉笑了:傻子,从你抱着我,把我从窗口送出去,然后又背着母亲拉着我的手从就要爆炸的车厢逃开那时,我心里……就有了想法。

   再后来,在杨宏和柳玉的婚礼上,好几个曾经被他救过的人,不知从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都拿了礼物来喝酒。更想不到的是,那个死不认账的公交公司也派人来贺喜,一句对不起!让杨宏百感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