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忍拒绝的父爱

  不忍拒绝的父爱

  尹小吟大学毕业后,急于想找一份工作,挣钱为家里还债。 她的家在郊县农村,母亲因车祸瘫痪在床,学费是父亲四处去凑来的。但是金融危机也蔓延到了这个城市,企业裁员,到处又都是求职的大学生,竞争非常激烈。尹小吟读的是酒店管理,可是,她几乎跑遍了所有酒店酒楼,却没找到一家招聘管理人员的。最后她只得降低条件,在蓝天大酒店做了一名服务员。 有了工作,还债就有了希望。她不想让父亲为自己担心,就打电话告诉父亲,自己在蓝天大酒店找到了工作,担任客房部的经理。电话那端父亲显然一愣,继而又兴奋地说:"丫头,爸真为你高兴。做经理辛苦,总比当服务员强多了,好好干吧。不用着急往家里寄钱,现在咱家条件比以前好多了,爸承包了村里的鱼塘,收入可不错呢。"尹小吟稍微放宽了心,父亲养鱼赚钱,不要她寄钱还债,自己的谎言就不会露馅了。 每天端盘子倒酒,还得看客人脸色,尹小吟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但就是这个岗位她也未必保得住。和她一同应聘的还有一个叫何梅的女孩,何梅声音甜美干活麻利,各方面都胜过尹小吟。而酒店陈老板明确表示过,一个月的试用期结束,她们两人只能留下一个。在这场竞争中,尹小吟明显处于劣势,可老天却偏偏和她过不去。这天晚上,尹小吟负责的那桌客人吃饱喝足后竟意外逃了单,看着手里1300元的账单,尹小吟傻了眼。酒店里有规定,遇到客人逃单,由负责该桌的服务员自己垫付。可是,刚毕业不久的尹小吟哪里有这么多钱啊。 出了这样的事,陈老板非常生气,他铁青着脸把尹小吟训斥了一顿,让她把1300元钱垫上,立即卷铺盖走人。 尹小吟说:"陈老板,让我承担责任我毫无怨言,可是,我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钱啊。你看这样行不行,让我留下来,以工抵债。" 陈老板想了想,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得答应了。尹小吟试用期工资是300元,试用期过后每月500元,照这样计算,她再干满两个月,才能把1300元饭费抵消。 尹小吟留下来还债,那个何梅只得选择了离开。看着何梅远去的背影,尹小吟脸上露出了笑容:自己导演的这次"逃单事件",取得了初步成功!原来,那几个食客都是她找来帮忙的同学。其实,尹小吟也是被逼无奈,她知道凭自己的实力,远不是何梅的对手,而她又不想失去这次难得的就业机会,所以,才想出这样一个并不光彩的法子。 逃单事件以后,尹小吟彻底改变了工作态度。她在虚心向其他服务员学习的同时,结合自己在大学里所学的知识,对工作中的许多细节做了改进,收到了不错的效果。不但得到一些老客户的称赞,一些新客户也都慕名前来,点名让她服务。酒店的生意好了,陈老板对尹小吟的态度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见了她不再板着个面孔,而是乐呵呵的,还不时给她发个红包。起初尹小吟不敢要,她说:"我是‘戴罪立功’的人,刚刚做出这么一点成绩,怎么还能要红包呢?"陈老板说:"拿着吧,这钱本来就是你的。"这话让尹小吟百思不解。 这天,尹小吟去酒店的后院找东西,忽然看见一个人的背影很熟悉,那人歪着身子,吃力地扛着一筐鱼往灶间送。她走过去一看,果然是父亲。尹小吟做梦也不会想到,父亲把鱼卖到了城里,而且巧的是,还卖到了她上班的酒店。想起当初自己跟父亲吹牛的事,尹小吟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就问:"爸,你知道女儿在这里干什么工作吗?" 父亲憨厚地笑了笑,说:"丫头,能在这么气派的大酒店里上班,就是刷盘子拖地也是令人羡慕的事啊。" 尹小吟笑了:"爸,你真是有眼光呀。我们酒店确实够气派的,我领你到里面转转吧。" 父亲连连摇头:"你看爸这身打扮,这么高级的地方可不敢去。我要回去了,你快去工作吧。"说完,父亲拎着鱼筐走了。看着父亲那日渐佝偻的背影,尹小吟眼里涌出了泪水。 送走父亲,尹小吟找到陈老板,告诉他送鱼的是自己父亲,让陈老板关照一下。陈老板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他是你父亲,要不,当初我也不会留下你呀。"尹小吟一愣:"当初你留下我,不是为了以工抵债吗?"陈老板说:"小吟,虽然你导演的‘逃单事件’瞒过了很多人,你那些同学的演技也非常高明,但巧的是,我侄子就在你的那些同学当中。我在答应他保守秘密后,他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并要求我不能炒你的鱿鱼。 "所以你就留下了我?" "不是的。最终决定把你留下来,全是因为你的父亲。他说你刚刚毕业,心气高,经不起失败与挫折,让我无论如何也不要辞退你。并答应我,酒店的所有用鱼都由他提供,并且全部是免费的。"说着,陈老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账本,"你父亲每次送来的鱼,都在这里记着呢。而鱼钱,我都以红包的方式发给你了。" 尹小吟这才明白,陈老板发给她的红包,居然是折合父亲送来的鱼钱!难怪他说这钱"本来就是你的". 尹小吟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陈老板:"既然你不想白吃我父亲的鱼,为什么不当面把钱给他呢?"陈老板郑重地说:"我要是直接把钱给他,就是拒绝他。你知道吗?你父亲每次来送鱼都是坐班车进城,可是从车站到酒店这段五百多米的路程,他却舍不得坐车,是扛着鱼走过来的。要知道,一筐鱼五十多斤呢。面对这份沉甸甸的父爱,我怎么忍心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