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的酷刑现代故事13

  沉睡的酷刑

  1.消失的女作家

   曾韵在售票亭前中踩下刹车,递上一张百元大钞,倾身透过玻璃抬头望去,只见一座三米高的雕像肃立在拱桥边。雕像身穿南宋官服,但他身旁的石碑却是简体字。

   曾韵接过门票,用力踩下油门,车子嗖的一声驶过拱桥,只余拱桥下的湖水,在阳光下漾起点点金色光芒。

   她是知名悬疑女作家叶云秋的责任编辑。早前叶云秋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过完十一长假,她一定将《民俗村遗案》的稿子交给她。

   此刻已经是十月七日下午三点,就在两个小时前,叶云秋突然发短信告诉曾韵,她来了周家庄采风。曾韵立马回拨电话,叶云秋的手机却关机了。

   曾韵想到《民俗村遗案》拖稿近两年,眼中的怒意更甚。

   曾韵,我做了一个梦如果我用纪实小说的形式重写,你觉得怎么样?

   曾韵,天蓝画了一幅画,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决定再写一个更好的开篇。

   曾韵的脑海中不断掠过叶云秋形形色色的拖稿理由,只觉得牙齿隐隐作痛,右脚再次踩下油门。

   不出几分钟,她狠狠踩下刹车,嘭的一声锁上车门,疾步走向德兴客栈。

   小姐,叶云秋是不是住在这里?她高声询问服务员,又补充道,她大约三十岁,带着一个十岁的小女孩。

   前台服务员还未回答,突然间,刺耳的火警铃声大作,一缕青烟自楼梯口飘出。顿时,人群炸开了锅。

   曾韵大步迈入柜台,却见柜台内并没有电脑。她夺过入住登记表快速浏览,指甲划过一个又一个名字,最后停留在龙飞凤舞的叶云秋三字上。

   她试图查找房间的电话,忽然想起,她亲自驾车前来,全因客栈压根没有电话。

   原来,周家庄民俗村的宣传噱头是返璞归真,早几年甚至严格遵循收缴游客手机的规定。

   而眼前的德兴客栈,它是不折不扣的仿明代建筑,不要说屋子里的摆设,就是服务员身上穿的衣服,也是明朝时期流行的款式,比电视剧中的演出服更精致逼真。

   曾韵转身冲向楼梯,忽然听到一阵歇斯底里的童稚尖叫声。

   她循声看去,叶云秋的女儿叶天蓝就站在人群中,双手紧紧抓着她心爱的布艺树,闭着眼睛仰头尖叫。

   曾韵的日光在人群中搜索,却没看到叶云秋的身影,心中奇怪。她正要跑过去把叶天蓝抱离客栈,却见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逆着人流走向叶天蓝,抱起她就往外走。

   站住,放下天蓝!曾韵疾呼,只见男人把叶天蓝脖子上的耳机塞人她的耳朵,轻拍她的背安抚她。叶天蓝每次尖叫,唯有这样才能哄她安静下来。

   曾韵缓下脚步,隐约听到游客们议论,是三楼着火了,她心中大急。叶云秋就住在三楼,而她绝不可能丢下女儿独自逃生。

   曾韵不顾一切跑上楼梯,被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从身后撞了一下。老人是周家庄的村长周天礼,自称周氏一族族长,也是德兴客栈的老板。

   曾韵紧随周天礼冲上三楼,走廊上早已浓烟滚滚,火舌仿佛随时都会窜出房门。

   甲、乙、丙曾韵瞬间脸色煞白,着火的房间正是叶云秋入住的丙字号房。

   消防车很快就到了。曾韵尚不及冲人着火的房间,就被周天礼拦腰抱住,拖出了客栈。她在客栈外的人群中遍寻不着叶云秋,于是半跪在叶天蓝面前,抓着她的手臂急问:天蓝,你妈妈去了哪里了?她是不是在房间里?

   叶天蓝一味低着头,专注地沉浸在音乐世界,仿佛压根没听到曾韵的话。

   天蓝!曾韵急了,一把拽落她的耳机。

   啊!叶天蓝放声尖声。

   ‘你干什么!早前抱着叶天蓝离开大堂的男人_声呵斥,疾步走过来隔开她们,瞪着曾韵高声说,有什么话对我说,我是她爸爸!

   你是她爸爸?曾韵惊愕地看着男人娴熟地把耳机塞回叶天蓝耳中。

   虽然她和叶云秋称不上闺蜜,但自她认识叶云秋,叶云秋就是单亲妈妈,为了照顾身患自闭症的女儿,几乎没有私生活,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丈夫?

   这位先生。曾韵把叶天蓝护在身后,如果你真是云秋的丈夫,我不可能不认识你。

   男人反问:如果你和云秋很熟悉,就应该很清楚,天蓝不可能回答你的问题。

   曾韵愣住了,叶天蓝一向只和叶云秋一个人说话,刚才她是急疯了,才会大声逼问她。她摇头道:不管怎么样,没找到云秋之前,我不会把天蓝交给任何人。

   曾韵话音刚落,周天礼灰头土脸跑了过来,之前在柜台后面忙着结账的女服务员周盼盼跟了过来,低声解释:爸爸,他就是陈浩先生和他的女儿天蓝,今天中午入住三楼的丙字号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