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路上那般烦恼现代故事7

  成长路上那般烦恼

  我在重庆读职业高中时,一边读书一边打工。找工作很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在夜总会当服务员的工作。于是,白天上计算机职业高中,晚上当服务员。我特别羡慕在台上唱歌的人,因为唱了几首歌就可以走,收入又高,时间又短,还不影响学习。我试着对老板说:可不可以在大家都唱完之后,让我也上台唱一首歌?老板答应让我试试,沒想到我唱得特别烂!第一次尝试失败。

  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了重庆歌剧院的王梅言老师。王老师看起来很严肃。我很紧张地对王老师说:老师您学费贵不贵?王老师看着我说:形象非常好!已经具备了做歌手的第一个条件,声带怎么样?一听,哎呦你完全沒学过呀,你这个声音条件太有问题了。当时我就蔫了,我说:所有老师都这么讲。沒想到王老师说:沒问题!经过训练是可以改变的,你可以唱歌。

  那个时候特别高兴,就好像看见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我想从服务员成为歌手,一直都在受挫折,终于有一个人告诉我,我可以!后来我发现,王老师对所有人都是这样,因为她自己是个充满信心的人,她希望把自己的信心带给别人,成为正面的能量。

  接下来,我开始每天放了学去老师家里上课。可以说,王梅言老师犹如我的另一个母亲,她给了我信心,教会了我生活的基本技能。不久后,我成了一名歌手,可以很从容地在舞台上唱歌。回头看,王梅言老师在我人生的道路上非常重要。因为她的鼓励,19岁那年,我报考东方歌舞团,结果考上了。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一个重大转折。之后,我离开重庆,到了北京。

  在东方歌舞团,我是独唱演员。虽然很努力,但可能声乐基础太差了,演出机会并不多。不过,我还是很珍惜这份工作。

  来北京的第二年,一个跳舞的同事叫我陪他去考北京电影学院。我只是陪他去,完全沒有当回事。那个时候我只想唱好歌,从未想过要当演员。当时那个同事非要让我也报名,我说我不感兴趣,并且还要交几十元的报名费太不划算了。他说他借给我报名费,等我考上了再还他。就这样我稀里糊涂地报了名。命运有时候就很蹊跷,结果他沒考上,我考上了。

  到了大三以后,我慢慢接了一些广告,有了收入,终于有钱在北京租房子。记得在麦子店附近租的一居室,1250元一个月。住18楼,每天晚上12点后电梯就停开,经常要走上去。房子并不豪华,也算不上好,却让我很快乐,因为这是一个属于自己的空间,有了一点家的感觉。

  回想起来,我非常珍惜那一段奢侈的独处时光。那时我不过很普通的文艺青年,怀着梦想,寄身在茫茫人海的北京。这个租来的空间就是我的王国,我在那里发呆、看碟、打坐。经常在家里蹲在地上擦地,我有一些小的洁癖,希望我拥有的第一个租来的房子每一个角落连床底下都是干净的。沒戏拍的时候总在那里宅着,哪儿也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