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扶贫

  吃货扶贫

  这天,单位公布了下乡扶贫的人员名单,丁建一看,自个儿的名字赫然在列。

  回到家,丁建把这事跟老婆说了,老婆一撇嘴,说:你这一走一年多,我还有点舍不得哩,不说别的,这口福就要少了好多。原来,丁建是个吃货,不但喜欢出门寻觅美食,还喜欢在厨房里自己捣鼓,时间一长就练出了一手好厨艺。丁建听了老婆的话,故意板着脸说:你这人吧,觉悟也太低了,是你的口福重要还是扶贫工作重要?没过几天,丁建就正式下乡扶贫了。

  丁建的扶贫对象叫大顺子,实际上,这人一点儿也不顺,得过小儿麻痹症,右腿细得像麻秆,根本没有劳动力,平时就靠几亩薄田,饱一顿饥一顿的,快四十岁了还是光棍一个。

  丁建听村干部介绍说,这大顺子年轻时也曾争强好胜过,又是养鱼又是开店做生意,谁知雷公打豆腐,专挑软的欺:大顺子养鱼时,碰到山洪暴发,把他的鱼塘冲了个一干二净;他好不容易振作起来开店做生意,可有一次酒后抽烟引发火灾,小店烧成一片白地。这之后,大顺子就彻底垮了。

  丁建听了叹息不已,看样子这大顺子也算得上是个聪明人,只是运气太差了,要想给他扶贫,难了!首先,大顺子自个儿没有心劲,稀泥扶不上墙了;更重要的是,扶贫离不开资金,自个儿又哪来那么多钱帮他呢?

  接下来几天,丁建哪也不去,天天在山里瞎转悠,也不知他转悠什么。

  这天,丁建终于约了村干部去见大顺子。到大顺子家时正是中午,丁建一眼看到大顺子正在吃午饭,桌上就两个发黄的馒头和一碟子咸菜。

  丁建也不是有钱人,吃不起山珍海味,可这样粗陋的饭菜,连他也看不下去。还好,丁建事先去买了点鱼肉蔬菜,他笑着说:大顺子哥,午饭等一下吃,我烧两个菜给你尝尝。

  聽了这话,村干部夺下大顺子手中的筷子,再向他介绍丁建的情况。大顺子听了直翻白眼,有气无力地说:又来个扶贫干部,我这都来过好几拨了,你们还不死心啊?我这辈子就这样了,还折腾什么啊?逢年过节,你们能给点钱、给点肉面,我就阿弥陀佛了。

  丁建毫不理会大顺子的冷言冷语,立即在简陋的厨房里叮叮咚咚地忙了起来。此时此刻,他只想烧两个好菜给人尝尝,谁让他技痒了呢?

  过了一会儿,大顺子闻到了一股香味,村干部也闻到了,两人一起说:烧的是什么菜啊?怎么这么香?想不到丁干部还有这一手!

  很快,丁建就笑嘻嘻地端出了两盘菜:鱼香肉丝和白蒸鱼。大顺子和村干部的眼都直了,也不过是两道家常菜而已,为什么这么香哟?

  这一顿饭,三个人吃得是咂嘴有声。到最后,大顺子一抹油嘴,快活地说:丁干部,你以后也甭扶贫了,有空的时候,来给我烧两道菜就行。只要你能经常弄口好吃的让我尝尝,我大顺子就八辈子念你的好。村干部听了刚要斥责,丁建笑着说:行,就这么说定了,以后我天天烧给你吃。

  一晃好多天过去了,村干部是越来越傻眼,因为这位文质彬彬的丁干部跟以往所有的扶贫干部都不同。以往的扶贫干部个个绞尽脑汁地找项目、找资金,这位丁干部倒好,整天拎着个菜篮子买菜买肉,然后到大顺子家厨房就是一通忙碌。这是扶贫吗?不过买菜花的全是丁干部的钱,这也算是一种肚腹扶贫吧。

  又过了十多天,形势却有些变了,买菜的不再是丁建一个人,他带上了大顺子。村干部瞧两人拎着菜篮子嘀嘀咕咕的样子,好似丁建在手把手教大顺子买菜。再往后,掌勺的换成了大顺子,而丁建则躺在一旁的躺椅上,跷着二郎腿指挥大顺子做菜。

  村干部偷偷问大顺子干吗学炒菜,大顺子一听,苦着脸说:这全是丁干部的主意,他说总不能光是他烧给我吃啊,他也要享几天福,便逼着我跟他学炒菜,不然的话他就不做给我吃了。你知道的,这段时间我已经吃刁了嘴,再回头吃自个儿做的菜,寡淡得很,没法子,我只好跟他学。

  邪门,太邪门了!村干部那张嘴张得有碗大,之后他找到丁建,由衷地劝道:丁干部,你到咱这扶贫确实是委屈你了,可再怎么着也不能自暴自弃,就是做做样子也好啊。你们单位一同下乡的还有其他干部是吧?我听说人家又是立项目又是找资金,正干得热火朝天哩,你看你是不是……

  丁建一听笑了起来,说:鳖有鳖窟,蛇有蛇道,各干各的,咱即使到最后扶不了贫,但落了个肚儿圆,也算没亏了自己。嘿,你们这儿野货野菜可真多,纯天然啊,我算是大饱口福了。

  村干部一听,得,人家都这样了,我操的哪门子心?随他去吧。

  时间过得飞快,一晃扶贫期满了,包括丁建在内的几位同事全都要回单位述职。轮到丁建述职时,大伙儿是大跌眼镜:困难户大顺子成功脱贫致富,年收入有十多万元!

  有人不相信,说口说无凭,得实地验收。丁建也不多说,领着大伙儿上了中巴直奔山里。当在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停车后,大伙儿就看见一座不大不小的农家庄院,门楣上六个大字:大顺子农家乐。

  出来迎接大伙儿的人一瘸一拐的,正是满面笑容的大顺子,看得出他的气色相当好。丁建满面春风地握着大顺子的手,大声说中午他请客,让大顺子弄一桌子菜来。于是大伙吹着山风赏着山景,一边聊天一边喝茶,不一会儿菜就上桌了,是一个胖胖的农家妇女端上来的。

  有一个同事尝过后,大声叫道:丁建,这菜的味道跟你做的一模一样!哇,还有好多野菜,绝了绝了,这野菜可算是点中城里吃货们的死穴了。他这一说,引得其他同事个个点头。

  丁建笑着开了口:你这舌头真厉害,大顺子确实是我实打实、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我自打来这里后便转悠开了,心想该怎么入手呢?后来发现这儿风景不错,野货又多,却未曾开发,就萌生出一个想法,帮大顺子开个农家乐。我想只要厨艺好、食材新鲜奇特、待客热情,农家乐一定会有生意的,何况大顺子是个有头脑的人。于是,我先想方设法教会大顺子烧菜,然后筹了一点钱给他做本钱,村里再借他一点,这么着农家乐就开张了。还别说,农家乐生意兴隆,一年下来大顺子就把借的钱全还清了。告诉大伙儿,刚才那个胖大姐现在正跟大顺子谈着恋爱哩。

  大伙儿一听,哈哈笑开了,说:这才叫出奇制胜,吃货扶贫,歪打正着,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