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命案现代故事13

  宾馆命案

  一、意外发现

  还差三天就是春节了,可是大森印染公司总经理林大森到广州出差一个多月,至今还没回来。公司财务科长楚梅感到既奇怪又着急,前几天她给林大森打过几次手机,却是一个女的接的,她说打错了。再打手机,对方就关机了。

  楚梅担心他发生了什么意外。他过去出差不是带她一起游山玩水,就是一天给她打两三次电话,这回为什么连续半个月都没有给她打一个电话?他是不是在广州又叫别的女人缠上了,要在广州过年?那他也该打个电话,编个理由留在广州才对呀?

  楚梅今年26岁,相貌姣好。去年冬天一个下雪的晚上,她在淡淡香夜总会陪客人喝酒时,被前来寻乐子的林大森一眼看中。当晚林大森开着奔驰冒着风雪,把她接到了一家大酒店开了房间,两人快活了整整一夜。后来她虽然跟了林大森,可他总说妻子刚去世才两年,近几年不准备结婚了。她心里明白,林大森一定是打心眼里看不起她,因为她是个风尘女子。两个人虽然没有结婚,但一年来常常在一起过夜,林大森还提拔她当了公司的财务科长。

  楚梅越想越担心,于是打通了广州的114查询台,找到广州市公安局。据公安局说,半个多月前,在广州近郊出车祸死的一男子很像楚梅描述的样子,虽然登报发了认尸启事,但15天里仍无人认领。当时只好按无主尸体火化,留下了录像和照片。

  两天后,楚梅接到了广州市公安局用特快专递寄来的尸体和遗物彩照,楚梅立刻确认死者正是林大森。她第一个念头就是尽快让林大森的亲属去广州处理此事,可想来想去却想不出他有任何亲人。她知道,他的父母去世了,没有兄弟姐妹,他妻子两年前病死了,也没有留下儿女。

  楚梅倒吸了口冷气。她这时才惊奇地发现,林大森的六七千万财产竟无人继承!

  二、来者不善

  沈纤纤是楚梅的同乡,她俩是一起从杭州乡下来盐城市打天下的,遇到这等意外大财,楚梅自然想到了沈纤纤。

  一年前,楚梅和沈纤纤在都市里的村庄合租了一室一厅的套房。自从楚梅住到林大森的公司后,沈纤纤便一人住在那套房里。

  这天下午,楚梅打的来到了沈纤纤的住处。一见面,沈纤纤就娇嗔地白了她一眼说:你自从傍上大款,就把我给忘了。一年多了,到今天才见一面儿。

  楚梅把门的暗锁锁好,进到卧室把粉红色的窗帘拉严,用神秘兮兮的口气对沈纤纤说:我找你有件要紧事儿,对我对你的今后都有很大的好处,也可以说只要成功了,你我这一辈子的命运都会改变。

  楚梅对沈纤纤说了老板林大森半个月前因车祸死在广州的情况,告诉她林老板无父母兄弟,老婆也在两年前因病去世,也没有给他留下一男半女。他的印染厂价值六七千万,流动资金也有一两千万,这么多的钱和财产却无人继承。楚梅说:我想了一天一夜,我想让你冒充林大森的妹妹,我证明以前见过林大森和你在一起。你带几个人把林大森的骨灰从广州领回来,以后你就主持公司的工作,这样财产就自然归你了。当然,你要明白,这些财产中有我一半,到时候用现金转到我的个人账户上。

  沈纤纤明白了:楚姐,你放心,这么好的主意,我发了,怎能忘了你呢?

  楚梅说:这几天你的手机要一直开着,别再去淡淡香夜总会了,在那里让男人玩死了也落不了几个钱。这回要是弄成了,咱要找咱自己可心的男人。今天下午6点左右,我先给生产厂长徐守业打个招呼,就说林总的亲妹妹从东北沈阳来了,然后再安排下面的事儿。说着从手提包里掏出3000元钱,明天起你就住在火车站对面的长城大酒店里,记住要把自己打扮成有钱人的样子。

  楚梅回到大森印染公司,径直来到厂长办公室。只见厂长徐守业旁边坐着一个30岁左右穿一身深蓝色西装的男子,还未等她开口,徐守业就对她说:楚科长,林总的弟弟林一品从北京赶来了,赶快拿1万块钱,让他坐飞机把林总的骨灰从广州抱回来。

  楚梅暗吃一惊:林大森的死讯刚传开一天多,林总的弟弟就赶来了,林总啥时候有个弟弟呀?

  楚梅一时反应不过来,结结巴巴地说:明、明天吧,今天银行下班了。

  徐守业说:你手里就没有1万块现金?

  楚梅稳了一下神,口气硬了起来:财务管理有制度,怎么能把大量现金放在公司里呢?

  徐守业只得说:那就明天吧。他转身对林一品说:明天一早你拿了钱就坐飞机去广州,快去快回,我们还要开追悼会哪。

  说话的当儿,楚梅缓过气来。她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沉住气,这个林一品肯定不是林总的弟弟,肯定是徐守业精心安排的,目的无非是瓜分林总的财产。她想,时间紧迫,今天夜里就要做个了断。

  天黑以后,楚梅又匆匆赶到沈纤纤的家,刚进家门,就迫不及待地说:出意外了!

  沈纤纤拧着眉头问:怎么回事儿?

  楚梅告诉她:徐厂长不知从哪儿弄来个人,说是林总的弟弟,刚从北京来,让我拿1万块现金,明天让那个人到广州领骨灰。

  沈纤纤说:他要是把骨灰领回来,就等于大家承认他是林总的弟弟了。

  楚梅说:所以我们今晚必须采取行动,不管这个弟弟是真是假,都要把他除掉,而且还不能留下痕迹。

  沈纤纤说:这好办,我在夜总会里认识黑社会的黑帮老大,他们人人手里都有命案,弄掉个把人小事儿一桩。突然,她又想起了什么,问:你知道林总那个假弟弟住在什么地方吗?

  楚梅说:他就住在离公司不远的一家宾馆里。

  沈纤纤寻思着说:那好,我现在就打电话把‘三哥’叫来。他的势力可大了,连夜总会的钱老板都给他上贡。

  楚梅说:事不宜迟,你快给他打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