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取消的任务

  不可取消的任务

  埃特总裁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找到了鲁克。鲁克是信誉最好的杀手,并不是谁都能够请得动鲁克的,只要鲁克接受了委托,就从来不会失手。 埃特从包里掏出一沓资料,对鲁克说:"这就是我要你下手的对象。"鲁克看了一眼资料上的照片,抬起头来盯着埃特:"这是你的双胞胎兄弟?"埃特苦笑了一下,说:"不,这就是我——我想请你谋杀的对象,就是我自己!" 埃特本以为鲁克会大吃一惊,谁知鲁克眉毛都没皱一下,好像这事没什么稀奇,他冷冷地说道:"我的规矩,事先付一半酬金,事后付另一半酬金。不过,这次情况不同,事后的另一半酬金怎样支付?" 很明显,鲁克是担心等他杀死了埃特,另一半的酬金找谁要去。埃特说:"我要你在我的办公室里实行枪杀,那时,我面前的桌上会有一个档案袋,袋子里面有另一半酬金。" 鲁克收下五万美元,说道:"在没有完成任务前,我不会动用你预付的酬金,我会把酬金锁进保险柜里。" 出了两人见面的咖啡馆,埃特忽然略带好奇地问:"鲁克,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杀死自己?"鲁克不吭声,动机问题从来都不是鲁克需要考虑的,他只管完成任务。埃特碰了一鼻子灰,不禁感叹: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要知道,埃特是一家跨国集团的总裁,可这两年由于市场急剧变动,埃特的产品没有了销路,公司负债累累。埃特不忍妻儿以后穷困潦倒地生活,于是,他为自己买了一份巨额保险,再请杀手杀死自己,这样妻儿就可以获得一笔丰厚的保险金了…… 埃特的计划是,在星期三下午三点半左右,在自己的总裁办公室内,让鲁克实施枪杀。之所以选在办公室动手,是因为埃特想让同事们作证,自己确实死于谋杀,而不是自杀。 星期三下午很快就到了,鲁克经过一番乔装打扮,顺利地进入了埃特公司所在的大楼,轻易找到了总裁办公室。他一手推开办公室的门,另一只手伸进衣兜里,抓住了那把微型消声手枪。埃特正对着办公室的门口坐着,办公室里还有四名公司职员,在桌子上果然有一个档案袋。长年的杀手生涯,使得鲁克做事万分谨慎,他抓起档案袋,先朝袋里看了一眼,却没有看到那让人心动的美金,鲁克感到不妙,将档案袋里的东西朝桌上一倒—里面竟是一沓图文资料! 埃特,你竟然耍我!一向深沉的鲁克愤怒了,握枪的手紧了一紧,此时只要他扣动扳机,埃特就完蛋了!但是,鲁克强压怒火,将枪放回了自己的衣兜,转身冲出埃特的办公室。 埃特正视死如归地等着挨枪子儿呢,没想到鲁克掏出枪又放了回去,正不明所以,几个职员已经大叫起来。 鲁克冲出大楼,刚回到家,就接到埃特打来的电话:"伙计,为什么临阵退缩了?"鲁克怒气冲冲地说:"档案袋里没有钱!怎么回事?" "唉!"埃特叹了口气,说,"你太冒失了,我早把装有五万美金的档案袋放在了桌上,说来巧了,有个职员拿了个装着策划书的档案袋来找我,他将档案袋也放在了桌上,而你,拿到的是装有策划书的档案袋!" 鲁克仔细想了想,情形似乎真的同埃特所说的一样。 "好啦,两个小时后,你在第五大街的第二个垃圾箱里取钱吧。凭你刚才的行动,我相信你不会拿了钱不做事的。"埃特在电话那边说。 两小时后,鲁克在垃圾箱里取到了装有五万美金的档案袋,鲁克把这次的五万美金和上次的五万美金,全部锁进了保险柜里。鲁克的老规矩,在没有将目标干掉前,这笔钱不能动用,只是暂存在自己这里。 现在,鲁克要策划如何按照埃特的要求,在众目睽睽下将他杀死。对鲁克来说,这并不困难,他策划了两天,一个完美的谋杀计划成形了。 然而,就在鲁克要动手时,埃特打来电话,兴奋地说:"太好了,鲁克,你不用杀我了。我公司有个新员工真是怪才,他研究出了改良产品的方案,产品经过改良后,卖得非常好,我不但不会破产,反而要发财了!我要取消你杀我的任务,哈哈……" "抱歉。"鲁克在电话那边淡淡地说,"任务我已经接下,酬金也全部收到,按我的规矩,收到全部酬金后,任务是不可取消的。" 埃特很理解地说:"你不要以为在你的杀手生涯中,有一个半途而废的任务会影响你的声誉,毕竟,这个任务是客户主动要求放弃的呀!"可是,鲁克口气坚决地说:"不,对于我来讲,任务接下,酬金收到,不管出现任何状况,都不能放弃任务!" "十万美金我送给你了,就……就当咱们交个朋友嘛!"埃特带着商人特有的口吻说,"你平白得到十万美金,还不用干活,何乐而不为呢?" "这不是钱的问题!"鲁克有点不耐烦了,说道,"我已经接下这个活儿,就要把活儿漂漂亮亮地做完!收到的钱,我也不会再退还给客户,因为至今还没有我鲁克完成不了的任务!" "你真把我搞糊涂了!"埃特也发脾气了,"你这个死脑筋,难道你觉得要杀我就那么容易吗?只要我不想死,没人可以杀死我……"埃特冲着电话吼了半天,才发觉不知何时,鲁克已经挂断了电话。 一周后,由于产品大卖,埃特的公司举行了一个庆功宴。宴会上一片喜气洋洋,埃特正在主席台上演讲,一眼瞥到一个端着香槟酒的侍者朝自己走来,突然,埃特觉得这侍者似曾相识……啊,他是鲁克! 埃特心里猛地一震,往台下一跳,就要逃跑。而扮作侍者的鲁克,他手中托盘上的几瓶香槟酒中间,已经伸出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砰"地一声,只听得一声惨叫,却是女声。原来埃特反应过来后一个急转身,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子弹,子弹射进了他后面一个中年贵妇的胳膊。 枪声响起,人群发出一片尖叫声,埃特立刻矮下身子,混在乱成一团的人群中。鲁克紧盯着埃特,又开了一枪,可这时埃特的身影已经被人群挡住,这一枪仍没打中。接着场面越来越乱,鲁克再也找不到埃特了。 这个狡猾的家伙!鲁克骂了一句,只好急忙离去了。 鲁克没能在宴会上杀掉埃特,很是扫兴。而埃特也气得半死,他躲在家里,把门窗都关得严严实实,再次拨通了鲁克的电话:"鲁克,我给你五十万美金,你不要杀我,怎样?" "我只杀人,不保护人,也不会因为钱放弃自己的任务!"鲁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埃特无奈极了,好在现在埃特有了钱,一不做二不休,他决定以牙还牙,出高价请杀手干掉鲁克。然而,令人恼火的是,埃特把价钱抬高到了六十万美金,也没有一个杀手愿意接下这活儿。据知情者讲,有人对本国的杀手做了个排行榜,不管从技能、还是从信誉上讲,鲁克这几年一直稳居杀手排行榜的榜首—谁吃饱了撑的,敢去杀杀手排行榜的老大啊! 埃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无奈之下,只好逃跑:我满世界地乱跑,看你上哪儿找我!埃特随身带了四名保镖,坐上了飞机,到了一个机场后,再转机到另一个机场,一连跑了好几个国家。半个月来,埃特和四个保镖的飞机票就花掉了好几万美金。埃特心想:鲁克你来撵我吧,就我付给你的那十万美金,还不够你追踪我的路费呢,看你还杀不杀我了! 这天,埃特辗转到一个偏僻的岛国,他稍稍松了口气,心想这下可以轻松几天了。埃特打听到岛国最大的宾馆,叫了出租车,和四名保镖一起进了宾馆。宾馆的大堂服务台前,一名服务员正低头写着什么东西。 埃特上前大声说道:"给我开最好的房间!"说着就要登记,那名服务员却说道:"不用报国籍姓名了,埃特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埃特一愣,抬头朝服务员看去,那名服务员也抬起头,微笑着迎向埃特的目光,同时,一个枪口也伸到了埃特的胸前。 是鲁克!这个阴魂不散的鲁克,他竟然算准了埃特会来这个岛国、来这个宾馆,事先打晕了服务员,然后自己穿上服务员的衣服伪装起来! 等埃特想通了这一切,已经晚了,鲁克开枪了!鲁克冲埃特的胸口,一共连开了三枪!四名保镖反应再快,也来不及了。 三发子弹结结实实打在埃特的胸口,埃特被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鲁克知道埃特肯定完蛋了,双手一按身前的柜台,跳了出来,朝外面跑去。 可是,鲁克算准了一切,却没算到,狐狸般狡猾的埃特,这段时间一直穿着防弹衣!埃特又一次逃脱了。 这几枪虽然没有要了埃特的命,却打散了埃特的魂魄。埃特真的害怕了,恐惧了,他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几天后,埃特回国了,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他敲响了鲁克的家门。鲁克虽然处事冷静,但看到自己正在追杀的埃特送上门来,也不由怔了一怔。鲁克随即就掏出枪对准了埃特,不管埃特有什么诡计,今天他一定得死! "别急别急!"埃特摆了摆手说,"请先别急着开枪,听我说,鲁克,你或许还没发现呢,其实我放进垃圾箱的五万酬金里,有一张假钞。" 鲁克没想到埃特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他一边用枪指着埃特的脑袋,一边疑惑地打开保险柜。鲁克的老规矩,在没有完成任务前,顾客的钱仍然不属于自己,仍然好好地锁在保险柜里。 "从上面数第十三张,你看一看。"埃特说。鲁克拿出埃特说的那张钞票,仔细辨别,果然是一张假钞。鲁克顿时愤怒了,他气得满面通红:"混蛋,你竟敢拿假钞骗我!太可恶了!" 埃特笑着说:"假钞不算钱是吧?我少付了你一百美金,也就是说,你其实并没有收到全部酬金。" "我是个很严谨的人!"鲁克叫道,"就算顾客少付我一美金,也是酬金没有付完,就休想让我帮他做事。对你来说,如果你不补齐那剩下的一百美金,我就会放弃你的任务,而你已经付给我的九万九千九百美金,也不会退还给你——你听清楚了没有?" "真是太有意思了。"埃特笑得很开心。 "请你马上离开!"鲁克收起了枪,指着门外说,"还不走,难道想留在我家里吃晚饭吗?" 埃特走了,他觉得浑身轻松,甚至不由自主地吹起了口哨,埃特想,有一句话说得真好:天才和呆子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原来,有一位高人给埃特出了个主意,埃特花重金请侦探找到了鲁克的家,又花重金请了一位开锁专家。当鲁克在外面追杀埃特时,开锁专家进入鲁克的家,打开鲁克的保险柜,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档案袋里的一张钞票换成了假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