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纯粹的感情酿造不道德的苦酒现代故事8

  不纯粹的感情酿造不道德的苦酒

  ·二十多年前,仪表堂堂的他为事业和来自农村的妻子成了家

   ·一次业务招待会,他怦然心动地遇到了一个娇小可人的女子

   ·两人越过道德的边界,厮守一起

   ·突然的变故,浇灭了两人炙热的情火,曾经的真爱化成一场悲剧

   为事业 他娶了来自农村的妻子

   这个故事,对于当下的青年来说,或许仅仅是一段悲惨的历史。但是,对于二十年前的市井民风来说,却是一场轩然大波。故事的主人公奚国强,他的两段婚姻无不是经过艰苦选择才换得的结果,但坚持到最后,也没能找到幸福。也许他的回忆里,有瞬间的幸福,但更多的是悔不当初的苦涩。

   1979年,29岁的奚国强在上海郊区一家小工厂上班。一天,体弱多病的母亲突然胃出血被送进了医院。情急之下,奚国强顾不上请假就赶到医院,在病床前守候了二天二夜。可谁知,当他重回工厂上班时,看到的却是车间主任冷若冰霜的面孔。

   奚国强刚想承认错误,车间主任抢先一步开了口,你这样旷工,明天不要来上班了。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奚国强自幼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如今母亲住在医院,就靠他的工资来支付医药费,无论如何也不能没有这份收入啊。奚国强不断地向车间主任求饶,希望他能网开一面。

   正当奚国强苦苦哀求时,办公室里走进来一个气度不凡的男人。车间主任一见来人,立刻毕恭毕敬地站起来打招呼,王厂长。让奚国强没想到的是,王厂长了解情况后,竟为他说了情。既然厂长开口,奚国强旷工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从那以后,奚国强心中十分感激王厂长,工作更加拼命努力了。

   几个月后,王厂长把奚国强叫到办公室,笑眯眯地提出想为他说亲,将自己在江西的外甥女杨淑娟介绍给他。原来,当日王厂长见到奚国强时,便觉得这个小伙子仪表堂堂,又有孝心,经过几个月的暗中观察,奚国强工作也非常勤恳卖力。唯一不足的,就是奚国强的家境一贫如洗。但在王厂长眼里,这并不算什么大缺点,因为远在江西的外甥女只有小学文化,长得也很普通,一直靠在家务农修地球过活,若是一般的上海男人,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的农村女孩呢?

   在王厂长的安排下,奚国强和杨淑娟见面了。杨淑娟个子不高,满身的骨骼却是很宽大,头上梳着一条扎红头绳的麻花辫,说话带着重重的江西口音。奚国强心中的期望顿时消失无踪,只觉得一股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

   但王厂长的话却让奚国强举棋不定:只要你和淑娟和和美美,婚礼我全包了,36只脚由我来置办,婚后我会悉心栽培你。在上世纪70年代,36只脚是男方结婚置办家具的标准,指的是把桌椅柜子的所有脚加起来共计36只。通常是饭桌加四个方凳,再加上五斗柜、大衣柜、食品柜、床,算起来正好有36只脚。没有这36只脚,就别想把姑娘娶进门。以奚国强的家境,自然是没有实力置办这些的。当然,更让奚国强心动的,是王厂长的后半句话。事业有成是他梦寐以求的,这样他就再也不用担心母亲的医药费了。

   经过几天的彻夜难眠,奚国强答应了和杨淑娟的婚事。这年年底,两人举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婚后,杨淑娟生了一个大胖儿子。她干活真是一把好手,烧饭洗衣缝补,什么都拿手,把家里的一切事情安排得妥妥帖帖。而奚国强在王厂长的扶持下,慢慢有了自己的事业,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在别人看来,这一家的生活幸福圆满。可只有奚国强知道,他和杨淑娟没有感情基础,他心里从来没有刻骨铭心地喜欢过她。两人的生活习惯更是大相径庭,常常会为一些生活小事发生口角,自己内心的痛苦从来没有停止过。

   其实,这样的痛苦自杨淑娟走进奚国强的生活起,便落地生根。他自始至终无法让自己爱上杨淑娟,但又不能对她不好,毕竟当初这条路是自己选的,没有她也没有自己的今天。他的内心异常孤独,但又无处宣泄

   炙热情火 他们要圆梦真爱

   当一段新的感情没有来到,这些婚姻里的种种不如意是不会被放大的,好像一本旧书,看习惯了,也就麻木了。可偏偏就在这时,奚国强遇到了吴晓萍,就像一湖平静的水里,扔进了一个小石子,起了波澜。

   1992年,奚国强参加一次业务招待会。会上,奚国强和客户们谈笑风生。休息期间,他注意到不远处有一个女子,长得很娇小,化妆得也很精致,桃花含笑,举手投足间不失成熟女人的妩媚,在招待会上甚是抢眼。奚国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那个女子也注意到了仪表堂堂的奚国强。

   一番寒暄后,两人相互认识了。奚国强了解到这个女子叫吴晓萍,在一家公司里面当行政助理。那以后,奚国强经常请吴晓萍吃饭,吴晓萍有什么困难,他也挺立相助。一次,吴晓萍坚持要请奚国强吃饭,作为答谢。可吃完饭,奚国强还是抢先付了账单,他笑着说:你一个女人养家不容易,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让你请客。这句话让吴晓萍倍感温暖,想想自己的丈夫好吃懒做,常常问自己要钱,这些年来自己辛苦在外打拼就是为了撑起那个家。眼前这个男人,是如此地体谅和理解自己。

   几天后,吴晓萍买了两瓶蜂蜜送给奚国强,温柔地说,你常常在外面应酬,免不了要喝酒,晚上回到家冲杯蜂蜜水喝,第二天醒来就不会头疼了。奚国强没有推辞,嘴唇和喉咙蠕动着,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平时杨淑娟只会一味地吵着让自己不要喝酒,而吴晓萍却是这么体贴周到,两个人真是天壤之别啊。

   当晚,奚国强再次请吴晓萍一起吃饭,两人把酒夜谈。两个同样寂寞又同样富有激情的人互相倾诉着彼此婚姻中的不幸。说着说着,吴晓萍把头靠在了奚国强的肩上,奚国强借着酒兴,激动地揽过这个娇小的女子

   自从捅破了这层纸,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奚国强发誓,要一辈子对吴晓萍好,吴晓萍甜蜜地笑了。随着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他们发现对方在自己心中是那么重要,不见时候的刻骨想念常常转化成内心深处的煎熬。于是,两人决定各自离婚,相守一生。

   奚国强的离婚并不顺利。当杨淑娟知道丈夫要和自己离婚后,指着奚国强的鼻子大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人,没有我舅舅你现在还在喝西北风呢,你还有良心吗?!从那以后,杨淑娟天天在家撒泼哭闹,怎么也不愿分开,甚至还跟踪奚国强。然而,她的这些举动,反而让奚国强觉得她越来越不可理喻,更坚定了离婚的决心。

   僵持了两年后,杨淑娟终于明白即使和丈夫天天在一起,也无法让那颗出轨的心回归原位,到头来谁都不快乐。她答应了奚国强协议离婚。最后,儿子和存款归杨淑娟,房子归奚国强。拿到离婚证书后,奚国强第一时间告诉了吴晓萍,吴晓萍立刻向丈夫提出了离婚,甚至不惜净身出户。

   经历了风风雨雨,两人终于成为了夫妻,奚国强和吴晓萍都特别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起初,他们的日子非常温馨。奚国强白天在外奔波劳累,回到家中,总会有一顿香喷喷的佳肴等着他,吴晓萍还会温柔地为他做肩部按摩。而奚国强更是对吴晓萍疼爱有加,粗活重活从不让她做,在她生理期的时候,更是连冷水都不让她碰一下。这样情浓于水的生活,正是他们想要追求的,他们感到无比幸福。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感情也渐渐落到了实处。和杨淑娟离婚后,原来和王厂长关系密切的老客户都陆续拒绝和奚国强有业务往来,导致他的生意一落千丈。奚国强原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谁知离开了那个他觉得不可爱的女人,自己的那些客户随着婚姻的结束也没有了。男人大抵如此,失去了事业,便失去了一切。突然间经济拮据,这让奚国强很难适应,因为事业上的不如意,连带着心情也很糟。有段时间,他看什么都不顺眼,对吴晓萍也没之前有耐心了。

  有一回,吴晓萍撒娇似的向他提出了抗议;我们都好久没有去过公园散步了,这个周末去散散心吧。吴晓萍满心欢喜的提议,换来的却是一盆冷水,奚国强毫无兴致地否决了:公园嘛,就是进了大门,左边一条道,右边一条道,有一些树。听了这话,吴晓萍的心情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难道真是过日子了,就不用客套了,还是左右手没有感觉了。

   那段时间,两人常常会发生不愉快。再婚之前,每次出去吃饭,奚国强都抢着掏钱包买单。可随着生意越来越差,经济拮据的他不再和吴晓萍争了,甚至微笑着等吴晓萍付账。连着几次后,吴晓萍有些吃不消了,以前的丈夫是这样,难道自己又找了个吃软饭的?终于有一次,她忍无可忍,你不能光靠我的工资度日啊!我整天风里来雨里去容易吗?生意真的不好做,你出去找工作吧,你有能力,不愁找不到工作。吴晓萍的这番责问,让奚国强觉得脸面扫地,失意落魄的他更加心烦。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自己付出如此大代价换来的爱情是不是值得。难道再轰轰烈烈的爱情,到头来也不过就是如此。

   结婚似乎成了他们爱情的一条分水岭,再婚的生活,让两个人越来越失望。原本以为排除万难,相互厮守在一起的生活会更加幸福,但事到临头才知道,原来多出来的不是美满,而是各种麻烦和琐事。

   两人都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于是决定推心置腹地深谈一次。那晚,吴晓萍紧紧握着奚国强的手,流着泪说:我们的感情太来之不易了,如今没有了退路,我们一定要幸福,我们只能幸福。奚国强感同身受,紧紧地抱住了吴晓萍

   曲终人散 爱的代价有多大

   若是两人就这样努力适应着彼此,接受着彼此,他们的生活应该可以越过越好。可偏偏天不如人愿,就在这时,奚国强的儿子被查出患了绝症,这场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两人的生活跌入了谷底。如果说,奚国强和杨淑娟的婚姻里没有吴晓萍的出现,或许还会继续。那他和吴晓萍的婚姻里,没有儿子的去世,或许也还会继续

   那天天下午,奚国强突然接到前妻杨淑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杨淑娟泣不成声:儿子不行了你快来医院看看他。奚国强放下手中的事情,匆忙赶到医院。他这才知道,原来半年前,儿子就常常觉得自己右肋部持续性刺痛,有几次甚至疼了休克过去,经过医院的切片诊断,最后确诊为肝癌晚期。

   当得知儿子最多只能活半年时,奚国强好些天都回不过神来。他不断地责怪自己,或许自己离婚真的是个错误,不管是在感情上,还是事业上。这仿佛是老天给他的报应,客户没了,如今连儿子都没了,上天连个挽回的机会都不再给他。那以后,奚国强食不甘味,寝不安宁。几乎每天都去前妻那里、寸步不离地守在儿子身边。常常,他一个人坐在儿子身边,眼泪就忍不住地往下淌,这泪水是不舍、是心疼、亦或是悔恨,他自己也讲不清楚。

   几个月后,奚国强的儿子不幸离开了人世。儿子去世后,奚国强整日沉默寡言,瞬间老了好几岁,常常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墙角边,思念、自责、内疚袭上心头,久久不散。常常,电视剧里的一个情节,甚至是报纸上的一些文字,都会让他想起儿子,内心悔恨交加,眼泪漱漱而落。

   吴晓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心疼地安慰奚国强:人已经走了,节哀顺变吧。不料,这句话像是触到了奚国强的哪根神经,他突然怒吼起来:滚,都是因为你,我们对不起儿子啊这番话说得吴晓萍哑口无言,她没想到奚国强的心里竟然迁怒于自己,委屈的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看到吴晓萍哭了,奚国强又立刻后悔了,一个劲地承认错误,说自己不是有意的,只是因为太伤心了。这么一说,吴晓萍也就心软了,毕竟丧子之痛不是一时三刻能够缓解的。

   最不能让吴晓萍忍受的,是奚国强竟然把儿子的遗像挂在了卧室里面。半夜里,他常常一个人对着遗像呐呐自语:放心吧,爸爸再也不离开你了,是爸爸错了,再也不和你分开了。旧照依然,人却已不复在,这样的对话,这样的情景让吴晓萍觉得慎得慌。每次看到卧室里孩子的遗像,她都觉得自己被无名的不安死死揪住,全身的汗毛也跟着竖起来。

   忍无可忍之下,她婉转地向奚国强提出了建议:孩子的遗像能不能不放在卧室里,免得触景生情,你也应该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以后想儿子了,我陪你去他的坟上走走。听到这话,奚国强像受了刺激一样,指着吴晓萍就是一顿臭骂:你什么意思,害死我儿子,还不让我们在一起许多难听的话脱口而出,这些话像一把把刺刀一样戳在了吴晓萍的心上。这几个月来,她和奚国强的生活一直被一层阴霾笼罩着。他们的谈话中不能提孩子,只要提到孩子,奚国强内心的伤心往事就会被勾起,就会对吴晓萍说出不堪入耳的话。

   或许,两人的感情再深也就只有这么长了吧,当初辛辛苦苦在一起,如今早走晚走,走完了就没了。经历了这些事,吴晓萍觉得她和奚国强再也无法如以前那样渴望彼此了,想一想要再继续这样的生活,她就有些害怕。她怕与他没话说,怕他沉浸在丧子之痛中,更怕他把一切都归咎于他和自己的婚姻。

   这样的念头一旦出现,便一直盘绕在吴晓萍的心头。终于有一天,她向奚国强提出了分手,你总觉得是因为我们两个的结合才会害死儿子,我们还是分开吧。奚国强震住了,自己失去那么多才得到的感情,难道就要这样凄凉的结束了。他不甘心,突然间歇斯底里地一把拉住吴晓萍的衣角:你不许和我分开,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见眼前的男人还是那么不理智,吴晓萍多日积聚的怨气一下子爆发了:我不想回头,也不愿回头了,你给我松手!两人争吵了起来。奚国强一气之下,用手卡住了吴晓萍的脖子:你要分开,我就掐死你!他的下手很重,好半天才松开。吴晓萍缓过神来,她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男人很可怕,已经有些神经质了,于是转身就跑。可她怎么跑得过奚国强,没跑出去几步,就被拉住了,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奚国强顺势又掐住她的脖子,吴晓萍想叫救命,可又发不出声音,此时的奚国强变得异常愤怒,下手更重了

   直到吴晓萍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奚国强才缓过神来,他望着吴晓萍的面孔痛哭流涕。他后悔一时冲动杀死了吴晓萍,立刻向警方投案自首了。最终,奚国强被判了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当初冲破种种阻扰,奚国强和吴晓萍才解散各自的家庭,厮守在一起。然而,再婚的生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满,他们的爱从婚前的浪漫激烈变成婚后的具体琐碎,感情的温度一点点降下来,曾经的真爱经不起各种矛盾的考验,最终酿成了悲剧。类似这样,两个人越过道德的边界,重新组成新家庭的事情在当下也不断发生着,这个故事对现在的人们也有着警世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