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染的呼噜声

  传染的呼噜声

  秋白结婚后,新添了一个毛病,晚上睡觉时打呼噜。

  最先知道秋白添了这毛病的是她的朋友美丽。美丽的丈夫到南方出差,晚上美丽一个人住害怕,就让秋白来给自己做伴。睡到半夜,美丽被一阵响亮的呼噜声惊醒,美丽印象中秋白不打呼噜,但屋里没有第三个人。黑暗中,美丽秋白,秋白地喊了几声,秋白没醒,呼噜依旧。美丽无法,只好抱着枕头到另一个房间去睡了。

  这事之后,一天美丽在街上碰见秋白的丈夫大伟,美丽抱怨到,你给秋白吃啥药了,跟你结婚别的没变,夜里呼噜打得可够一说了。大伟一愣反问,你说秋白打呼噜,不可能,跟我开什么玩笑。美丽说,我可没和你开玩笑,亲耳听到的还能有差。

  大伟回家问秋白,你现在睡觉打呼噜?秋白没回答大伟,而是反问,是美丽和你说的吧?大伟点点头,秋白若有所思说,我自己也不知道打不打,也许是真的吧。大伟半信半疑道,怎么可能,这总不至于传染吧,我可从来没听过你打呼噜。秋白扑哧一笑说,真没准,兴许真是你打呼噜传染给我了呢。

  大伟就想验证一下美丽说的话是真是假。一连几天,大伟上床后瞪眼看着秋白,他想让秋白先睡,然后看看秋白到底打不打呼噜。但大伟的想法总无法实现,因为秋白也望着他,且每次大伟都熬不过秋白先入睡。只有偶尔夜半醒来,大伟会竖起耳朵听,却只有秋白均匀细碎的呼吸声。

  一段时间后,大伟上街碰到了美丽,第一句话就说,我们家秋白根本不打呼噜,美丽你肯定弄错了。美丽坚持己见说,我亲耳听到的,还差了吗。大伟也坚持自己的观点说,我有好几次在半夜醒来,可没听到一点动静。

  两人谁也没说服谁。

  恰巧美丽的丈夫又到南方出差,美丽就喊秋白来做伴,并让大伟晚上到她家来听一听。这回大伟知道自己差了,在美丽家大伟听到了秋白的呼噜声,那声音真的很响亮,跟自己的不相上下。

  第二天大伟对秋白说,你现在真打呼噜,而且很响,昨晚在美丽家我亲耳听到了。秋白一笑说,真的吗,我自己一点不知道,也许是偶尔的吧。

  大伟似问又似自语,怎么会打呼噜呢?他突然想起在某杂志看到的一篇文章,心不由一紧,那篇文章说女人无缘无故打呼噜是因为体内发生了一种病变。大伟就要带秋白去医院检查,但秋白说啥也不肯。大伟无奈给一位当医生的朋友打电话,咨询秋白打呼噜的事,结果让大伟非常震惊。朋友告诉大伟,如果你所说的都属实,那秋白多数得了一种非常棘手的病,治疗这病需要很多的钱,且能不能治好还不确定。

  震惊过后,大伟心里很难受,治病秋白得遭罪不说,家里这些年攒点钱也不容易,弄不好全得花光了。那天下班,大伟第一次没回家,他跟秋白说单位有事,一个人去了一家餐馆。大伟在餐馆自斟自饮自愁,喝到了夜里十二点多钟才回家。

  到家推开房门的一瞬间,大伟听到了很响亮的呼噜声。这呼噜声让大伟的心情更不好,他拉亮了电灯,看时秋白已经睡熟了。他坐到秋白的身边,望着那张熟悉的面庞,想到从前的恩爱,情不自禁低下头把脸贴到秋白的脸上。就在这一瞬间,大伟惊奇地发现这呼噜声居然不是从秋白的鼻孔中传出来的,而是来自枕头下面。

  大伟一脸迷惑,把秋白抱到了一旁,然后把枕头拿起来,露出了一个微型录音机,呼噜声正是从录音机里发出的。秋白此时也醒了,看了一眼录音机,脸微微红了。

  不等大伟问,秋白自己解释,我天天晚上和你一起习惯了,听不到你的呼噜声我就睡不着觉,所以录了两盘带,你不在的时候放好快些入睡。

  大伟心一热,一把搂过秋白,一句话没说,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