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姐儿

  茶姐儿

  请付茶钱 北城里有一个老字号茶馆,生意红火,茶馆的掌柜茶姐善于察言观色,到茶馆里喝茶的人不出三句话,茶姐准能说出那人是干什么的,每验必准。这天,茶姐的一个老茶客老张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按老规矩,老张要茶姐猜猜他身边这位是干什么的,猜对了他付双份茶钱,猜错了茶白喝。 茶姐上下打量老张身边那位,见那位长得挺端正,穿着干净,可就是不说话,这时,老张又开口了:"还是老规矩,他跟你说三句话你就得说出他是干什么来,不然就算你输。"茶姐说:"行。" 正说着话呢,门口进来两个中年妇女,一个胖一个瘦,都拄着拐棍子,穿着破旧,身上背着一个破兜子,手里拿个茶缸子。胖妇女进来之后,摇着手里的茶缸子走到茶姐面前,那意思让茶姐施舍点小钱,茶姐从柜台里拿一毛钱放到了茶缸里,胖妇女说话了:"能来碗茶喝吗?"茶姐回答:"能啊,我是开茶馆的,喝碗茶怎么不能呢?"说着,就给胖妇女端上了一碗茶。 胖妇女端着茶到桌子上去喝,瘦妇女走到了茶姐面前,把茶缸子往茶姐面前一递:"我口好渴啊,给碗水喝吧。"茶姐一指柜台上:"那不是有水吗?随便拿吧,挑温的喝啊,别烫着。"瘦妇女从柜台上端了一碗茶,倒进茶缸里,说了声"谢谢",转身出了茶馆。 这时,胖妇女也把茶水喝完了,起身也要走,茶姐上前拦住了她:"哎,别走啊,你还没给茶钱呢,五毛钱一碗。"胖妇女一翻眼皮:"刚才走的那人跟我一样,你为什么不要她的钱,怎么要我的钱?"茶姐说:"她跟你不一样,她是真正要饭的,真没钱,值得同情,给她碗茶喝是应该的,你是职业要饭的,比我还阔呢,我为什么要让你白喝茶?" 胖妇女不服:"你怎么知道我是职业要饭的?"茶姐说:"这还不简单吗?你向我要钱,连话都懒得说,我给你一毛钱,你连个感谢的眼神都没有,好像我给你钱是应该的,而她就不同了,她口渴了跟我要水,我给了她水,她还真心地感谢我,这还不算区别吗?"胖妇女翻了茶姐一个白眼,从茶缸里拿出五毛钱,放到了柜台上,出门的时候还嘟嚷了一句什么,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 老张一见,跷起了大拇指:"茶姐就是厉害,真假要饭的都能看得出来,你这茶馆要是开在中印边界上,真假美猴王就不用如来佛认了。"茶姐一笑:"去你的吧,那我成什么了?"老张身边的那个人也笑了,说:"这茶不错,再来一碗。"茶姐说:"好嘞!"就又端了一碗茶上去。老张在一旁起哄:"茶姐,一句啦!"茶姐点头,说:"知道了。"心里却犯起了嘀咕,老张身边那人城府很深,直到现在才说了一句话,不露身份,看来今天遇到"强敌"了。 把他拦住 这个时候,外面又进来一个人,个子挺高,眼神儿四下乱踅摸,进来之后,往桌边一坐,也不看茶姐,眼睛盯着外面,要了一碗茶,一边喝,一边看着外面。 这时,老张又要了一碗茶,说:"茶姐,我这哥们是干什么的,你到底猜得出,还是猜不出呀?"老张旁边那位也说:"是啊,我一会儿还有事,你倒是快猜呀,我也想看看你的本事。"老张笑了:"这可是第二句啦!" 茶姐正要说话,外面有一辆警车经过。老张旁边那位站了起来,说:"老张,我真得走了。"说着,掏出五十块钱递给茶姐,给茶姐敬了个礼:"茶钱我给了,您找钱吧。"老张笑了:"茶姐,这回你可输了,你没猜出来,把钱给他,茶水白喝。"茶姐走到门口,把门关上了,说:"我可没输,我知道他是干什么的。"老张身边那位问:"我是干什么的?"茶姐说:"你是交警。"那位一听,顿时一愣:"你怎么知道的?"茶姐说:"你给我钱的时候先给我敬个礼,然后让我给你找钱,这是你的职业习惯啊,你给我这钱实际上是给我开的罚单啊,等着我找钱实际上是等着要我的驾驶本呢,你说对不对?"那位一听,一跷大拇指:"真厉害,行了,把驾驶本给我吧!"屋里的人一听,全都乐了,但茶姐没乐,为什么,因为刚才进来的那个大个子扔下一块钱起身要走,茶姐挡住门,对交警说:"警察同志,你快把这大个子拦住,他八成是个逃犯。" 大个子一听,脸色顿时大变,从身上掏出一把弹簧刀;在空中一比划:"全都闪开,我可是杀过人的,杀一个是死罪,杀两个也是死罪,你们识相点,别惹我,快让路!"交警一看,大喊一声:"大家都蹲下!"然后双臂一晃,不知怎么弄的,就把大个子按倒在地,夺了刀子,把大个子两只胳膊反扣住了。交警按着大个子脑袋,说:"想在这地方动武,知道我干交警之前是干什么的吗?特警知道吗?"说着,又冲茶姐一跷大拇指,"茶姐的眼真厉害,比我们警察还尖,你是怎么看出他是逃犯的?"茶姐说:"这很简单,他进来之后魂不守舍,眼珠子四处乱看,喝茶的时候一直盯着外边,警车开过去,他浑身一哆嗦,眼睛直往自己身上看,我说出你的身份后,他脸色大变,扔一块钱起身就要走,这说明他非常怕警察,而非常怕警察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逃犯。"茶姐说完,屋子里的人全都佩服得直点头。茶姐说:"其实,我们眼尖也是被逼出来的,社会上什么人都有,我们干这行的,就得见什么人说什么话,不然就该吃亏了。" 老张走到茶姐面前,说:"得了,今天我又见识一回你的本事,不过,我还是不服气,下次我还来,再叫一个人来,你要是再猜出来,我就彻底服了。"茶姐笑了:"你服了又能怎么样?"老张说:"服了好办哪,我天天到你这喝茶来,还给你多带点儿茶客。"茶姐说:"行,就这么说定了。" 一定关照 转眼又是几天过去了,老张果然又带来一个人,这个人二十多岁,像个大学生,挺能说,茶姐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是干什么的,老张得意地笑了,说:"这回你该认输了吧?以后我天天到你这喝茶来,还天天白喝。"茶姐叹了口气,说:"我倒是希望你天天来喝茶呢,就怕你以后喝不成呀!"老张问:"为什么?"茶姐一指门外:"看见了吗?环境整治,这条街都要拆了,我们也接到了拆迁通知,这茶馆我恐怕干不成了,你还喝什么呀?" 小伙子一听,说:"你这茶馆应该没事吧,我听说上边有最新精神,凡是老字号都不拆,你这算老字号吧?"茶姐一听,乐了:"小兄弟,你是刚分配到拆迁办的大学生,对吧?老字号不拆迁的精神今天上午刚到拆迁办,除了内部人不会知道,而且这消息暂时不许宣传,是不是?"小伙子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茶姐说:"拆迁办主任是我哥,我还知道今天要分一个大学生来,姓刘,你应该就是小刘吧?"小伙子一听,站了起来,对老张说:"张叔,给人家茶钱,走吧!" 老张翻翻眼皮:"怎么着?我又输了?"说着,掏了茶钱,跟着小伙子走了。茶姐送到门口,冲小伙子喊:"小刘,拆迁的事多关照啊!"小刘回过头,笑了:"茶姐,我一定多关照,不过不是拆迁的事儿,我天天来您这喝茶!"茶姐一听,脸上露出了宽心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