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

  吃肉

  清朝乾隆年间,宣州城外石板桥村有个秀才,叫宋桶,考不取功名,又不愿放下架子干活,整天躺在家里想:哪一天我要能吃上一顿肉,喝上一坛酒,那该有多好。有天晚上,宋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走过城门口的时候,看到城门下有两个人正抱着一只酒坛,他上去抢那酒坛里的酒喝,谁知喝到嘴里才知道,这酒坛里装的不是酒,是醋,当即气得拿起地上的两根木杖就朝那两人身上打。可奇怪的是,醒来后,宋桶发现自己满嘴竟都是醋味,他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于是就去找村里的王半仙解梦。王半仙听宋桶如此这般一说,立刻笑道:"这是个好梦啊,你马上就要吃到大肉了。"宋桶不信:"肉在哪里?怎么个吃法?"王半仙说:"城门下有两个人,这不正好是个‘肉’字吗?"宋捅一想:对呀!王半仙又说:"你拿两根木杖打那两个人,这就表明你拿着两根筷子在那吃肉。至于什么时候能吃到,你梦里不是在喝醋吗?‘醋’字拆开是‘二十一日酉’,二十一日酉时,也就是大后天,你去城门上等着,肯定有人会把大肉给你送来。"宋桶一听可高兴了:我已经多年不识肉滋味,这回可要美美地吃它一回了。于是他特意饿了两天,等来了这月的二十一日。可这天的太阳好像故意跟宋桶作对似的,悬在天上就是不挪窝,宋桶真恨不得拿个钩子把它钩下去。好不容易熬到酉时,他急吼吼地来到城门口,就等着人家给他送大肉来。可谁知等了好久,没见什么动静,他心里真是又焦急又郁闷。就在这时候,一阵晚风吹过,宋桶突然闻到一股浓浓的肉香,瞪眼一瞧,不远处真有四五个人抬着一只木桶朝他走来。他心里狂喜不已,直起喉咙就喊:"快,快把桶送过来。"你道那几个是干什么的?原来衙门里的县太爷每天吃过午饭都要邀朋友打麻将,打到晚上肚子饿了,就让衙役专门去城外"一品香"蒸肉铺给他们买粉蒸肉吃。这会儿,几个衙役正抬着一桶刚出锅的粉蒸肉往回赶呢。衙役们看见夜色中城门下站着个人,叫把桶送过去,以为是县太爷等不及,专门派人来催了,还叫"送桶"过去,觉得很好笑,于是一边脚下加快了步子,一边嘴里嘻嘻哈哈地连连应道:"来啦来啦,送桶来啦!"可宋桶不知内里,一听衙役喊"送桶来啦",还以为这桶肉是县太爷赏给他的,开心地大喊:"快,宋桶在这儿!"待衙役们奔到他面前,刚把桶放下,他就迫不及待地扑上去,揭开桶盖,抓起一块粉蒸肉就往嘴里塞。衙役们一看宋桶这副样子,就觉得奇怪了:这人怎么如此大胆,竟敢吃县太爷让买的肉?再一看,这人不是县太爷身边的人,不认识呀!这还得了,他们三下两下就把宋桶抓到衙门里去了。县太爷一听有人敢跟他抢肉吃,气得胡子直翘,连夜升堂审问,宋桶于是便把自己做梦和王半仙为他解梦的经过,一五一十招了出来。县太爷骂道:"你这穷酸秀才,我看是馋昏头了,来人呀,给我重打五十大板!"两个身强力壮的衙役立刻将宋桶按倒在地,举起水火棍就打。宋桶已经两天两夜没吃东西,肚子里早已空空如也,现在遭受如此惊吓和毒打,怎么受得了?当场就昏死在了大堂上。被衙役一阵醋水浇醒后,宋桶真是又气又恼,就连夜去找王半仙论理。谁知王半仙一听,责怪他说:"可惜呀可惜,这肉本该是你吃的,可你站的不是地方哪!"宋桶糊涂了:"不是你说的吗,要我二十一日酉时站在城门下?"王半仙道:"没错,这话是我说的。可站在那儿你得要出头啊,你看这‘肉’字是怎么写的?‘人’不出头,何以为‘肉’?不但没有肉吃,那木杖也成了水火棍,那醋自然就变不成酒啦!"宋桶一听,真是懊悔莫及:是呀,人只有出了头才会有肉吃,不出头就想吃肉,岂不是混账吗?从此,他再也不做白日梦了。