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知县“禁”鱼

  陈知县“禁”鱼

  嘉靖年间,陈瑜任沧县知县。刚到任上,他就打听到沧县最有名的菜肴乃是远望楼的汆花鲢,于是兴致勃勃地赶去品尝。谁知却被一根鱼刺卡住了喉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拔出来。陈瑜一气之下,竟下了一道荒诞无比的命令:沧县境内,不得出售有刺之鱼。

  沧县境内有两条河,一条是大运河,另一条就是子牙河。这两条河里都盛产鱼,沧县有很多人靠捕鱼为生,知县的命令可苦了渔民们。远望楼的老板宋思成以赔礼道歉为名,送给陈知县100两白银,谁知陈知县却退回了银子。

  远望楼的生意一落千丈,眼看入不敷出,宋思成思来想去,想出一个主意来。他吩咐厨子们,只做鱼头,改名为汆鱼头。汆鱼头因没有多少肉,食者不多。

  宋思成的老婆茹氏是个心灵手巧的女人。有一天,她在家里专门做了一条蒸鱼端上桌来。宋思成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放到嘴里,味道奇好,又用舌头寻刺,却未寻到,不觉奇怪地问道:这鱼没有刺吗?茹氏点头道:你放心吃吧,一点儿刺都没有。宋思成一听就疑惑地睁大了眼睛,给鱼去刺-一直是厨子做鱼菜时最大的难题,也从未有人能彻底解决。如果老婆真有绝招,他就能放心大胆地卖没有刺的鱼了,知县大人也会拿他没办法。他又细心品了品,鱼肉里确实没有刺,再吃了两口,也都没有刺。他不禁惊奇地问道:你快告诉我,怎么能把鱼刺彻底去掉?

  茹氏捂着嘴巴笑起来,说:我给你做的不是鱼,所以就没有刺。宋思成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问:不是鱼吗?可我吃着就是鱼啊。茹氏回答说:我做的是假鱼,豆腐跟鱼肉相似,但没有鱼肉细腻,于是,我就在黄豆中加入了薯粉,又加入鱼酱,磨出了特殊的鱼豆腐,并塑成了鱼形。我又怕鱼豆腐干涩无油,在蒸制的时候在盘子里放了一块肥肉。如此,就蒸出了这条足以以假乱真的假鱼。

  宋思成听了,拍手叫道:妙!

  茹氏被他一夸,羞红了脸。

  宋思成看着那条假鱼,眼睛一亮,不觉拍手叫道:有了!他叫过茹氏,嘴巴贴在她耳朵边上,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茹氏问:这......这行吗?宋思成说道:你是大功臣,咱家的远望楼有救了!

  宋思成经过两天准备,大张旗鼓地推出了那道招牌菜-汆花鲢。即刻,远望楼里食客如云。捕快头领刘兴听到信儿,带着捕快们赶过来,看到小二们果然在给食客们上鱼,二话不说,绑了宋思成就走,这边又赶走食客,封了远望楼。

  陈知县即刻升堂,质问他怎敢违背自己的命令卖鱼,宋思成只是闭着嘴巴不肯说话。陈知县命衙役把他关进大牢。

  第二天一早,陈知县又升堂讯问宋思成,宋思成仍是不肯开口说话。陈知县忽然得报,说是知府大人到了,他忙带队迎接。

  再说茹氏已受了宋思成的吩咐,专在家中等待消息。这一天,她得到小二来报,说是宋思成被知县大人抓走了。她马上坐着马车赶到沧州城,到知府衙门击鼓鸣冤。沧州知府岳大人升堂问案,茹氏说自家丈夫在饭庄中卖豆腐被知县大人抓走,投入大牢。岳大人觉得此事不可思议,传出去会成為笑柄,只怕自己这个知府也当不成。见天色已晚,就留茹氏在城中住下,次日一早,带着手下赶到沧县来了。

  岳大人上来就问:陈知县,你可抓了宋思成?

  抓了。

  岳大人又问:为何抓他?

  陈知县振振有辞地说:下官已经下令,严禁县内贩卖鱼类。可他违抗下官之命,仍然卖鱼,下官故而抓他。

  岳大人转脸问茹氏:你不是说你丈夫卖的是豆腐吗?

  茹氏慌忙跪下说:小女子的丈夫卖的就是豆腐。

  岳大人见宋思成也跪在堂前,问他:你卖的究竟是鱼还是豆腐?

  宋思成道:是豆腐。

  陈知县大骂这两个人是刁民,睁着眼睛说瞎话,幸好远望楼还封着,那些鱼就在桌子上,没人敢动,现在就成了证据。岳大人也想一证真伪,就带着一众人等赶往远望楼。

  封条一揭,推开门,见桌上还都摆着菜,果然就是那道招牌菜-汆花鲢。陈知县忙说:大人明鉴,这不就是鱼吗?宋思成理直气壮地说:那不是鱼,是豆腐!

  岳大人被搞糊涂了,一时难以决断。但物证既在,尝一尝就可见分晓。他夹起来尝了一口,但觉味道奇好,不禁赞道:好,真好。陈知县问道:大人,你说这是鱼还是豆腐?岳大人用筷子扒拉开鱼肉,仔细一看,果然看出这鱼是豆腐做的。陈知县凑过来看,也看清楚了。他过去给宋思成行了一个礼,说道:本官冤枉你了,给你道歉了。

  宋思成邀请岳大人和陈知县尝尝他做的豆腐鱼,岳大人吃得高兴,临走时留下墨宝:素鱼。

  从那以后,远望楼的素鱼声名远播,很多食客都慕名前来。沧县城里的那些饭庄看到了赚钱的好机会,哪肯放过,纷纷效仿,有的制作水平还超过了远望楼,把素鱼卖到了保定府、北京城、天津卫。

  陈知县任期将满,发布了一道命令:取消鱼禁。

  这天,陈知县来到远望楼饭庄,叫来宋思成,对他说:宋掌柜,本官就要离开沧县了,却有个愿望未能实现,不知你是否肯帮本官这个忙呢?宋思成忙说: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帮你。陈知县感喟地说:本官早就听说你做的'汆花鲢'名满天下,却无缘痛快淋漓地吃一回,你可否再给本官做一次?宋思成一惊:大人不怕再被鱼刺扎到吗?陈知县笑道:本官生在江南,天天吃鱼,又怎会被鱼刺扎到呢?宋思成不解地问:几年前,大人刚来沧县,不就被鱼刺扎到了吗?陈知县狡黠地一笑说:那是本官故意的,只有我被扎到了,才好找个理由禁鱼啊。

  宋思成更是迷惑了,问:我一直没想明白,大人为什么要禁鱼呢?陈知县无奈地一摆手,说他坐船来上任,就听船家说,只因沧县城中的饭庄做得一手好鱼,这河中的鱼都快被打绝了,他就想颁布一个鱼禁,让这河里的鱼长上几年,不能为了一己之口福,断了子孙们的活路。这几年鱼禁下来,河里的鱼多了,也大了、肥了,他想也该解禁了。

  宋思成心里一惊,直到此时才明白,自己暗暗骂了几年的知县大人,原来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