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填鸭

  虫草填鸭

  红儿飞起脚板向着本城那最著名的鸭餐馆"鸭棚子"跑去。他找到了一个从不认识的在里面的打粗工的伙计,私下里和那伙计商量,由红儿代他上班,每月付给对方所得工资的一半。那伙计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说:"大怪事!"他见不上班每月也可净获150元,就赶紧同意了。 红儿22岁,他爸48岁,本来同在化肥厂当电工,好雄厚的一个国营企业呀!父亲的技术全厂第一,他也不赖,却因去年工厂严重亏损而倒闭,二人皆下了岗。自此,父子就在货场打工,扛大包,那是太重的体力活,出力太多,收入太少,仅用于填肚皮也欠火候,有些工友就去走旁门左道,曾邀他们父子入伙,却被婉拒了。果然,那些工友相继戴上了铐子。 半月前,父亲在扛大包中昏倒,送医院一检查:肝癌晚期。医生责问红儿为什么不早些送来,说早就该有严重的症状了,此刻已无药可救,最多还能活三个月;医生又说,这一阵子病人将十分嘴馋,一忽儿想吃这,一忽儿想吃那,这是走向死亡的病理反应,叫红儿在最后的日子里给他弄些好吃的,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尽最大可能去满足。 红儿当时就大哭了,他才想起为什么自从下岗后父亲就成天苦着脸,弯着腰,右手老按住右肋之下。 红儿立即辞去了货场的活路,如此"常规打工"的那点儿收入哪能换来好吃的?他得另择它途。红儿知道他爸平日里最爱吃的是鸭子,只是,自从下岗之后就再没有吃过一次了…… 红儿这就在"鸭棚子"打工了,他要把生活对父亲这一辈子的亏欠补一些回来。 于是,水煮鸭肫,爆炒鸭肠,五香鸭腿,十味鸭脯……皆通过餐馆打工仔的手上,转到了父亲的口中。这些菜的来路都十分"正",绝不是偷的;但又都十分"不正",都是顾客吃剩的。好在那些大腹便便的食客们许多菜仅吃了那么几筷子就不再吃了,父亲才得以享受最后的美餐。父亲总是问菜是从何而来的?红儿花言巧语,当然不能说出这是剩菜残羹,倒也瞒了过去,也就减了父亲的嫌疑。 红儿的"捡破烂"很快就受到了店内一些人的嘲讽与挖苦,但他已顾不得了。其实,此时的父亲什么都想吃,却什么都吃不下,都是浅尝辄止。 鸭餐馆有一道名菜,上过烹饪大书,上过省电视台,叫做"虫草填鸭",是"鸭棚子"的脊梁。那是将冬虫夏草填进鸭腹,再予清炖。只因为虫草太名贵,尽补诸虚百损,一万元一公斤,故每一只"填鸭"要两千元。红儿不解为何这么贵的菜还有人来吃,当然吃者全都更加的大腹便便。于是,红儿记住了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他那个化肥厂的厂长,他曾在这里三次宴客,都是点了这一道菜。 红儿听为父亲诊病的老中医说癌症的晚期正气极虚,若能吃上那虫草填鸭,必有裨益。他立即将目光盯准了它。 但那可不是容易请回家去的。每当有客人吃此菜时,红儿就在一旁耐心等待,以获得一些残余。但是怪也不怪,客人们对其他大菜大多蜻蜓点水,只尝一点就全盘否定,而独独对此菜风卷残云,除"虫"务尽。好在汤水还是要留下一些的,红儿也就将那残汤带回家去,再送进父亲的五脏六腑。不知是不是此菜真的有效,在吃了一个月的残汤剩水之后,父亲竟有了一些起色,精神好些了,胃口好些了,脸上也有了些活气。红儿十分高兴,对那虫草的余韵也就更加关切,却不料餐馆老板在此刻下了一道命令:鉴于红儿的残汤剩菜之举有损于餐馆的形象,今后每次的虫草残汤必须立即倒掉! 自此,这一条路子就中断了,这可是一条生死之路呀! 父亲的病情又一天天加重了,一度出现的转机已不复存在。红儿再一次盯准了"虫草填鸭",他要为父亲弄一只整的,而不再是残汤,他想到了一个"偷"字。他扎扎实实地大哭了一场,再一把抹去眼泪。他知道这东西的价位,知道这一下手,接踵而来的就是铐子,就是人们的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平日里装得老实的崽儿竟是一个……但是,他认了。 不过,那举措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此道菜餐馆重点保护,严加防范,专门派了保安,他总没有机会。 那一天,父亲突然精神很好,红光满面,话语流畅,语音响亮,一下子换了一个人。红儿分外高兴,他认定又是一个转机,赶紧将喜讯告诉了那位老中医。老中医一听,脸色一沉,说:"你父亲完了,他这是回光返照,很快就将……趁着他现在精神好,你赶紧弄点他最喜欢吃的,这可是最后一回了!" 红儿一听,一阵恍惚,什么也顾不得了,飞也似地冲回餐馆,看见一个餐桌上正被享用着一份虫草填鸭,他端起就跑。却未待跑出几步,他的双臂就被大手钳住,"咔嚓"一声,上了一副手铐。就见那餐馆老板走了过来,气愤地说:"你就是这样来打工呀!告诉你,你一来没几天我们就注意你了,你迫不急待地替了一个伙计的工,却答应付给对方工资的一半,如此反常的大怪事,怎不使人警惕!近日,我们发现你明显有偷窃的企图,却仍是低估了你,你看你岂止是偷窃,原来是抢劫,你要明白,这抢劫比偷窃判刑重多了……幸好我们事先报了警!" 老板又赶紧对那几位被抢劫的顾客道歉。这下红儿看清了,那顾客还是他那个化肥厂的厂长,红儿已是第四次看见这张熟悉的面孔了…… 也就在这时,红儿的一位邻居冲进餐馆大喊:"红儿你爸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